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我不知道啊,他全程都遮掩著面孔,我真的沒有看清。」

那人慌張的支支吾吾道。

「要你有何用!」

龍將軍怒不可遏的一巴掌將其拍暈過去。

「大皇子,末將辦事不利,還望責罰!」

「不過還請大皇子再給一次機會,我定要將那人抓回來!」

龍將軍單膝跪地,低著頭顱懇求道。

西門風卻是將目光落在江塵身上,龍將軍這次確實讓他臉上有些無光,最終定奪還是交給江塵吧。

「額……這事兒也不能全怪龍將軍,要怪就怪賊人太狡詐。」

江塵心中雖有點遺憾,但這鍋也不能全讓龍將軍背,「再給龍將軍一次機會吧。」

這事兒交給他們顯然是最好的選擇,以江塵現在的實力根本招惹不起啊。

「多謝先生!」

龍將軍大喜過望,連忙道謝。

隨後,龍將軍一把抓著地上那人,像是一道閃電般離開了房間。

「讓先生見笑了。」

西門風想起之前信誓旦旦的打著包票,卻不想出了個洋相,不禁面露尷尬之色。

「跟你無關,魔道之人本就狡猾,他估計早就料到了我們會去找他。」

「不過大皇子可要小心,我觀他對這塊邪石還未死心,恐怕會做出什麼極端的舉動。」

江塵知道這塊邪石對那人非常重要,難免他會做出什麼極端舉動。

「在聖都,甚至在整個南域,沒有人敢動我的東西!」

西門風霸氣無比的說道。

「小心為妙,此事事關重大,容不得半點馬虎。」

江塵還是很嚴謹的提醒了一番。

「好,不過我還是有一個問題請教先生。」

西門風也重視起這件事,但眼前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解決。

「但說無妨。」

「我若是有事要找先生該如何是好?」

西門風面露擔憂之色問道。

江塵沉吟片刻,緩緩道:「我馬上便要離開聖都,不過你可以通過一人來找我。」

「誰?」

西門谷瞬間來了精神,雙目綻放一抹驚人的亮光。

「天湘嶽麓江塵!」

江塵厚顏無恥的推薦起自己,這份資源不用白不用。

「天湘嶽麓江塵?怎麼從未聽過此人?他什麼來頭?」

西門風對天湘的印象都是來自他那不爭氣的弟弟,不然恐怕都不知道天湘國的存在。

「我跟你推薦的人總沒錯,我不在的時候你找他就對了。」

江塵雙手負背,胸有成竹的說道。

西門風見江塵如此有把握,心中也安穩了一些,面露笑容道:「如此便多謝先生了。」

「我之後會與他交談一番,屆時大皇子有事直接跟他交代就是了,他若解決不了我自然會出現。」

江塵強忍著笑意,故作高深道。

「勞煩先生費心了。」

從這一刻開始,西門風也將『江塵』的名字銘記於心,「能得到先生這麼高認可的人定然不簡單,我倒要看看這江塵到底是何方神聖。」

「先生,我們在這兒等著也是等,不如先生選一塊石頭,就當是我送給先生的見面禮了。」

西門風發現江塵都沒有購買石頭,不禁提議道。

「我便不用了,倒是可以幫我身邊之人選一塊石頭。」

西門風的提議正合江塵心意,想都沒想也就答應了下來。

「先生仁厚,風佩服之!」

西門風沒想到江塵絲毫不為自己考慮,在他心中江塵的身影又變得偉岸幾分。

「老唐,這位公子要送你一塊石頭,你自己隨意挑選吧。」

待到江塵與西門風出門的時候,西門風又隱藏起了身份,這是他之前與江塵的約定,不想因為身份暴露引起太大的轟動。

「多謝公子。」

唐虎連忙道謝,不過卻是有些懵,「不是說好帶我來尋找機緣么?怎麼現在又讓我自己選?三哥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老唐,你依靠直覺選便是,我會在一旁指點你。」

江塵在天石閣這麼久都沒有找到屬於唐虎的那塊石頭,看來還是得要唐虎自己出馬才行。

聞言,唐虎這才放心,按照內心最真實的感覺在天石閣挑選了起來。

片刻之後,他指著一塊綻放著陣陣寶光的時候,問道:「先生,這塊石頭如何?」

這塊石頭無論是品相還是氣息都給人不凡的感覺,最為主要的是唐虎對這塊石頭很是心動。

卻見江塵搖了搖頭,「換一塊。」

「先生這是在磨練他的鑒寶術?」

西門風不禁猜測道。

就在幾人閑逛之時,南城溫酒忽然出現,「先生是否再挑選石頭,我可以幫忙推薦一下。」

因為這次拍賣會的關係,南城溫酒幾乎將天石閣的石頭都看了一遍,若是她推薦的話確實可以省不少功夫。

不過卻被江塵義正言辭的拒絕了,「不必了,我們幾人隨便看看便好。」

南城溫酒頭一次因為幫人鑒寶被拒絕的這麼乾脆,臉色不免有些難看,但還是強行微笑道:「那我便跟在先生身後學習學習。」

「這次你總要露點真本事出來了吧?」

南城溫酒在心中暗暗較勁道。

她倒要看看江塵是如何選擇石頭,又能開出怎樣的寶物。

「南城姑娘隨意便好。」

江塵對南城溫酒並不感興趣,所以對她的態度也是不冷不熱。

不過這可就便宜了公孫南,公孫南立馬像條舔狗般的湊了上去,一個勁的跟南城溫酒搭話來化解她的尷尬。

唐虎一連看了十來塊品相不錯的石頭,都被江塵一一否定,這讓南城溫酒很是納悶。

「到底怎麼回事?為何他不直接幫人選算了?真是個古怪的傢伙。」

在她看來唐虎選中的那些石頭中不乏寶石,不過好像都入不了江塵的法眼,「用不了多久便能知道你究竟是裝神弄鬼還是有真本事了。」

。 張合一路上風塵僕僕,御劍向西飛行,很快就越過一條河流,出現在汲水縣城之中。

他這一次出現,沒有掩飾任何氣息,直接降落到縣城最中央。

這一下子,這城內的殭屍立即就沸騰了,都嗷嗷叫著向他湧來,這是人肉的味道,又可以開葷了。

然而這種級別的殭屍都不會飛,當張合御劍飛到空中時,這些殭屍也只能看著張合干叫喚,沒什麼用。

這時候張合才把小骷髏從空間里放出,小骷髏出現后,張開大嘴發出無聲的低吼,這群殭屍立即就安靜下來,靜靜等待小骷髏的進一步指示。

張合在來的路上已經將空間里的靈藥全部採挖收起,現在專門用於運送殭屍。

現在這些殭屍都老老實實,他也不客氣,立即大展手腳,把殭屍全都收進空間里。

現在這些殭屍都是白色殭屍,實力與練氣期不相上下,總數量大約一萬左右。

張合收了這些殭屍之後,又馬不停蹄,飛向呂樂城。

歷經戰亂,呂樂城繁華依舊,張合先在城中以桃花仙子的身份,出售了一批紫銅精,得了一大筆靈石。

之後又在集市中出售了一大批桃花村陳釀,又換到了一些靈石。

最後張合才再次踏入專門煉製陣法的莫家大門。

三天後,張合匆匆忙忙地離開呂樂城。

當他再次與葉星匯合時,葉星興沖沖地告訴他一個消息,趙家已經派出一支運輸隊,前往礦脈所在的地方運輸靈礦。

趙家運輸隊隨行的只有兩名築基修士,十多名練氣期。

兩人根據情報很快就找到趙家運輸隊的必經之路上守候。

對手並不是很強大,以張合與葉星兩人之力,應該沒問題了。

現在葉家在其他地方都與人有一些衝突,人手嚴重不足,在別人眼裡就是一塊大肥肉。

暫時也派不出增援的人手,只能是他們兩個光桿司令出手。

兩人等了三天,終於等到趙家運輸隊出現,當即二話不說,兩人就向運輸隊殺去。

張合衝出去后,第一回合就祭出大殺器玄元山,當場轟死一名築基修士。

然後就與葉星聯手,很快就轟死另外一名趙家築基修士。

兩人當場瓜分了運輸隊的全部礦石和財富。

留下一群趙家練氣修士呆愣原地,眼睜睜看著兩人揚長而去。

等到趙家老祖聞訊趕來,張合早已離去多時。

葉星跟在張合身後,心情很不錯,每次跟著張合出手,都能夠撿到一大批好處。

因此他打探消息也是極為賣力。

就這樣又過了兩個月,趙家再次派出一支運輸隊,往靈脈方向而去。

「張道友,咱們這次還去伏擊嗎?這次趙家的老祖很有可能也會隨隊行走。」

趙家老祖肯定無法忍受家族築基修士大量死亡,上次就殺了他們兩個,現在若是再死兩個,以趙家的家底,恐怕也承受不起。

「趙家老祖肯定會親自來。葉道友到時候若是見機不對,就立即逃走吧。」

這一次張合提前兩天,就在運輸隊回來的必經之路上布置了許久。

兩天後,一支車隊緩緩到來,張合坐在大路旁邊一棵大樹之上,眼神一直都盯著前來的車隊。

「哈哈哈……你果然又出現了!」

趙家老祖此刻從隊伍中走出,得意地盯著張合,上次讓對方逃脫,搞得他顏面盡失。

這次他一定要將對方生擒活剝,想到這裡他已經祭出了那一件樹形法寶。

法寶很快就有無數根須伸入地下,將這些片地面禁固。

張合這次也沒打算遁地,而是拿出一面陣盤,對著陳盤一陣操作。

隨著他的操作,地面已經升起一座陣法,將趙家整支運輸隊都籠罩其中。

「你以為區區一座陣法就能對付金丹了嗎?

老夫今日就讓你臨死前見識一下。」

張合聞言卻是笑而不語,身形漸漸隱入一片陣法白霧之中。

趙家老祖祭出飛劍,對著虛空一劍劈出。

同一時間,大陣的幾個角落,幾個被草蓋住的地方,突然被人暴力推開。

然後就有大量殭屍從這些地方爬出。

這些爬出的殭屍聞到趙家商隊濃郁的人味,還沒等小骷髏發出命令,這些殭屍已經向前趙家商隊撲去。

對於殭屍而言,吃飯能不積極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