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量的血氣,大量的靈力,虛弱的強者,要素齊全。」

「人才啊!」

王玥聽著不由得豎起一個大拇指,

「你要是你要是要寫故事我一定第一個拜讀。」

「故事我倒是沒寫過,但是劇本我倒是寫了不少。」

弗拉德無奈的搖了搖頭,

「你也知道,歐洲的魔物泛濫太頻繁了,總需要有些電影掩飾它們的存在不是?」

「可以的!現在有么?我們現在我們看看?」

聽到有點電影,王玥更是來了興趣。

「有倒是有,不過可能要點時間,畢竟那些樣片交卷裝起來挺麻煩的,我一個人都是跑電影院去看。」

「浪費可恥啊,趕緊的,今天晚上我們就來個影評,回頭給你多點素材寫劇本。」

「那故事的事。。。」

「管他~反正我們有的是時間,拖兩天裝作發現然後報出來不也是故事該有的劇情需要麼?」

「有道理。」

7017k 北京時間9月6日。

19:00。

瀋陽奧體中心。

比賽雙方的球員已經在場內熱身。

瀋陽是中國足球的福地,15年前,中國男足在當時的五里河體育場衝出亞洲,進入2002年韓日世界盃。

15年前的瀋陽五里河體育場,國足的4場10強賽比賽場場爆滿。

如今,雖然五里河體育場已經蕩然無存,為了球迷的安全,本場比賽沒有將全部門票賣出,但周二晚上的瀋陽奧體中心也有超過3.5萬名來自全國各地的球迷進場,往日盛景依稀重現。

「以夢為馬,不負韶華」等各種為國足助威加油的標語佈滿看台,承托著人們對中國足球再次衝擊世界盃的夢想。

中國之隊贊助商現場臨時發放了5萬件紅色球迷助威衫,衣服背後寫着「瀋陽削他」的字樣,極具東北特色。

全場球迷組成紅色的海洋,很多球迷打開手機的閃光燈,形成點點星光的場面,再全場集體合唱《歌唱祖國》,極為震撼。

中央電視台體育頻道針對本場比賽進行了現場直播,解說員賀煒和嘉賓徐陽為球迷帶來了賽事評述。

「徐老師,你怎麼看這場比賽?」

賀煒首先引出話題。

「如同高指導所言,正式比賽,尤其是大型賽事,誰都想贏球,但具體到本場比賽而言,具體到中國與伊朗隊之間的水平而言,也許定位一場平局更切合實際。」

「也許有人會講,客場挑戰韓國隊時,中國隊在開局不利的情況下,挽回頹勢,表現得非常好,咱們難道就不能戰勝伊朗?」

「的確,中國隊當時的表現可圈可點,但那要更多地歸結於楊白起那一腳神仙球大振士氣,然後韓國隊莫名其妙地集體鬆懈,這樣的局面,在韓國隊身上出現的概率並不大,而有了這樣的前車之鑒,伊朗隊在對陣中國隊之時,恐怕不會再犯這個毛病。」

徐陽分析得頭頭是道。

「是的,從形勢和積分上來說,本組中伊朗、韓國實力明顯超出其他隊伍,本場比賽,如果中國隊可以戰平伊朗,在積分榜上便和伊朗齊頭並進,而且我們還可以憑藉凈勝球壓伊朗一頭。」

「這個差距完全在可以接受、可以控制的範圍之內,中國隊此後完全可以一邊作戰,一邊等候競爭對手掉鏈子。」

「而萬一我們盲目進攻,反而被實力原本就比中國隊強的伊朗隊打了反擊獲勝,那就不妙了。」

賀煒想法跟徐陽一樣,相對保守。

而高洪波的真實想法其實跟賀煒和徐陽說的差不多。

從客場到主場,高洪波一直在帶隊封閉訓練。

戰術思路嚴格保密,顯然是希望出其不意。

那麼,今晚國足會不會變陣?

這個問題不好回答。

這幾天,高洪波一直沿用5後衛的戰術。

這當然也符合這場比賽的特點以及高洪波的個性。

首先,和伊朗隊相比,中國隊實力處於下風,雖然是主場作戰,但防守反擊將仍然是中國隊秉承的策略。

其次,從和韓國隊的比賽看,兩個邊路其實有被打爆的風險,這跟兩名隊員任航和張琳芃的狀態有關。

因此,高洪波今晚很可能再次派出5後衛,用來阻擋伊朗隊的進攻。

但是,這也可能是高洪波排出的煙幕彈。

畢竟這是一場搶分的比賽,加上楊白起使得國足的進攻檔次上升了一大截,國足重回4後衛更加攻守平衡的陣容,也並非不可能。

當然,最終是否變陣,真的只有等到比賽前才能揭曉了。

其實後衛是5個還是4個,只是表象。

對於高洪波來說,在後防線上進行人員調整已板上釘釘。

從這幾天的訓練情況看,高洪波也正在進行新的人員搭配。

第一個選擇是,趙明劍出任邊後衛,張琳芃回歸中衛,他和鄭智、馮瀟霆搭檔三中衛,而左路則交給李學鵬。

第二個選擇是,張琳芃回歸中衛,讓任航也回到中路,鄭智替補,李學鵬仍然在左路。

不過不管怎麼配置,國足的右路防線勢必是調整的重點。

伊朗隊現在的戰術打法並不是一味依靠身體,他們更習慣於將球控制在本隊中后場,然後通過前場球員積極跑動扯開的空當,發動更有威脅、更有效率的進攻。

與此同時,伊朗隊前場邊路的球員,不僅配合熟練,而且具備嫻熟的個人突破能力。

對陣伊朗隊,進攻自然也不能放。

尤其是在客場和韓國隊對陣過後,國足的前鋒們大大增加了自信。

從目前的情況看,武磊雖然錯失了幾個好機會,但這並不會影響他在國家隊中的主力位置。

不過對手不同,選擇的人員類型也不同,面對伊朗隊,教練組更傾向於選擇快速靈活、后插上把握機會能力強的隊員和武磊搭檔,所以,楊白起無疑是最佳選擇,至於郜林,目前看,替補比首發的可能性更大。

楊白起是隊中年齡最小的一個,但並不影響他是中國隊最大的王牌。

高洪波一直非常看好楊白起,而楊白起也沒有辜負高洪波的信任,因此本場比賽,楊白起首發是板上釘釘的事。

至於中場方面,黃博文和於海在中韓之戰中表現不錯,他們有希望在中伊之戰中繼續首發。

至於另一個位置,仍然要看蒿俊閔的身體恢復情況,如果他的身體沒問題,完全可以佔據一個首發位置。

蒿俊閔的技術能力對這支國家隊的中場線至關重要,在目前的國家隊中,他的定位球功力最高。

在與韓國隊的比賽中他替補登場,打進了一個極其漂亮的自由球。

當然,在關鍵時刻,楊白起也可以拉到中場來組織進攻或者參與防守,上一場比賽,楊白起其實就一直在「兩腰」活動。

從中國隊上交的23人名單來看,丁海峰和胡人天落選,無緣對陣伊朗隊。

而上一場在對陣韓國隊時無緣大名單的張曉彬則進入了對陣伊朗隊的陣容。

當然,亞足聯同時規定,23人名單在比賽前6小時還可以根據隊伍情況進行調整。

因此,這份23人的名單也可能不是最終的確定版。

進入中伊戰國足名單的張曉彬將身披17號戰袍。

蒿俊閔將身披11號戰袍。

上一場得到11號球衣的姜至鵬,本場比賽將身披3號球衣,這是落選的丁海峰原本的號碼。

綜上所述,今晚這場比賽,變陣的可能性存在,而首發變臉則是板上釘釘。

至於效果如何,就待比賽結果來檢驗了。 鍊氣期只能是初級的對身體有所強化,增強力量以及身體的四肢五感。

想要更高深的千里殺人,隔空取物,則需要正式踏入築基期,凝結成道基才行。

對付奎哥這樣的人,林澤並沒有消耗太大的力氣,即便現在只有鍊氣三層,但是對於一般人而言,林澤已經是一個很強的高手了。

一股很淡薄的白色霧氣在林澤的身體周圍緩緩遊動,因為剛打過一架的緣故,此時房間內的燈光有些昏暗,如果不是仔細離近去觀察的話,根本無法察覺。

……

「媽的!」。

一間裝修很是豪華的房間里,臉色陰沉的趙田狠狠的吼了一聲。

「怎麼了趙哥?誰惹你發這麼大的脾氣?」。

房間里那張潔白的大床上,一張化了濃妝的女人臉從純白的被子里露了出來。

濃妝女人看著趙田,好奇的問道。

「媽的,一個幾把窮高中生,敢跑來跟老子要債!」趙田一臉的猙獰,他現在的臉色還有些蒼白,這幾天因為上次的事情,搞得身體胸口很是煩悶。

「一個窮高中生?浦州市還有敢來惹您的窮學生嗎?還真是不知道死活了」濃妝女人一臉的鄙夷。

「他既然敢找來,不管怎麼樣,這件事就不能簡單的算了!」一想到之前在皇家KTV里的遭遇,趙田就一臉的陰沉。

趙田掀開被子,露出打上石膏的左腿,他穿好衣服下了床,扭動著步伐就要出門。

「趙哥,辦完了事兒,趕緊回來呀」濃妝女人一臉嬌羞的望著正準備拉開門出去的趙田,嬌滴滴的喊了一聲。

「哈哈哈,你個小sao貨,放心好了,乖乖等我回來!」趙田一把帶上門,心情頓時大好。

上一次因為不是在他趙家的底盤上,所以吃了虧。

但是這一次,這個小逼崽子竟敢跑到我們閔行區來,那就要怨你自己找死了!

至於電話里說的奎哥已經被收拾了,他卻是有些不相信,不過即便是奎哥真的被收拾了又怎麼樣?奎哥只是一個人而已。

趙田這邊剛出大門,房間內,那個躺在床上一臉嬌羞的濃妝女人,則瞬間笑容盡消,她看了門口一眼,罵了一聲:「一個牙籤快男,還真以為自己有多厲害呢」。

等到她罵完了之後,她掀開被子下來,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聲音再次變得嬌滴滴了起來:「喂,甄哥,趙田剛出去了,說是有個窮高中生要來找他要錢來了」。

「嗯,我知道了」。

皇家KTV里甄偉強掛斷電話后,閉上眼睛開始思索。

一個窮高中生來要錢?

甄偉強緩緩睜開了雙眼,眉頭一皺,喃喃自語:「難不成這個林天玄真的敢自己一個人去閔行區,找趙田要那一百五十萬了?」。

想到這裡,甄偉強的眼中不禁一陣閃爍。

趙田出了豪華酒店的房間,挪動著步子開始下樓。

他的腿上還打著石膏,走起路來有一種鑽心的疼痛,但是現在他根本顧不上這麼多。

現在的趙田恨不能趕緊回到家裡,請自己的老爹出面收拾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除了酒店的大門,趙田坐上了車,司機是趙家的人,很快,就載著他來到了趙家的別墅。

趙家現在燈火通明,趙田快步走進了別墅內。

「爸!不好了!出事了!」趙田剛一進別墅,臉上裝出一副凄厲的模樣,挪動著步子,沖了過去。

客廳的上座,正坐著一個約莫有五十多歲的男人,面目兇惡,手裡正捏著一串佛珠,一隻手臂上紋著一頭豹子。

在他的旁邊,則坐著一個穿著黑色布褂的中年男人,男人的身材瘦高,雙腿修長,正微閉著眼睛,輕輕捏著一杯茶水。

「又出什麼事情了,你這麼著急忙慌的!上次被人打斷了腿,還沒好幾天,又給我惹出什麼事了!」面色兇惡的男人一看到自己的兒子趙田這幅急匆匆一瘸一拐的樣子,眉頭就是一陣皺起,臉上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馬上就要開始勢力劃分了,在這個節骨眼上,你能不能讓我省點心!你是不是非讓我打斷你的另外一條腿不可!」。

「爸!這次真不是我惹事兒,你先聽我說,是上次在皇家KTV里那個打斷我腿的小子,他又找上門來了!」說道這裡,趙田一臉的悲戚:「剛才這個傢伙用奎哥的手機給我打電話說,他現在就在地下賭場裡面,奎哥已經被他收拾了,還讓我拿著一百五十萬給他!」。 第二天,林天成睡到很晚,直到接到家裡的電話,這才醒來。

今天就是除夕,宮素雲催的很急,林天成起床后,對凌墨晴報以一個溫柔的眼神,然後和凌遠山打了聲招呼,便離開了凌家。

「墨晴。」看見凌墨晴想上樓,林天成便喊了一句。

剛剛凌遠山可是看的很清楚,林天成是從凌墨晴房間走出來的,這讓凌墨晴臉上有些羞澀和難堪。

林天成離開的時候,和凌墨晴擠眉弄眼,凌遠山哪裡還不明白髮生了什麼?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緩衝,凌遠山心中也不再那麼失落,他只是對凌墨晴道:「墨晴,你一個女孩子,這樣影響也不好,你看你和天成的事情,是不是要抓緊一點?」

「這種事情,我又不懂。」凌墨晴紅著臉道。

凌遠山略微沉吟,道:「你和天成溝通一下,在正月二十之前定一個時間。要是你溝通不了,我就去他家裡。」

凌墨晴沒有開口,心中默認。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