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林兄弟還有弟妹啊,他們也拜在靈光門?」

林陽面上一怔,隨即爽朗一笑,甚是感慨,「師兄這麼一說,還真是緣分,我的一雙弟妹如今正是青雲弟子,也是白師姐他們收入門的呢!」

「那真是巧,他們叫什麼名字?」若不是白小師叔以前沒什麼價值,他都要懷疑這是有心人安排的了。

在這修真界,機緣最是說不清道不明,他便釋然了。

「家妹林小米,家弟林小泉!說來慚愧,我父母去得早,我這個哥哥沒本事,從小沒給他們打好根基,如今他們進了青雲派,我也就放心了!」

說完,他眼眶紅了紅,雖然有些做戲的成分,但這些年,他們的確過得不容易,如今終於守得雲開見月明,他們以後都會過得更好。

陳興不是笨人,立時聯想到他剛拜師沒幾年,想必是因為弟妹耽誤了。

以他的年紀,除非資質極好,否則各派都是不收的,看來他的靈根應是不錯的!

本來是試探,這樣資質好又有情有義之人,他覺得是值得相交的。

不管他是不是故意如此說,來博他們同情,他話中的事應該都是實情。

大家族中,見慣為資源互相算計市儈,這種貧苦中相互扶持的感情怎能讓他不動容。

豎耳聽著的幾人也在識海中腦補出幾齣大戲,有些還是照搬他們看過的苦情話本,頓時覺得這個叫林陽的人還不錯。

如此,話中便有些真情實意,「不知林兄弟如今是哪位真人的弟子?」

林陽拱了拱手,笑道:「家師久蓬真君!」

陳興眸光一閃,拍拍他的肩膀,「我叫陳興,這是我的傳訊符,若是有什麼不方便可以尋我!」

豎起耳朵的幾人隱晦地交流眼神,這還真是有緣啊!

白瑧雖然和胡菲菲看著靈材,也注意著他們後面的談話。

她聽到林陽所言,也怔了一瞬,不禁產生了懷疑,難道還真有緣分一說?著看起來倒像是安排好的!

蘇嘉卉將他們的神色盡收眼底,她前世沒有資格參加萬靈道會,不知道他們是如何交好的,她這是見證了歷史時刻嗎?

她不知該激動還是該好笑,真的不同了,前世林陽魔君對陳興一再避讓,都是因為他受過陳興的幫助。

如今竟是陳興他們主動交好的,以她對魔君的了解,這場惺惺相惜沒有那麼簡單。

或許這樁美談是經過潤色的……

一行人邊走邊聊,一家家店逛過去,氣氛還算融洽。

「菲菲你挑這些是要煉器嗎?」

胡菲菲挑選的靈材也有些可以煉製丹藥的,更多卻是用於鍛造法寶的,菲菲不善煉器,莫非是要開始學煉器?

「嗯,要開始準備本命法寶了!」說完又看向那攤主,「這個還有沒有品質更好的?」

白瑧眼睛一亮,「本命法寶?」是不是太早了點?

「你領悟丹意了?」

胡菲菲「嗯」了一聲,眼睛彎了彎,其實之前改制靈茶時她就隱約有了一點丹意,後來不斷鑽研,她終於抓住了那靈感。

那攤主本以為這群人浩浩蕩蕩的,只是看看,聽到此處立時擠出一抹笑,「有的,您看看這塊秘銀,質地堅硬輕巧,又便與塑形,煉製本命法寶最合適不過!」

胡菲菲接過那一小塊巴掌大的秘銀,銀光熠熠,看起來是上乘貨色,在手中掂了掂,幾乎沒什麼重量。

「看起來是上品!」白瑧也看了一眼,紈絝五人組之三也湊上來發表自己的看法。

胡菲菲隱晦的瞪了一眼白瑧,這傢伙估計現在還不知他們為何跟在身後,否則早就讓這些人離開了。

「這秘銀怎麼賣?」

一行人正在討論什麼樣的秘銀更好時,旁邊突然出現一道柔軟的聲音。

胡菲菲心下不喜,沒見她正看著嗎?

這是要搶本小姐的東西嗎?

紈絝五人組登時來了精神,這是哪個不長眼的,竟然敢搶他們看上的東西!

眾人尋聲望去,兩個身著仙劍閣服飾的男女正向他們走來。

男的俊美冷酷,一身鋒銳之氣,女的靚麗溫婉,似水柔情。

男子周身的鋒銳之氣遇到女子似是自動繞開,兩人站在一起,倒真似一雙璧人。

紈絝可不管璧人不璧人的,在他們眼裡礙著他事的都是敵人,「呦,這不是仙劍閣的金丹真人嗎!怎麼著,仗著修為高要搶咱們的秘銀?」

卓不凡抱著胸擋在眾人身前,這個人他認識,是修真界的名人,人稱「劍瘋子」。

蘇嘉卉聽到那柔軟動聽的嗓音,心中滿是刻骨的恨意。

。 0478吐出一滴心頭精血

「好!」

金麻雀率先點頭應下,飛向密室。

它還真怕歐陽慧倫又要獨吞了,這貨的精神力高得變態到嚇死鳥。

一旦一起,就真沒它什麼事了。

用精神力收取的速度簡直就不是人,哪怕他們三加起來都沒這貨一個人收的快。

豬剛鬣與張合點點頭,也分開進入了密室。

咻!

隨後,歐陽慧倫也不客氣的衝進一間密室。

密室不大不小,長寬十丈左右,四四方方。

靠牆三排貨架,沒個貨架上陳列著三十三柄頂級偽仙器長矛。

總計九十九柄長矛!

能夠讓一個武聖收藏陳列的兵器,必定不凡,屬於極品。

這一發現讓歐陽慧倫欣喜不已,他手中正好有一套需要九十九人的超強戰陣。

因為各種原因及裝備問題,一直沒有組建;現在,是時候組建了。

歐陽慧倫手中有一個九十九人的暗衛營,一來是在暗處不好放在明面,二來暗衛營都是佩戴的橫刀。

現在,有了這些武器,可以組建一個明面上的九十九人的親衛營了。

至於護甲,那個好說,就算這武聖秘境沒有,但焱心炎火已經晉級,完全可以自己煉製了。

唯一可惜的是,這裏沒有仙器。

不過也能理解,仙器畢竟罕見,一個武聖能夠擁有一兩件就不錯了。

除非,強大的煉器師,可能會擁有多一點。

歐陽慧倫心裏多少保留了一點希望,不為別的,就憑這一個房間內同樣的長矛就多達九十九件,很大概率這宮殿的主人是一個強大的煉器師。

嗖嗖嗖!

歐陽慧倫這時候也不講客氣了,放出精神力籠罩整個房間,打開了血玉扳指,將房間內所有東西一股腦的全部收了進去。

搞定之後,立馬退出進入第二間房間內。

不得不說,歐陽慧倫這次運氣爆棚,真是想什麼就來什麼。

密室很暗沒有一點光線,但是同樣的三排貨架,上面竟然是全套黝黑的偽仙器護甲,一共九十九件。

護甲從頭到腳一整套,頭盔上還有一個可自動覆蓋全臉的面具,僅露出兩個眼洞。

特別有意思的是兩個地方。

一個是面具,分兩部分覆蓋;平時可全覆蓋整張臉,在有需要時,可半覆蓋,露出下巴及嘴唇。

另一個就是護甲本身,背後竟然有一對翅膀,平時收攏貼藏於背後,需要時可以張開進行短暫飛空滑翔,唯一缺點就是太耗真氣。

這讓歐陽慧倫一下子樂開了花,功夫省了,材料也省了。

二話不說,直接收,收,收!

這次真賺大發了。

「嗯?」

這準備離開的歐陽慧倫,無意間眼光餘角瞄到角落裏面有一塊鋪滿灰塵,毫不起眼的黑色石頭,一拳大小。

它就丟在牆角地板上,可是這精鐵所鑄的地板,竟然龜裂了一片裂紋,被這小塊黑色石頭壓的凹下去了一個坑。

這讓歐陽慧倫驚訝的停下了腳步,轉身上前探查。

要知道,這可是精鐵所鑄,又有陣法禁止所護,一塊普通的石頭怎麼可能壓壞這地板。

這塊黑色石頭絕對不是凡品!

有古怪!

鏘!

游龍刃出鞘出現在歐陽慧倫手裏,金紅火焰包裹。

噹!

歐陽慧倫毫不猶豫的出手,一刀砍了下去,發出震耳欲聾的音爆聲。

=====

黑石完好無損,表面上只有一道淺淺的刀痕。

並且,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復原,幾息后,黑石表面光滑如初,彷彿什麼也沒發生過。

卧槽!

歐陽慧倫狂喜的直飈粗口,這次是真撈到寶了。

須知,歐陽慧倫的游龍刃已經達到頂級仙器的級別,再加上焱心炎火的加持。

不說極品仙器,哪怕是中品仙器,絕對會一刀兩斷,上品仙器的話,起碼也會斬裂。

可這黑石的表現,明顯超越了仙器的層次,還能自動修復。

這能夠不喜?

歐陽慧倫趕忙上前,伸手抓向黑石,只是本以為很輕巧的事,卻在第一下沒有抓起來。

「嗯?卧槽!」

歐陽慧倫意外了一下之後,臉色漲的通紅,爆了粗口。

在動用了全部肉身力量還未拿起來后,又發動魔功,這才手臂顫抖著勉強雙手拿離了地面。

真是沒想到,這個不起眼還有點難看的黑石,不僅堅硬異常,還踏馬的重啊。

十萬斤巨力,才堪堪勉強拿了起來,這又再次給了歐陽惠路一個巨大的驚喜。

「真不錯!」

歐陽慧倫滿心歡喜起來。

這黑石可是一個寶啊,正好可以當做煉體沙袋來鍛體,關鍵時候還能出人意料的一石頭砸過去,不死也得被砸昏不可。

嘿哈!

歐陽慧倫開始發力,全身青筋暴凸,雙臂顫抖,兩腿都直顫。

這黑石太踏馬重了,難怪這有陣法禁制護著的精鐵地板都壓得凹了坑。

真難以想像,這黑石到底是個神馬玩意,這麼小一點就這麼重。

要是有個球那麼大的,豈不是得把大陸壓穿么。

雖然很累很難,歐陽慧倫卻牙齒咬得格格響的笑了。

這塊黑石來得太及時了,煉體目前走到了頭;乾坤鐲內很多沒到境界不能開放,而大陸又實在沒有什麼機緣能夠讓他繼續下去了。

本來以為就此停下,這黑石出現了,給了歐陽慧倫煉體道路不用停能夠繼續走下去的機緣。

而且,隨着煉體實力的提升,當能夠徹底掌握時,這黑石也將成為他強大的底牌之一。

「不是兵器,也不是材料,究竟是個啥玩意呢?」

歐陽慧倫眉頭微微皺起,艱難的將黑石托到胸前位置,低頭看了半天,也沒有絲毫的發現。

這黑石沒有任何氣息,沒有隱藏陣法禁止,沒有一絲力量波動,彷彿就是一塊普通的石頭。

要不是連游龍刃都留不下一絲刀痕,要不是用盡全力也才勉強捧起的話,歐陽慧倫還真就信了這特么就是一塊丑的要死的黑石頭。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