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

勾引別人的老公?

顧兮兮腦袋裏面靈光一閃。

喬翹的名字瞬間就躍入腦海之中。

沒錯!

一定是她!

她一直認為是自己勾引了傅鄭航。

再加上傅鄭航今天晚上被疾風咬成了重傷。

就憑喬翹那個睚眥必報的性格,一定會把這筆帳算到自己的頭上。

也就是說……

這一次,是自己連累了墨錦城?

「你們兩個,一起去死吧!」

汪全高高的舉起了石頭,猛的朝着墨錦城的後腦勺砸了過去。

顧兮兮看到這一幕,嚇得魂飛魄散。

「小心!」

她尖叫一聲,下意識的將墨錦城的手揮開。

下一秒,整個人飛速下墜。

墨錦城看到這一幕,瞳孔一震。

這個女人,為了救她,竟心甘情願自己落下懸崖。

「顧兮兮!該死的!」

一聲怒吼,墨錦城幾乎是沒有任何猶豫,縱身一躍。

「嘭!」

一聲巨響。

在墨錦城墜下懸崖的那個瞬間,巨石砸在了岩石上。

汪全發現撲了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墨錦城竟然為了救顧兮兮跟她一起跳下懸崖?

「汪汪!」

也就是在他分神的這個瞬間,疾風猛的撲了過來。

一口咬住了他的後頸。

「啊!」

慘叫聲,頓時在山谷裏面連綿不絕的響起。

「安小姐,你抓緊我,不要鬆手!」

陸行緊緊的抓住安如初,試圖把她往上拉。

可是,在目睹了墨錦城為了救顧兮兮而跳下懸崖的安如初,似乎是受到了巨大打擊。

她全身發抖,突然一把掙脫了陸行的胳膊。

大喊了一聲:

「錦城,我來了!」

***

「賤人,敢勾引我老公,我踢死你,我殺了你!」

臉頰上,傳來了火辣辣的痛感。

昏迷中的顧兮兮,是活生生被疼醒的。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她明明記得她好像是從懸崖上摔下來了。

怎麼,她還沒有死嗎?

她應該還沒死吧?

不然怎麼還能感覺到臉上火辣辣的刺痛。

顧兮兮想睜開眼睛,可是眼皮太重了,根本就無法動彈。

「我要掐死你!」

一道尖銳的女聲突然響起。

下一秒,一雙手就掐住了顧兮兮的脖子——

不知道被掐了多久,就在顧兮兮要快被掐昏過去的時候,另外一道女聲闖了進來:

「你在幹什麼?」

「這個賤女人我費了這麼大的功夫才弄到這裏來,不弄死她太便宜她了!敢勾引我的老公,想搶我傅太太的位置,做夢!今天我一定要弄死她!招娣,你別攔着我!」

「夠了!別在這裏發瘋了!我們事先早就說好了,這個女人我來處置!」

「可是……」

「我跟你保證,從今天開始,她將永遠消失在這個世界上,誰都找不到她!」

喬翹終於妥協了。

臨走前,她還憤憤的瞪了顧兮兮一眼:

「賤人,算你走運!」

等喬翹的身影徹底消失在洞口,安如初搖曳的身姿就出現了。

她緩緩的走到了顧兮兮的身邊,看了一眼躺在邊上,已經昏迷不醒的墨錦城,打了一個響指。

緊接着有幾個人走了進來。

開始在顧兮兮的胳膊上采血。

本來,安如初是沒打算跟喬翹那個蠢貨合作的。

但是,她的手下得到了一個非常重要的線索。

給她供血的人不是別人,竟然就是顧兮兮。

本來她也打算弄死顧兮兮的。

不過,現在她改變主意了。

弄死顧兮兮,就等於沒了血庫,那她的秘密也就藏不了多久了。

倒不如把顧兮兮關起來,讓她永不見天日,只能當自己的活動血庫。

這樣,自己需要血的時候,直接過來取。

也不會穿幫了。

「唔——」

手臂傳來的刺痛,讓顧兮兮勉強的睜開了眼睛。

迷迷糊糊之中,她看到了一個窈窕的背影。

她安排着手下,朝着墨錦城的體內注射了什麼針劑——

。 榨乾風花小雪,鳴人心滿意足的離開。

不虧是影后,飆戲的方法讓人意想不到,學成歸來,就差實操。

「幹嘛去了?」自來也「tuituitui」吐出西瓜籽,頗有幾分南無加特林菩薩,「一息三千六百轉,大慈大悲渡世人。」的氣魄。

「今年下個月,木葉草忍合拍的監獄風雲即將上線,我在其中扮演男主角鳴人,我會用漩渦那擼多藝術形象努力創造一個正能量的形象,文體兩開花,弘揚木葉文化,希望大家多多關注。」

「你在搞什麼么蛾子,去草忍拍電影?還是在監獄?」

忍界老人自來也哪裏接受過兩開花的思維洗禮,完全沒有明白鳴人到底想做什麼。

「到時候去電影院看,木葉影院是我的產業,給老頭你半價。」

憑藉無往不利的重金屬硬通貨——黃金。鳴人成功拿下火之國大半的娛樂產業,不想搞娛樂的電信公司,不是好公司。

未來把忍界大戰拍下來,放給兒子博人看,不能讓孩子認為父輩的最強是充話費送的。

「算了,我還是好好寫書,你的影分身不錯,借我用用?」

漩渦海騰靠着21世紀的開放文化,為自來也打開眼界,原來繩子還能這樣用,針管不止能醫用,還有這劇情,

我必須好好說說他,黃毛ntr是什麼意思自來也不明白,可是他身為一個純愛黨,怎麼能坐視鳴人將自己畫在書中(黃毛),

把夢中情人女主牛走呢,你小子怕不是不知道女主原型是誰,是可忍孰不可忍,速速出來與我劍擊。

「哦,老頭你注意身體,雖然身體日漸豐滿,可是臉色卻面黃肌瘦,飽暖思**,不要衝死在路上。」

放出海騰老師,鳴人回屋搗鼓攝像機,得改改,明天有大用。

清靜的早晨,陰天,無風。

自來也徹夜無眠,現在還在睡覺,鳴人扛起攝像機出發。

原地跳兩下後生空,向著鬼燈城的方向飛去。

鬼燈城處於草隱村旁的一座小島,四面環海,四周長滿「鬼燈」。

影分身扛着攝影機,鳴人開始念旁白。「傳說,草忍村擁有六道仙人留下的寶箱「極樂之箱」,草忍曾在六道仙人的時代差點統治了世界,可突然有一天,草忍被莫名其妙的毀滅,

從此草忍村分為兩派,一排派是草之實,主張利用箱子振興草忍,另一派是反對戰爭的草之花。」

「咔!」

取景完畢,鳴人收起攝像機勘探地形,準備工作做好后返回。

「鳴人。」

不該出現的時間裏出現了不該出現的人。自來也明明睡着沒多少,怎麼坐在沙發上等鳴人。

「幹嘛?老頭今天怎麼醒的這麼早?」

鳴人拿出牛奶麵包,自從上次嘗試製作豆腐腦,與自來也爭執半天該吃鹹的還是甜的后,鳴人收手不在做飯。

「你前天晚上做什麼去了?」結果麵包,自來也盯着黑眼圈,有氣無力的詢問。

「睡覺啊,我能做什麼?」

「綱手今天早上打電話,說前天有人襲擊雷影,雷影在戰鬥中記下了襲擊者的臉。」

「哈?然後呢?雷影和我有什麼關係。」雷之國離木葉村千里之外,雷忍村流氓集團的老大被人襲擊,和我火忍村流氓集團的鳴人有什麼關係,有事找綱手。

「從畫像來看,那個人,就是你。」

自來也也認為不對,鳴人好好的去襲擊雷影做什麼。

「所以呢?綱手打算怎麼辦?」鳴人不相信綱手還能把自己交出去,如今是與自來也出村雲遊的時間,人都不在木葉。

九尾人柱力是什麼級別,鎮村核彈,最大的那顆,一尾在沙漠中打不過羅砂,屢次吃癟,八尾被三代雷影砍斷一根角。

可九尾在尾獸里,人柱力只能選漩渦一族,別人承受不了,就算只有半隻,也有信心一打五。

鳴人就算犯事,也只是從漩渦張三改名為漩渦李四,躺在家裏看電視中播放關於自己被擊斃的新聞。

雷影A計劃為得到「極樂之箱」,B計劃為如果得不到就毀滅,聯繫木葉商討如何毀滅箱子。

能拿到最好,拿不到就和木葉一起把它弄消失,卧榻之旁,豈容他人鼾睡。

「不知道,讓我自行解決。不過她說雷影特意提及有關「極樂之箱」的事情,世界上會不會真的有這種寶物存在?」

自來也摸著下巴,面露思索。

處置鳴人是不可能處置的,還是雷影提及的有關「極樂之箱」的事情更讓人在意。

忍界的很多傳說並不是虛構杜撰,而是後人依據事實代代相傳,甚至某些方面還有所刪減,只是後人看到后覺得太扯,才定義為傳說而不是歷史。

千手柱間和宇智波斑沒出世前沒人知道查克拉可以運用到如此境界,忍術也能劈山開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