「你們兩個幹嘛眉來眼去的,當我死了么?」

慕斯爵不爽地開口。

當着他的面,宋九月和李策居然還敢四目相對那麼久,他的拳頭,難道是擺設不成。

再說,李策能與他好看?

老婆居然看李策,不看他?

「拜託,,慕大哥,你怎麼連我的醋都要吃啊。我和嫂子是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李策十分無語地看向慕斯爵,完全沒有想到,以前雷厲風行,高冷無比地慕總,居然是個吃醋怪。

「什麼事情?」

慕斯爵皺眉道。

「就是我們剛剛說的,這個酒店是設置了網絡,屏蔽信號的。只有內部網絡,才能聯繫。所以剛剛那個老K能和我們聯繫,說明他也在這個酒店。」

一聽這話,慕斯爵立刻明白了,隨即英俊的臉龐,也泛起不自然的紅暈。

還真的果然就是關心則亂。這麼簡單易懂的事情,居然他剛才沒有第一時間想到。

為了防止比賽作弊,每年黑客大賽,都會屏蔽所有網絡。

那麼現在他們能收到消息,就說明,老K也在黑店。

「那接下來,就交給我。他既然在酒店,那就好辦多了。我會讓黑鷹的人,挨個注意摸查。」

「慕大哥,你可真是我的好大哥啊。要是你這次能救出我乾爹,以後你讓我做牛做馬,我都願意。」

李策激動說道,比起之前的無頭蒼蠅,至少現在也算是有點眉目了。

慕斯爵知道人在這邊,就帶着李策,離開了宋九月的房間。

宋九月躺在床上,安靜的看着窗外,想着白天葉漣漪說得那些話,陷入沉思。

她其實內心,並不希望葉漣漪是她的敵人。

畢竟她雖然不認葉漣漪,但是讓一個女兒和自己的親生母親敵對,是一件非常殘忍的事情。

尤其是葉漣漪還說她是為了救九尾貓。

宋九月當時是有那麼一丟丟動搖的,但是她不敢表現出來。

她怕自己的主觀判斷,會影響慕斯爵的決定。

九尾貓是反賭正義聯盟的會長,追蹤對付魔牌,可是關係着整個世界的和平。

一旦他出事,恐怕反賭正義聯盟裏面,也會出現分裂。

宋九月嘴上不說,不過心裏,是覺得慕斯爵他們做的這件事情,是很偉大且有意義的。

如果真的到時候,葉漣漪是在對立方,那就是母女徹底撕破臉皮的時候了。

想到這裏,宋九月重重的嘆了口氣,隨即使勁兒搖搖頭,強迫自己睡覺。

畢竟明天就是黑客大賽的決賽了,女人的直覺告訴她,明天,一定不會太平。 周圍的人聽着郭飛的話,神情皆是凝重又悲傷,他們沒想到,郭飛過去的遭遇竟然這般悲慘。

郭飛擦了擦淚水,看向了身後的墨流淵,「後來,俺走投無路,在村裏也待不下去了,就去了城裏,俺沒什麼文化,除了打拳,似乎啥也不會了,就只能在一家拳擊店裏打打零工,一直到遇到老大你,日子才好了起來。」

「但是俺知道,在你們大家眼裏,俺應該是最沒用的,你們現在如果看不起俺,俺不在乎。」郭飛深吸了一口氣,隨後再度吐出,「在監獄裏面,俺想了很久,想到了俺媽,俺妹,俺已經不能再拖累身邊的人了。」

「像俺這樣沒用的傢伙,已經沒資格留在老大的身邊,也沒資格和你們做兄弟了,和老周說的,就在鄉下養個豬,種個田,俺一身蠻力,應該沒問題,所以,你們回去吧,像俺這樣只會闖禍的廢物,不值得的……」

周圍一片靜默,沒有人開口。

郭飛心中沉痛,卻早已下定了決心。

然而就在這時,身後的墨流淵卻突然朝着郭飛這邊揮出一拳。

郭飛下意識地閃躲,墨流淵卻已經眼疾手快,往墓碑那邊襲去。

「媽!」郭飛大喊一聲,連忙擋在了墓碑的前面。

墨流淵一拳打在他的胸口,讓周圍的人都嚇了一跳。

「老大!你幹嘛!」周澤通嚇了一跳,想上前阻止,卻被墨流淵一個手勢給擋住了。

郭飛仰頭看着墨流淵,「老大,你想做什麼?那是俺媽的墳!」

「我知道。」墨流淵居高臨下地看着郭飛,一雙黑眸冷而絕情,「連自己母親和妹妹都保護不了的人,現在卻縮在這種地方流眼淚,她們死也不會瞑目吧,與其這樣,倒不如,在她們面前,狠狠揍你一頓,讓她們看看,你到底有多窩囊,呵,到時候,她們肯定會羞愧地從墓地裏面跳出來吧?」

「老大!」周澤通那幾人臉色紛紛一變,沒想到墨流淵會說出這樣的話。

「老大,就算是你,俺也不准你侮辱俺媽!」郭飛眼中劃過憤怒,雙拳緊握,咯咯作響,顯然已經憤怒到了極點。

「不甘心嗎?」墨流淵看着對方,再度開口,「不甘心,就站起來,讓我收回剛剛那句話,怎麼?因為死了,所以讓她們再失望一次就沒關係了嗎?」

「住口!」郭飛終於忍耐不住,猛地朝墨流淵那邊襲去,速度快地除了墨流淵以外的所有人都沒反應過來。

沈初雲更是嚇得衝上前了幾步。

她沒想到郭飛竟然會和流淵打起來,她眼中還帶着淚,還沒從剛剛的事情從回過神來,就開始緊緊地看着眼前纏鬥在一起的兩個人。

她是第一次看見有人這樣打架,兩個人顯然都是練家子,像她這樣對武學一竅不通的普通人看去真的可以用眼花繚亂來形容。

但是很明顯,墨流淵的形勢顯然要輕鬆很多。

但是,盛怒之下的郭飛也不是好惹的。

他接下墨流淵一擊橫掃之後,就揮拳朝他面門砸去,墨流淵略微偏頭,側臉卻遭到了一擊。

。綠色的龜甲盾籠罩着整個院子,將院子給徹底的保護了下來。

施展了範圍這麼大的龜甲盾,陳誠臉色也更加的蒼白了一些,不過還好,這龜甲盾雖然範圍很廣,但是防禦程度卻並不是很強,對陳誠來說,消耗還是能夠接受的。

而且,這龜甲盾的消耗,壓力並不是來自元氣的,而是精神力上的。

接下來,陳誠只要保持這個防禦程度的龜甲盾,然後以《煅神策》來恢復他的精神力,很快就能逐漸恢復過來。

「這個給你。」蘇日安將一小盒……

《圖騰甲》第218章出城 「這的確是一個不幸的故事啊!」

楊恆跟着嘆息了一句,引起了古通等人的共鳴,一個個不由得神色感動。

但楊恆又緊接着面色一冷,訓斥道:「既然認為我是你們的原始第八祖,你們的老族長,真是好大的架子啊,都不來拜見本座!」

「難道還等著本座去看望他不成嗎?」

古通等人急忙請罪,說他們不知道第八族在這裏,否則抬也要把老族長抬來。

「那就趕緊回去,把你們的老族長抬來,有些事,本座必須問清楚。」

楊恆訓斥道。

古通等人一呆,還真要抬老族長過來啊。

可看到楊恆面色冷峻,不死開玩笑的樣子,他們神色一肅,點頭如小雞啄米,急忙躬身退下,匆匆返回古神族而去。

古神族的眾人一走,楊恆的眸光,落到了李大秋的身上。

他如今證道長生天,眸光威嚴如天,看的李大秋一下子都喘不過氣來,急忙躬身行禮。

「先把自己變小,再給為師行禮。」楊恆瞪眼道。

李大秋急忙縮小自己為三米身高,在楊恆面前躬身而立。

楊恆上下打量他,問道:「說吧,你是怎麼和古神族勾搭上的?」

李大秋「撲通」跪了下來,眼眶肌肉震動,淚水嘩啦啦流下,大哭道:「師尊啊,您可不能給弟子扣高帽子呀,弟子冤枉,弟子從沒勾搭任何人。」

「二師弟可以給弟子作證!」

旁邊的魏春桂急忙點頭。

楊恆問道:「那古神族為何說你是他們的老祖?」

李大秋怔了怔,眼珠子一轉,討好一笑回道:「弟子是師尊教出來的,修鍊的功法也是師尊傳授的《引體向上俯卧撐煉體決》,師尊是古神族的原始第八祖,弟子是他們的老祖,不奇怪啊!」

楊恆的蜈蚣眉跳了跳,微笑點頭道:「唔,說的有道理。」

他看向楊素等神將,板着臉訓斥道:「你們一個個,都好好向你們的大師兄學學,為師傳授的《引體向上俯卧撐煉體決》,是何等的神功,結果只有大秋徒兒一個學有所成。」

「你們,咋就不學呢?」

「現在,苦盡甘來,大秋徒兒弄假成真,成了古神族的老祖,跟着為師以後就在古神族吃香的喝辣的的了,而你們……繼續吃土吧!」

楊素等人心中苦笑,那門《引體向上俯卧撐煉體決》,真的可以修鍊嗎,開頭第一句就是欲練此功,必先廢功。

但他們面色惶恐的跪了下來,一副認錯的樣子。

李大秋被楊恆當場表揚,還樹榜樣,聽得李大秋滿眼放光,興奮自豪的停直了胸膛,由衷的感慨慶幸自己當年的決斷,一巴掌拍碎了丹田,毀了道基。

「來啊,乖徒兒,把你修鍊這門神功的體驗,給大家講講。」楊恆微笑道。

李大秋咳嗽了一聲,立刻道:「《引體向上俯卧撐煉體決》,的確是一門曠古爍今的絕世煉體神功,它的強大毋庸置疑,我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當然,創造出這門神功的大佬,我們偉大尊貴的神王大人師尊,他老人家才是最牛逼的,是真正的九牛一毛上的毛尖尖兒!」

他狠狠地捧了一下楊恆,拍了個馬屁。

楊恆面色不變,蜈蚣眉卻歡喜的跳了跳。

李大秋見狀,知道這次又觸碰到了老魔頭的興奮點,不由歡喜激動。

他繼續大聲道:「做人,還是要對自己狠一些啊,有時候,就得逼一逼自己,不逼自己,永遠不知道自己有多牛逼!」

「所以,欲練此功,必先廢功,也不是不可以。」

李大秋心中感慨。

楊素等人聽得連連點頭,心中卻不以為然。

只有姬長空面色認真,眼中似乎有堅決之色一閃而逝,做出了某種決定,不等李大秋說完,他忽然大吼一聲:「不破不立,破而後立,神王大人,大師兄,我來啦——!」

說着,一掌拍落自己的丹田。

「轟」

一聲響,他噗的吐血一口,整個人如漏了氣的氣球,渾身強大的氣息,迅速萎蔫了起來,多年苦修的道基,一朝被毀,修為盡失。

眾人大驚失色。

楊恆也不由眼皮一跳,不由得對這個姬長空多了幾分新的認知。

「這個弟子,也是一個狠人啊!」

史珍香扶起姬長空,又惱又氣的道:「姬老弟啊,你這是何苦啊,神王大人又沒逼着我們自廢修為。」

楊素也出聲道:「姬師弟,你莽了!」

詭劍和朱無相沒有開口,其他神將有人嘆息,有人在皺眉思索。

姬長空虛弱的向李大秋拜了一禮,認真的道:「大師兄,我已無退路,求你教我修鍊《引體向上俯卧撐煉體決》」

「我也想成為和你一樣的絕是體修,一樣高大威猛,然後跟着你,跟着神王大人,去古神族,吃香的喝辣的。」

一句話,把李大秋和楊恆都誇了。

李大秋看着嘴角帶血的姬長空,彷彿看到了當年的自己,點頭認真的道:「姬老弟,你放心吧,我會對你負責。「

「從明天開始,我就傳授你這門神功的第一部心法《勾股定理》a2+b2=c2,先把你全身的每一塊肌肉,都練成符合勾三股四弦五的最佳三角肌肉形狀,為你塑造黃金比例的肉身,找到你身體的十二個黃金點和黃金指數,然後……」

他捏著姬長空的肩膀肌肉,認真的說道,嘴裏吐出一個又一個姬長空從未聽過的名詞。

姬長空滿眼放光,越發覺得這門神功的深不可測。

其餘眾人聽得雙眼發暈,但也有幾個神將眼神閃爍,掌心在丹田位置放下又拿起,滿臉糾結之色,似乎很想跟着姬長空一起自廢修為,但又下不了決心。

楊恆看着李大秋的模樣,欣慰的點了點頭。

這個大孽徒,的確是個人才,非常牛逼,修鍊成了自己這個創造者都修練不成的煉體神功。

現在,他又開始傳授姬長空修鍊了。

楊恆滿眼希冀之色,心中對此充滿了期待。

「我創造的神功,連我自己都修練不了,可我希望,有朝一日,諸天萬界,所有人都能修鍊我的這門神功。」

「這才是真正的大佬,真正的小母牛倒立,牛逼衝天啊!」

楊恆想着,得意的蜈蚣眉跳了起來。

接下來,楊恆讓慕容老祖拿來了星空地圖,和眾神將開會,商議接下來的不滅神山可以進攻的地盤。

眾神將聽到又要發動戰爭,一個個都滿眼興奮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