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現在一切都逆轉了。

他們變成獵人,剛剛的獵人則是成為獵物。

「呵呵!」

葉天傾冷笑起來,目光落在對面還站立着的四位道主級別高手身上。

他只不過是帝級九品。

可現在就是他看着四位道主,卻是讓那四位道主渾身驚懼,忍不住的顫抖起來。

因為他們從葉天傾的目光當中,看到了死亡的氣息。

讓他們覺得!

在他們的頭上懸浮着一柄利劍,這一柄利劍隨時都可以取走他們的性命,讓他們死無葬身之地。

恐懼在他們的內心徹底的蔓延開來。

楚天策道:「現在一切都不同了,你們為魚肉而我為刀俎,那咱們是不是該研究一下……接下來我要取走你們哪一位的性命了?」

轟!

此言如同九天驚雷。

「葉天傾你休得猖狂,我們乃是輪迴聖地之人,你和我們為敵那就是和崑崙聖地為敵。」

「你自己掂量一下,就憑你區區神龍殿,你能夠和崑崙聖地為敵嗎?你配嗎?」

麻衣老者厲聲大喝。

葉天傾的眼睛變得冰寒起來。

「哼,輪迴聖地?」

「呵呵,真以為我害怕你們嗎?」

「再者說了,就算是我今日放過你們,那你們聖地就會放過我嗎?」

葉天傾滿臉譏諷的看着他說道。

他很清楚自己已經和這所謂的輪迴聖地成為敵人了。

就算現在自己將這四位放走,那輪迴聖地也不會放過他的。

他心裏暗暗的道。

「三大聖地,崑崙聖地,輪迴聖地,至於第三家是誰我還不知道!」

「沒想到我這不知不覺,竟然已經和兩大聖地為敵了。」

「只是不知道,這三大聖地到底是怎樣的存在啊。」

葉天傾心裏暗暗的想着。

雖然不清楚三大聖地的底蘊多強大,但他很清楚的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道主和不朽級別的高手,在這個世上是不能夠出手的。

所以!

就算自己得罪三大聖地當中的兩家那又如何。

他們不管派遣出多少人,那都只能發揮出帝級實力,而自己和邪佛聯手壓根就不懼帝級高手,畢竟有源源不斷的生命靈泉作為補給,自己就算是面對再多的帝級,那也是立於不敗之地的。

現在!

葉天傾唯一擔心的就是家人。

他擔心聖地的人,知道他葉天傾不好對付,所以就對他的家人動手,綁架李子涵等人威脅他束手就擒。

他雖然足夠強,但也沒辦法二十四小時的守護在家裏,總有一些事情需要他離開處理。

「看來需要讓鬼老,立即從神龍島回來,讓他在京城佈置大陣。」

「到時候通過大陣保護家人,保證他們的生命安全。」

「如果可以的話,最好佈置一處感應大陣,有帝級以上強者來到京城的時候,可以通過大陣感應到,如此一來……只要有帝級強者來到京城,我就可以事先防備起來,防患於未然。」

葉天傾心裏暗暗的想着,已經是做好打算。。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謊言之誠的閱讀地址:https:///162157/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謊言之誠最新章節、謊言之誠楚寒衣青、謊言之誠全文閱讀、謊言之誠txt下載、謊言之誠免費閱讀、謊言之誠楚寒衣青

楚寒衣青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謊言之誠、天師、紙片戀人、

。 高門貴女的顏面名聲很重要,這等醜事,不能外傳。

燕逸之放心了:「既然如此,那我們暫且當作不知道,這事沒有發生過。」

管家應是:「公子不必過於擔心,聽門童說,奚小姐犯病時的模樣都被雲小姐擋住了,沒幾人看見,門童是看着兩人提前出來覺得奇怪,才多看了兩眼,聽門童說,奚小姐是笑着上了雲小姐的馬車。」

燕逸之彎起唇角:「她總是很招人喜歡,你下去吧,繼續好生招待客人,估計她下午不會再來了。」

燕採薇等燕逸之吩咐完,想說些什麼,被他打斷。

「有幾個崇文學宮的學生約了我下午談事,你下午還有別的事嗎,如若沒有的話,我可能一下午不在府中。」燕逸之問燕採薇。

燕採薇撇撇嘴,你方才不是這個態度。

「我沒事了哥哥,今日辛苦你了。」燕採薇只得順着燕逸之的話說下去,「哥哥事務繁忙,注意休息,別累著自己了。」

燕逸之點點頭。

另一邊,雲歸暖帶着奚靜月來到無辣不歡。

小二看見老闆親自登門,趕緊迎上來。

「雲小姐是來……」他飛速看一眼雲歸暖身邊的奚靜月,「用午飯的?小的帶您去包間。」

「好。」雲歸暖頷首,隨意往櫃枱一瞥,韓子樂不在。

奚靜月跟着雲歸暖往樓上走,路過一樓大堂時,瞧見桌上都放着一口鍋,這裏的客人都圍着鍋吃飯,很是好奇。

又聞着陣陣誘人的香氣,還有些許辣椒味,有點嗆。

她拿帕子稍稍掩了口鼻,待上到二樓,方才濃烈的味道消散全無。

早就聽聞雲歸暖開了一家屬於自己的酒樓,飯菜可口,生意紅火,她羨慕不已,今日一見,光看氣氛確實已足夠令人羨慕。

到了二樓,另有專門的夥計接待。

「坐吧。」進了廂房,雲歸暖拉開一張椅子,請奚靜月先坐下。

廂房環境雅緻清幽,與一樓大堂的氛圍截然不同。

雲歸暖將菜單遞到奚靜月跟前:「你看看想吃什麼喝什麼,這一頓我請了。」

奚靜月接過菜單,笑着打趣她:「是,今日的午飯就靠雲老闆了。」

她隨手點了幾個平日常吃的菜,又看到幾個明顯帶辣椒的菜,蠢蠢欲動,一併選上了。

「選好了。」奚靜月問雲歸暖還看不看菜單。

雲歸暖不看,讓店小二將菜單拿走了。

「真羨慕雲小姐,有自己的店,能做自己喜歡吃的菜,能賺大把大把的銀子。」奚靜月坐在雲歸暖對面,撐著胳膊望着她,「皇叔肯定也很支持你吧,唉,怎麼說都是令人羨慕的點。」

誰能想到,三個月前雲歸暖還是人人避之不及的「瘟神」,三個月後成了事業愛情雙豐收的「福神」。

「羨慕嗎?」雲歸暖彎一下嘴角,「我覺得還好吧,你看着覺得我手下的店聲勢浩大,但你有沒有想過,你看見的全部,幾乎就是我擁有的全部。」

在你們吃香喝辣錦衣玉食的時候,她曾為生計發愁,差點活不下去了。

奚靜月一怔,她確實被眼前的繁華蒙蔽了:「但如果是我,我沒有你的本事,我一個人是活不下去的。」

「這不是挺好的,這說明你不曾面臨絕境,一直都是衣食無憂。」雲歸暖身子往後靠,慵懶地坐着,「有時候不曾擁有某些東西,未嘗不是件好事,況且我也只做了兩件事而已,一是沒想過害任何人,二是努力活下去。」

奚靜月忽然雙手交疊墊著下巴,玩味地看着雲歸暖:「讓我猜猜,以雲小姐的能力和機智,你待會要去的擺件鋪子,也是你開的吧。」

「看破不要說破嘛。」雲歸暖露出「你懂的」表情,「你不會怪我利用你給自己的店鋪漲名氣吧。」

奚靜月搖頭:「正如雲小姐所說,你又不曾害別人,順帶給你的店鋪做宣傳無傷大雅,也是我的榮幸。」

店夥計很快上菜,有幾道菜里放着辣椒。

「你能吃辣嗎?」雲歸暖看看菜,看看奚靜月,「要不還是把這些撤了,吃點清淡的吧,你剛剛才平復。」

奚靜月覺得沒關係:「我就嘗兩口,我現在已經好了,沒事的。」

久聞大名,她今日怎麼着也想試試無辣不歡的招牌菜。

無辣不歡的菜確實好吃,奚靜月沒忍住多吃了兩口,很快便辣得受不了,辣得直哈氣。

雲歸暖怕奚靜月被刺激得又犯病,把幾道辣菜都挪到自己面前,不准她吃了。

「你緩一緩,這些辣的不準再吃,你若實在念叨,等緩幾日再過來吃,我讓店裏給你留一間包間。」雲歸暖給奚靜月倒水,「對了,你可以把那誰叫過來一起吃,讓他付錢。」

雖然她和奚靜月的關係不錯,但不妨礙她賺蕭齊祐的錢。

是他欠她的人情,總得多貢獻一點給無辣不歡。

奚靜月笑着應是:「好,我讓他請我吃,再讓他推薦給他的朋友們。」

做生意就是這樣,熟人介紹熟人,朋友介紹朋友,也是一種宣傳、打口碑的路子。

「對了,方才我路過大堂的時候,看見客人的桌上都放着一口鍋,這是為何?」奚靜月問道,她從沒見過守着一口大鍋吃飯的。

「哦,那叫火鍋。」雲歸暖解釋給她聽,「你現在不適合吃火鍋,如果你感興趣,過幾日我有一家火鍋店開業,請你去吃。」

薛持酒說預計初五可以開業,就這兩天的事。

奚靜月又一次被雲歸暖震驚:「你又要開店啦,雲小姐賺錢的速度,着實令人羨慕不來。」

雲歸暖不是京城最富有的人,但一定是全東陵最有錢的侯府小姐。

雲歸暖很是謙虛:「沒有沒有,合夥開店,不全是我自己的。」

也就一個月拿幾十萬兩分紅吧。

奚靜月又是嘆氣又是笑,又是搖頭又是誇的。

「我都想不到能用什麼詞來形容雲小姐,是小女才疏學淺、孤陋寡聞了。」

「那就好好吃飯。」雲歸暖給奚靜月夾菜,「想那麼多花里胡哨的詞幹嘛,吃飯最實際了。」

奚靜月這頓飯吃得很開心,跟雲歸暖相處,沒有那些花花心思,她為人直爽大方,相處起來很舒服。

聽聞西府郡主在榮安侯府要了間院子以後來京城的時候住,她也想去榮安侯府住一段時間。

。當!

一抹黑亮的光芒將飛劍彈開,關立群現身在伍豐羽身前,沉默地看了他一眼,將他扶起,迅速消失在密林中。

另一旁,渾身不少毛髮都被割斷,看起來頗為潦草狼狽的孫小聖拖著沉重的步伐深一腳淺一腳地從爆炸中心走出來——關立群最後釋放了所有的星光,對他造成了不小的麻煩和傷勢。

《被慫狗奶大的我只能搞幕後》第一百五十五章湖下的黑影 好解氣啊有木有!

簡直就是好!解!氣!啊!

那老頭子的話,簡直就像是一隻只手,然後啪啪啪的額都在打那些人的臉,簡直解氣得不能再解氣了。

你們不是嫌貴么,你們不是說我這麵攤是黑心商家么,哼,那就聽聽這老頭子是怎麼說的,三兩銀子都還賣便宜了了。

「好的,老先生你稍等。還是你有眼光啊,識貨。」蘇葉說著忍不住的對著那老頭子豎起大拇指誇讚道。

艾瑪,只要是真的太解氣了,太痛快了,這老頭子簡直就是她的知音啊。

被這老頭子這麼一嗓子一吼,那些之前說風涼話的人臉色簡直就是變了又變,簡直是調色盤了。

不過,因此那些人也是在沒臉繼續占著位置不走了。

那些人走之後,留下的都紛紛的點了一碗面,吃得那叫一個滿足。

「各位,我們家麵攤每天只限量出售一百份哦,所以每天不管開業時間,只要一百份賣完我們就收攤了。」蘇葉看了看,此時客人蠻多,就把這個消息說出去,以免到時候又有不必要的麻煩。

她這個人可是很懶。懶得解釋,懶得有麻煩,所以這麼說了之後一傳十,十傳百,用不了多久這個規矩自然就立起來了。

「什麼?每天限量一百份,那我這老頭子想吃面的話還不是得趕早啊,不行,女娃子你這面這麼好吃,每天只賣一百份那簡直太少了。」那老頭子一聽,立馬不高興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