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自然是看得到項北飛的外貌很年輕,但實際上外貌不代表什麼,永生之人只要願意,把自己外貌變得多年輕都沒問題。

可誰能想到項北飛居然不到一百歲!

「人族的天賦有這麼強大嗎?不到一百歲就能夠修鍊到永生境?」鶴青仍然持疑。

「也不是,我們人族天賦也有高有低,我只是運氣好。」項北飛道。

「運氣好?這是天賦啊!你這天賦得有多逆天啊!九十多歲就能修鍊到永生境,都沒聽說過!」鶴雲方十分震撼。

「九十多歲?我沒那麼大。」

「你難道不是九十多歲?」

鶴雲方認為項北飛提到自己「今年未滿一百歲」,言外之意應該是九十多歲。

項北飛搖了搖頭。

「你難道八十多歲?」

鶴雲方再次一驚!

八十多歲的永生境人類!

這可是前所未聞!

項北飛笑着搖頭。

「也不是?難道……難道你……你七十多歲?」

鶴雲方越來越震驚!

人族有這麼恐怖的天才?

「怎麼把我想得那麼老呢?」項北飛無奈道。

「也不是七十多歲!那你究竟多少歲?你別告訴我,你不滿五十歲!」

鶴雲方提高了聲音。

修鍊不到五十年能夠達到永生境?

誰信啊!

這個時候,一邊的鶴青有些不耐煩了,她手中亮起了一道白光,一道黑白相間的羽毛閃爍而出。

「能讓我確定一下么?」鶴青道。

「確定什麼?」

「我們鶴族人屬於長壽之族,天生可以測定別人的真實年紀,雖然這個年紀比較雞肋。你說自己的年紀不到一百歲,空口無憑,無論你說自己多少歲,我基本都不會相信。我只拿事實說話,省得我爹他一驚一乍的,也看看你到底是不是在戲弄我們。」

鶴青淡漠地晃動着自己手中的羽毛。

「行吧。」

測個年齡而已,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鶴青輕哼一聲,手中的羽毛化作一道光芒,套在了自己的手腕上,然後她牽住了項北飛的手,一道奇異的光芒瞬間沒入到項北飛的身體之中。

「咦?」

項北飛眉頭一挑。

五百歲的黃花大閨女居然牽自己的手!

鶴青並不理會項北飛在想什麼,她仍然不相信項北飛所說的關於自己年齡的事情,表情很冷漠。

鶴雲方也緊緊地盯着那根羽毛,他實在好奇,也想知道眼前這個人族到底是不是真的不到一百歲。

漸漸地,鶴青忽然一怔,她的目光從冷漠逐漸變成了訝異,緊接着就是一臉震驚!

「你才二十三歲!」

一直都比較淡定的鶴青這次再也無法保持高雅的面容了,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氣!

「什麼!二十三歲!二十三歲的永生境?」

鶴雲方完全愣在了原地,直接懵了。 女子轉過身來,露出了一張絕色容顏。

她正是張瑩。

見汪蠻蠻出現,張瑩微微一笑,說道:「蠻蠻,你來了。」

汪蠻蠻輕輕地點了點頭,出聲說道:「恩,現在煉武藥劑的第二階段怎麼樣了?」

張瑩開口說道:「目前已經成功百分之八十了,但是想要再繼續實驗的話,還需要一些不小的資金,而且現在我們的資金已經投入到了煉武藥劑的第一階段了,如果不將那批一級煉武藥劑賣出去的話,恐怕會非常的虧本。」

汪蠻蠻微微一笑。出聲說道:「沒有關係,一級煉武藥劑的合作對象,我已經談好了,今天晚上就是我們運送第一批貨物給他們的時間。」

張瑩聽到汪蠻蠻的話。頓時皺了皺秀眉,有些擔心地問道:「你確定合作對象可靠嗎?」

「恩,它是北區四大家族之一,而且在北區的時候,遇到了一些意外,也是他們幫我們擺平的。」汪蠻蠻說道。

「那些事情我已經聽陳柔說過了,你沒有事情,真的是太好了。」張瑩出聲說道。

汪蠻蠻說道:「這還是多虧了言午林。」

聽到汪蠻蠻的話。張瑩掃了一眼站在汪蠻蠻身後的許林,走到了他的面前,伸出芊芊細手,微笑着說道:「你好,我叫張瑩,是這個工廠的負責人,真的是很多謝你救下了蠻蠻。」

她們兩人什麼時候關係變得這麼好了,居然可以直呼其名了?

許林在心裏充滿了驚訝的情緒,不過表面上還是伸出手,與張瑩輕輕一握,然後就收了回來,面無表情地說道:「沒什麼,這是應該的,畢竟我收了她的錢,理應把本職工作做好。」

聽到許林的話,張瑩的目光中流露出了驚訝之色。

雖然張瑩不是那種很驕傲的人,但是她對於自己的姿色還是有幾分自信的,可是許林卻是與她握手的時候,卻是稍沾既分,這讓張瑩是真的感覺到了意外。

尤其是許林眼中的神色,並沒有像是尋常男人一樣,充滿了慾望,反而是非常的清澈。

這樣的男人,可真的是不常見。不一樣啊!

當然了,如果這只是他的偽裝,那張瑩也不得不說,他的演技實在是太好了,可以去拿奧斯卡獎項了。

就在這時候,汪蠻蠻的聲音就在張瑩的身後響了起來:「瑩姐,一萬支煉武藥劑,今天晚上能不能完成?」

張瑩聽到汪蠻蠻的話,轉過身來看向了前者,皺了皺秀眉,出聲問道:「你什麼時候要?」

汪蠻蠻說道:「我跟他約定的是凌晨兩點鐘,這裏到北區雷家的倉庫。至少要兩個小時,再加上如果路上耽擱一些的話,我至少要在十一點前就得讓貨物啟動。」

聽到汪蠻蠻的話,張瑩想了一想,就出聲說道:「那沒有問題,我可以在十點前湊齊一萬支煉武藥劑。」

汪蠻蠻點了點頭,她的目光望向了曹毅,說道:「好,既然如此,那麼曹毅,這件事情就交給你了,裝貨上車一定要點清楚數量。千萬不要漏了。」

曹毅點了點頭,說道:「我明白,老闆,你就放心吧。」

張瑩又是問道:「但是你真的確定不讓曹毅親自過去嗎?或許讓他親自帶貨過去會比較保險一點。」

汪蠻蠻搖了搖頭,說道:「這是我們的第一筆生意,所以我們必須得謹慎一點,曹毅雖然很少在公司里露面,但是難免會被其他勢力給注意到。為了以防萬一,我們還是用生人面孔來做這件事情比較好一點。」

張瑩皺着秀眉,俏臉上露出了一絲擔憂之色,開口說道:「不知道怎麼回事,我總感覺心裏會有一絲不安。」

曹毅說道:「瑩姐,你就放心吧,這件事情我會盯着的,我叫來的人,也肯定是可以信任的,出了什麼事情,一概由我來負責。」

張瑩頓時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說道:「什麼你負責。能不能夠不要烏鴉嘴?」

曹毅臉上露出了尷尬之色,訕訕一笑,沒有再多說為什麼。

這一會兒,汪蠻蠻的聲音又是再一次響了起來:「行了。既然如此,那這件事情就交給你們了,其他的也沒有什麼事情了,對了。瑩姐,你把煉武藥劑的第三階段的樣本給我一個吧。」

張瑩點了點頭,說道:「好,你稍等。」

張瑩說着,就來到了一個冰櫃里拿出了一小瓶新的藥劑,遞給了汪蠻蠻,說道:「第三階段的樣本可不多,而且還不穩定,你要是想要拿去跟人談生意的話,我建議你最好悠着點。」

汪蠻蠻的唇角邊勾勒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說道:「放心吧,瑩姐,我知道該怎麼做。行了,既然現在也沒有什麼事情,那我就先走了,你們先忙。」

「好!」

又再一次回到了車子上。只不過這一次許林沒有再坐在後車座上,而是讓許林到前面去,留下汪蠻蠻一個人在後車座上,很顯然,這是為了怕再一次發生剛剛那樣的尷尬。

戴上眼罩,又是再一次啟動車子,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車子再一次停了下來。

「好了。可以摘掉眼罩了。」曹毅的聲音在許林的耳邊響了起來。

許林摘掉了眼罩,發現他們已經出現在了一處郊區街道里了。

曹毅看着許林,說道:「你來開。」

說完,他就從駕駛座上下來,然後來到了後車座的車窗外,看着將車窗搖下來的汪蠻蠻,說道:「老闆,那我就先回去了。」

汪蠻蠻點了點頭,俏臉上露出了認真之色,沉聲說道:「這件事情不容有失,絕對不能夠出現任何差池,明白了嗎?」

聽到汪蠻蠻的話,曹毅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重重的點了點頭,目光很堅定。

旋即,曹毅離開。

而回到駕駛座的許林則是出聲問道:「老闆,我們現在去哪裏?」

「回公司。」汪蠻蠻想都沒有想,直接回答道。

聽到汪蠻蠻的話,許林頓時皺起了眉毛,他看了看手上表的時間,問道:「老闆,你不先吃點午餐嗎?」

。 雖說生命可貴,可她就是個徹徹底底的惡徒,手上早已沾滿鮮血。她的死,不值得絲毫同情。

「媽咪,他真的是爸爸?」巍巍的聲音喚回秦舒的思緒。

小傢伙經過秦舒的一番安撫,終於慢慢打消了「鬼」的恐懼,剛才被嚇哭出來的淚還沒擦乾淨,垂在卷翹的睫毛上,一雙黝黑的大眼睛宛如雨水洗過的天空,澄凈透亮。

只是他還不太敢貿然靠近褚臨沉,緊張地盯着他,那小模樣弱小可憐又委屈。

「兒子,來爸爸這兒。」

褚臨沉主動朝他招招手,語氣里自然而然地透出身為父親的慈愛。

巍巍捏在胸前的小手鬆了又緊,想到是爸爸在危險的時候救了自己,終於鼓起勇氣,不再遲疑。

秦舒看着兒子朝褚臨沉走去,心裏發緊,莫名生出一種孩子再也不會回到她身邊的感覺。

她下意識地伸手,手還沒抬起,就被理智壓了下來。

他們父子重聚,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金色的銀杏樹下,褚臨沉將巍巍抱了起來,轉了一圈,孩子雀躍的笑聲伴隨着飛舞的金色銀杏葉,在空中蕩漾。

記住網址et

這溫馨的一幕,看得秦舒心裏有些發悶。

自己辛苦養大的崽,終究成全了別人。

她黯然收回目光,轉身往房間走去。

「你去哪裏?」褚臨沉看着她的背影,好奇問道。

秦舒頭也不回,「收拾東西。」

褚臨沉既然回來接管了巍巍,她也該收拾好自己的行李,早日離開了。

只是……巍巍還不知道她要離開的事情,要怎麼開口跟他道別呢?

一想到這兒,她心裏就有些為難。

褚臨沉還想再說什麼,手機卻恰在此時響起來。

看了眼是衛何打過來的,他只好先把巍巍放下,好整以暇地按了接聽。

「什麼事?」

「褚少,雲希小姐的情況不太樂觀。」

聽到這話,褚臨沉下意識地快速看了褚老夫人一眼,沉聲道:「怎麼回事?」

「醫院這邊是按照辛四小姐上次給夫人開的方子來治療的,但是見效甚微,雲希小姐到現在還瘋狂咳血,身體情況也一直惡化,這會兒已經意識不清了。」

褚臨沉聽到這話,不禁有些惱火,「那你跟我說什麼?還不去找辛小姐!」

「額,辛小姐今天陪柳少爺出院了,而且,雲希小姐剛才清醒的時候,親口說,能救她性命的……只有秦舒。」

「秦舒?」

褚臨沉面色狐疑,隨即看向了那即將走遠的身影。

接着,他毫不遲疑地邁著長腿大步追了上去,「等一下!」

聽到他的喊聲,秦舒下意識地回過頭,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褚臨沉三兩步走到她面前,沉聲說道:「雲希需要你來救。」

然後把手機遞給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