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這樣一來,他就將被困在黃崗村詭域中,或許等到楊間他們來了,才能出去。

第三個辦法則是嘗試看能否動用厲詭的力量離開黃崗村的詭域,說實話,對上詭差蘇遠的心裏還是發怵的,沒有把握啊……

如果能自己走出去那就再好不過,如果不能……那隻剩下方案一和方案二了。

既然一層的詭域不行,那就試試第二層。

蘇遠咬咬牙,將詭手放在了詭眼上,頓時詭域發生了變化,。

詭手的拼圖似乎等到了進一步的補全,詭域張開了,在翻騰、在擴散,黑色的詭域變得更加深沉,強勢的擠壓、侵佔,在黃崗村這個極為特殊的詭域,硬是擠出一塊屬於它的地方。

這是第二層的詭域,屬於詭手的詭域。

可惜的是,即便如此,蘇遠也沒能出去,離開黃崗村。

兩層的詭域果然也行不通……

依舊無法影響黃崗村,因為整個黃崗村都是詭的一部分。

所以動用詭域也無法離開。

蘇遠心中一沉,毫不猶豫的動用第三種靈異的力量,他要試試看詭腳能不能走出去。

此時此刻,詭手遮眼,詭腳走路,越發得使他看上去像一隻詭。

可最後的結果還是失敗了,即便是詭腳,同樣也走不出去。

這次可麻煩了,蘇遠也有着傻眼,難道真的要把馮全從棺材裏攆出來?

這不失為一個選擇,假如說蘇遠發現詭差真的不是自己能對付的,他會毫不猶豫的把馮全攆出來,要麼放詭差進去,要麼自己躺進去。

劇情固然重要,可自己的小命價格更高。

活着才能擁有一切。

但這只是極端情況下的選擇,現在還不到那個時候。

蘇遠站在原地,開始苦思冥想起破局的方法。

詭棺和詭差嚴格來講是一個整體,真正的詭,也許就是詭棺。

這樣也就能解釋,為什麼馭詭者躺進詭棺裏面不會擔心厲詭復甦了。

棺材是一隻詭的話,你躺進去就等於進入了一隻詭的身體裏面,而以詭棺的恐怖級別,自然可以完美壓制你身體里的詭,甚至是產生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

所以,這可能才是真相。

詭域離開黃崗村的辦法是沒錯的,之所以沒能成功是因為詭差的詭域要遠遠超過自身詭眼的詭域,這一點楊間似乎嘗試過。

三層以上的詭域應該會發生某種質變,但如果真正的想要撕開詭差的詭域,恐怕最起碼得要五層才行。

想要通過詭域離開,就必須得要在詭域上壓過詭差,再不濟也得與它齊平。

可我現在只有兩層的詭域,剩下三層該怎麼辦?

蘇遠在思考着離開的辦法,卻驀地發現頭頂之上的陽光開始昏暗起來,光亮在消失,村子逐漸的在被一層黑暗籠罩。

彷彿片刻之間,這裏從白天進入了夜晚。

他嘗試般的行為似乎把這個平衡給打破了。

不,平衡應該之前從進村的第一次就已經打破了。

唯一的好消息是,到現在為止,詭差還沒有出現,然而繼續這樣下去,出現也僅僅只是時間的問題。

或許方法沒錯,有錯的是我的思路……

忽然間,蘇遠若有所思。

如果推測沒有錯的話,嚴格來說,應該每一隻厲詭都能夠開啟自身的詭域,之所以沒能成功開啟,或許只是因為拼圖不夠完整的緣故,就如同詭手那般,拼圖得到完善,直接就開啟了二層的詭域。

假如我能夠補全身上的靈異拼圖,使得它們進一步完善,我的詭域同樣也應該能開啟更多的層數。

只是到底要如何補全,蘇遠卻是毫無頭緒。

不,也許真的可以……

莫名的,蘇遠腦子裏突然浮現出一個大膽的想法。

一直以來,系統簽到所獲得的東西都是毫無規律可言,有的是物品,有的是厲詭的肢體。

但是不難想像,只要一直簽到下去,蘇遠會成為真正的詭。

名為蘇遠的人將會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名為蘇遠的詭。

一個和後期的楊間那樣,擁有活人意識的異類。 「小白你可真厲害。」齊可芸說。

「是啊,雲飛你的水平現在都已經超過我了,這輪我甘拜下風。」趙德君附議到。

「謝謝誇獎。」白雲飛笑着說。

「這兩個人剛剛是不是吃錯藥了。原來都愛答不理的,現在都直接誇上了。」白雲飛心想。

「不對,他剛剛喊我雲飛,我跟他還沒熟悉的這種程度吧,這態度可真是180度大轉彎啊,難道是被我的才華吸引了。」白雲飛想到這有點笑出聲了。

「行啦姐,你們兩個別誇他了,再誇一會都上天了。」李曼秋翻了一個白眼說。

白雲飛心想這女人臉翻得比翻書快多了,前一秒還在笑下一秒就冷著臉說自己。再說我也沒有表現的上天啊就是笑出聲了嘛。白雲飛一臉委屈的坐在桌子旁嗑起了瓜子。

其實李曼秋心裏是很高興的,畢竟是她拉着白雲飛過來的。

……

過了一會齊主席看再也沒人上台就說道:「第一輪結束,各位也都稍微休息一下準備下一輪吧。我們幾個也商討一下這一輪的獲勝者。」

……

「你覺得誰能贏呢?」

「我覺得是白雲飛。」

「白雲飛的詩確實不錯,但是我覺得李志的也不錯。」

「趙德君的也不錯啊。」

「我認為歐陽遠的詩最好。」

大家開始議論起來了。

……

半小時后。

「大家安靜一下,第二輪開始之前我們先公佈一下第一輪的獲勝者。」齊主席說到。

聽到齊主席講話大廳裏面迅速安靜了,都在仔細聽獲勝者是誰。

「第一輪獲勝的白雲飛的《陋室銘》。」

大廳里響起了掌聲。

「我就說嘛,肯定是白雲飛。」

「沒想到娛樂圈的人做的詩竟然還贏了。」

「偶像加油,你是最棒的。」

「可惜啊,獲勝的竟然不是我的歐陽老師。」

「恭喜你啊,白老師。」周圍還幾個人對着白雲飛說。

「僥倖獲勝。」白雲飛謙虛的說。

李志緊緊地握著拳頭,心想先讓你小子得意一會,我不信第二輪你還能再作出這種詩來。

李曼秋欣慰的笑着。當她看白雲飛時,白雲飛正好也回過頭來兩人對視上了。

李曼秋立馬恢復了冷漠的態度,白雲飛心想「哎。怎麼說我也贏了,也不知道哪得罪這個領導了。」

那天在電梯里的場面再次不自覺的出現在了大腦里,白雲飛又默默地開始了嗑瓜子。

「接下來開始第二輪比試,這次由王老來抽選這一輪的主題。」齊主席說完王老走到放着紙片的木盤面前。

「這一輪的主題是——生活。」王老說完這句話現場就討論起來了。

「這次上場的應該人比較多一些。」

「嗯,生活類的確實好寫很多。」

「不知道這次誰能贏呢?」

「我看過李志的詩,我認為這輪他能贏。」

「我還是覺得那個叫白雲飛的贏。」

「第一輪的主題本來就偏,上台的人還少。白雲飛能贏也是有一定的運氣成分,我看這一輪他未必能贏。」

這種類型的詩好寫多了,已經有幾個人摩拳擦掌了。尤其是李志,聽到這輪的主題后前面的陰霾早就沒有了。

「哈哈,看來這次命運站在我這邊了。白雲飛這次我就讓你輸的心服口服,這本詩集必須是我的。」李志心想。

「呵呵。李兄,這次的主題是你的主場啊!」趙德君看到李志的表情說到。

聽到這句話,白雲飛和李曼秋一臉疑惑的看着趙德君。

「你們有所不知,李兄最擅長的就是生活類的詩詞了。他原來發行過的幾本詩選都是描寫生活的。」趙德君補充道。

「我也看過他出版的詩選,尤其是那首《生活》還入選了《青年詩集》的雜誌。」齊可芸說。

「看來小白你這輪是遇到對手了啊。」齊可芸看着白雲飛說。

「是嘛李老師,看來這次你可以好好發揮了。」白雲飛順着齊可芸的話茬說到。

「不好意思了各位。」李志說這句話的意思很明顯。無疑是在告訴白雲飛這次贏定了。

「放心吧曼秋,這次詩集我一定會給你贏回來的。」李志又看着李曼秋說。

李志現在的心思已經在思考自己把詩集贏回來給李曼秋的情景了,一臉沉淫的表情。

白雲飛看到李志恨不得再上去踹兩腳。心想着「我看看你是怎麼贏回來的。勞資的《唐詩三百首》還贏不了你」。

李曼秋還是禮貌的笑了一下沒說話。

「老哥,你這情商是一點都沒有嗎。看不出來什麼意思嗎,人家看不上你,還往上貼呢。」白雲飛搖著頭心裏嘆息道。

……

開始吧!

一個小時過去了,前前後後已經有七八個人上場了。大廳裏面是空前的熱鬧啊。中間也有那麼兩個寫的很好的,引得全場陣陣的掌聲。

第九個人下去之後,李志再也按奈不住自己的性子了。直接過去寫詩了。

趙德君笑着搖頭道:「沒想到李兄這麼的着急啊。」

白雲飛本來就不感興趣,在旁邊繼續磕著瓜子。

李曼秋看着白雲飛無所事事的說道:「第一輪都參加了,晚會第二輪也參加一下吧,今天說不定齊主席的詩集還真能讓你給拿走。」

「行啊,晚會等李老師寫完我就上去。」白雲飛突然認真地說。

說完兩人會心的一笑。

「哇,這樣比板着臉給我說話好看多了。」白雲飛心裏說到。

趙德君和齊可芸就坐在白雲飛兩個人後面,當兩個人看都眼前的一幕不由得互相看了看對方,因為兩個人漸漸的發現兩個人的關係似乎有點不一般啊。

……

「李志來了,我看過他的詩集。」

「我看過他寫的《生活》那首詩,太好了。」

「不知道今天李志會不會在創造一首同等水平的詩詞。」

「我看這一輪李志拿下是沒啥問題了。」

伴隨着下面的議論聲,李志自信滿滿的到了幾位老者面前。

「李志,這一輪是你最擅長的主題,希望你繼續加油啊。」王老開口說道。

「放心吧老師,這次我一定能贏。」李志堅定地說。

「好,年輕人最重要的就是自信,加油。」齊主席說。

「準備好就開始吧。」

。 「我當然是會留下,但現在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90天之內我必定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