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都準備最後一天再守擂。

沙武安是丹勁宗師,而且還進行了英靈化,在經歷一個幻想周之後,沙武安已經成為了完本作者,擁有1%的變動率,陳通是丹勁巔峰,但只是純粹武者。

沙武安在武道上丹勁可能就是極限了,但這次擂主賽,他守擂基本穩妥。

陳通卻很難說。

所以現下是沙武安在跟陳通做特訓。

執行組的任務他們也接到了,但在蘇白過來之前,他們也沒有辦法行動,653名逃兵,在他們離開戰場之後,可不光是四散逃離、躲藏而已。

還有人恐怕已經加入了其他組織,受到了庇護。

要蘇白過來,才能準確的找到那些逃兵的位置,才好展開行動,見蘇白出現,兩人便停止了對練,沙武安認真的說道:「這便開始行動吧,爭取一天內弄完。」

蘇白可以搜尋,而左計秋的暗影幕布是刺殺的絕佳能力。

至於方大壯那邊,他在幻想周也完成了連載,成為了完本作者,擁有了1%的變動率,方大壯的力量體系是——霸氣。

氣勢越足,力量越強,對敵人的精神衝擊也越強。

也是一種含有唯心力量的體系。

現在方大壯還在擂台上,今天雖然有任務,但他一時間走不開,也不是什麼要緊的任務,左計秋表示他們四人一起就可以了。

在蘇白出現后。

左計秋也過來了,從蘇白那裏得到目標的位置后,左計秋便展開了暗影幕布,一行人消失無形,再出現的時候,是在一艘前往夷州的船上。

昨晚,至尊會也襲擊了一艘游輪。

在殺掉部分負隅頑抗的份子之後,將剩餘的近三百人全部招安,此時游輪已經快要抵達夷州了,船上的三名神龍衛的戰士也是輕鬆無比。

此時正在船頭飲酒。

一人說道:「今天招攬了三百名刑徒軍,雖然算不得多大的成果,但只要想想以後讓這批人去攻打曙光城,或者向文明裁判所發起攻擊,就舒暢的不得了。」

「真想知道李和那個時候的表情啊。」

「哈哈哈……」

另一人端起酒杯,玩味的說道:「殺人才多大的事,像我們這樣才是正確手段,刑徒軍本來就是一群被李和逼得走投無路的人。」

「越是殺他們,他們反而越是會抵抗,說不定還真就殺出忠心來了。」

「只有這要殺一批,拉一批,才是瓦解刑徒軍的正理。」

「文明裁判所這組織比革命軍還要煩人,李和當初弄得整個南江的至尊會分舵被連根拔起,至今元氣大傷,我還聽聞左計秋那個叛徒加入了文明裁判所。」

「哼!」

「被讓老子看到那個叛徒,不然將他千刀萬剮!」

似乎是三人小組頭領的那人吃着花生米,有些羨慕憤恨的說道:「聽說這次曙光城的幻想周,左計秋那叛徒就有連載資格,而且文明裁判所還花費了大力氣幫他印刷推廣。」

「這隻狗倒是會鑽營啊!」

旁邊的人連忙說道:「那可不!就屬曙光城幻想資源最多,每個幻想周都能完本十來本書,我們就算跟那位特殊專員做再多交易,一年能有兩百個連載名額就不錯了。」

「我們神龍衛八百人。」

「會長那裏還有三百龍王眾,頭頂的金剛、天王們又佔據大量資源,我們這想要連載一次,那得等三五年嗎,還不一定能夠完本。」

「左計秋那叛徒,真是可恨!」

三人的聲討和憤怒逐漸匯聚於左計秋的身上,而在他們不遠處的空間里,左計秋的手抓在暗影幕布之上,神色複雜。

。 六個義子?

爺爺到底想做什麼?

「那我爺爺他……可還活著?」葉臨天終於問出了最關心的問題!

顧通搖搖頭,「我也不知道,義父的消息,我也是最近才知道,但我不相信,義父會就這樣死了,所以我暗中派人散出消息,目的就是為了將你引來。」

「畢竟,我現在是玄皇殿的使者,行事不便,所以我只能用這樣的法子,將你引來。」

葉臨天點頭,隨即問道:「那郵輪上的殺手,也是你安排的?」

顧通搖頭,「不是我,玄皇殿的暗殺事務,由弗蘭克負責,所以那些人應該都是他派去的!今天若不是我搶先將你接來?說不定,你們現在已經被他帶走了!」

聞言,葉臨天眉頭微蹙!

弗蘭克!

「顧叔,那監牢的事,你了解多少?」葉臨天繼續問道。

顧通嘆了口氣,「監牢的事,我也不太清楚,你不是和風虎的江天笑有合作嗎?監牢的事,你可以問他!畢竟,我的勢力範圍只限於拉斯維加斯,其他的事,我也是有心無力。」

葉臨天點頭,「好,我知道了,謝謝顧叔。」

顧通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以後在這裡遇到什麼事,儘管報我的名字,在這裡,我顧通還是有幾分薄面的!」

「好!」

葉臨天沉聲應道,而後與顧通告別後,他就回到了酒店!

此行,收穫頗豐!

房間里,葉臨天和龍峰正在商談接下來的事情!

影一敲門走進來,「葉帥,周小姐剛剛被幾個外國人接走了!」

葉臨天皺了皺眉頭,「這是怎麼回事?」

「聽周小姐說,她要去談生意,所以她來不及告訴你,只是讓我告訴你一聲,他們現在應該在利來夫酒店。」

說完,影一又問道:「葉帥,您要去看看嗎?」

葉臨天眉頭微蹙,想了想,起身,「我去看看,這裡的事就交給你和龍峰了,若是江天笑來找我,就說我外出辦事了!」

「是!」

龍峰和影一恭敬地應道!

而葉臨天離開酒店后,就去了利來夫酒店!

與此同時,利來夫酒店,至尊包廂里!

周雪兒身穿黑色禮服,坐在餐桌前,而她對面坐著一個身材臃腫的白人男子!

今天的周雪兒,特意精心打扮了一番,看上去格外的性感美麗,修身的禮服,將她曼妙的身材,突顯得淋漓盡致,胸前的豐滿,更是讓人心頭燥熱!

白人男子舉杯敬了周雪兒一杯,「來,周總,這杯我敬你!」

說話時,男人的目光一直盯著周雪兒,眼中帶著濃濃的慾望之色!

周雪兒笑了笑,就像天上的仙女一般,「鮑勃先生,您實在太客氣了。」

鮑勃端著酒杯,走到周雪兒身邊,伸出肥膩的大手,搭在周雪兒的肩上,俯身湊到她的耳邊,「周總,你真是越來越對我胃口了!我從來沒有見過你這麼漂亮的東方女人……」

說話間,鮑勃的手,慢慢順著周雪兒的香肩滑落……

周雪兒嬌軀微顫,連忙起身避開,笑道:「鮑勃先生,來,我再敬您一杯。」

鮑勃有些尷尬地收回手,與周雪兒碰了碰杯。

幾杯過後,鮑勃酒精上頭,言語也更加大膽:「周總,我覺得咱們之間的合作,一定會十分順利,只是關於合作的具體內容,我想咱們可以去房間里,慢慢談,你覺得怎麼樣?」

說話時,鮑勃的眼神一直盯著周雪兒的胸口!

周雪兒有些不自在地拉了拉自己的衣領,但臉上仍舊保持著微笑:「鮑勃先生,天色不早了,合作的事,咱們還是明天再談吧,您早點休息。」

說完,她拿起包包就想要離開!

她知道,若是再不走,怕是走不掉了!

然而,她沒有想到的是,鮑勃直接拽住她的胳膊,猛地將她拉進了懷裡,「周總,別急著走啊!難道你不想和我合作了嗎?你要的那批藥物,只有我有,這個,我想你應該明白。」

周雪兒猛地掙脫開鮑勃的束縛,話語冰寒:「鮑勃先生,請你自重!我今天來,是代表周氏集團,與你談合作的!具體事項,我會派助理來和你對接,今天,我有點累了,先回去休息了。」

說完,周雪兒就要離開!

然而,鮑勃卻是臉色一沉,冷聲道:「周總,你這是什麼意思?今天你若是走出這個門,那麼我們之間的合作,也沒有必要再繼續了!」

說完,鮑勃一臉不滿地坐了下來!

聽到他的話,周雪兒的腳步戛然而止!

見狀,鮑勃頓時笑了,端起一杯酒遞給周雪兒,「周總,我也不想為難你!這樣吧,只要你喝了這杯酒,我就放你離開,咱們的合作,正常進行!」

說著,鮑勃又將酒杯向前遞了遞。

周雪兒秀眉微蹙,看著眼前的酒杯,沉默了半響,隨後一咬牙接過酒杯,一飲而盡!

放下酒杯,她看著鮑勃,問道:「鮑勃先生,現在我可以離開了嗎?」

鮑勃笑了笑,側身:「當然。」

周雪兒抬腳離開!

然而,她剛走兩步,就覺得眼前一黑,根本來不及反應,就暈了過去!

見到這一幕,鮑勃嘴角揚起一抹得逞的笑容。

緊接著,他連忙跑過去,將周雪兒抱到了他早就準備好的房間里!

當周雪兒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只覺得渾身無力,腦袋還有些疼!

她揉了揉腦袋,依稀記得自己喝了一杯酒,然後就暈了過去!

此時,浴室里傳來水流聲!

很快,水流聲停下。

鮑勃圍著浴巾,走了出來。

「鮑勃先生,這是怎麼回事?」

看著眼前的男人,周雪兒眼神有些驚慌!

「呵!周總,我早就說過,我對你很滿意!別裝了,外面多少女人求著和我睡一晚,放心吧,只要你伺候好我,我保證咱們的合作順利進行!」

說著,鮑勃一步一步走近周雪兒。

看著鮑勃臉上淫邪的笑容,以及他腰間肥肉,周雪兒只覺得內心一陣翻湧,無比的噁心!

「周小姐,你真美!美到我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要嘗嘗你的味道了……」

鮑勃帶著猥瑣的笑容,慢慢走向周雪兒。

慌亂間,周雪兒跑下床,想要離開,卻發現門已經被鎖死了!

無論她怎麼用力,都無法打開眼前的大門!

「放棄吧!你逃不掉的!」

鮑勃早就做好了準備,他衝到周雪兒面前,將她的整個身子,都壓到了牆上!

「別怕,不會疼的……」

鮑勃眼中帶著慾望之色,周雪兒拚命地掙扎,卻是被對手扣住了雙手!

「放開我,你這個禽獸!」

周雪兒只覺得自己的手腕,像是要斷了一般!

她現在無比的後悔,她不該一個人來見鮑勃的!

想著,周雪兒拚命地大喊:「葉臨天,你在哪兒?快來救我啊!」

現在,她能想到的人,只有葉臨天!

。 「你說什麼?」高靖轉過身,看着張玄!

當他跟張玄的目光接觸的時候,他的心理竟然有了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我是問你是基於什麼病症判斷必須要給病人做手術才能保住他性命的?」張玄再問了一遍。

「注意你說話的態度!你是怎麼跟高主任說話的?」楊開怒斥道。

誰知,高靖卻制止了他,然後一臉笑着說道:

「年輕人有求知慾,這很不錯!那就讓我來跟你解釋吧,王建國腿部神經百分之九十九都已經壞死。神經那是玄之又玄的東西,想要治癒基本是不可能的。!」

「截肢,雖然會讓病人失去雙腿,可卻保全了他身體其他部位的神經系統。要是不做手術的話,輕點的就是高位截癱,嚴重點的成為植物人,甚至失去生命也不為過!所以最佳的治療方案就是截肢!不知道我這樣解釋你聽得懂的?」

「庸醫!」張玄冷笑一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