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玖和靈芸一起走進了書房,關上書房的門。

「谷主,你知道那個宅子在哪裡嗎?」夜玖問道。

靈芸蹙眉,搖了搖頭:「不知,樂塗說他也不太了解,師妹每次將他都會給他眼睛蒙上一層布,所以他也不知道宅子在哪裡。」

夜玖深吸了一口氣,也同樣緊皺眉頭:「那這樣就不好辦了。」

「不如這樣……」夜玖提議道,「我們先去街上看看這巴蜀有什麼事發生吧,這樣可能些許有些線索。」

夜玖和靈芸兩人悄無聲息的來到了街上的一家客棧。

「兩位姑娘想要些什麼?」小二笑著看著夜玖兩人,眼底劃過一抹驚艷,笑容愈發燦爛。

靈芸道:「來上你們店了兩個招牌菜,外加一壺酒。」

「誒誒,好嘞,兩位客官,這邊請……」

夜玖側目而視:「谷主要喝酒?可別醉了誤事。」

靈芸笑眯眯道:「我可不像小可愛,只喝一點點就醉了。」

夜玖無語。

她上次只喝了一點點嗎,一壺啊!

兩人落座后,注意到了旁邊的那桌人。

「你們聽說了嗎,互家的小公子失蹤了。」

「這有什麼可奇怪啊,這都已經是這個月第八次失蹤了。」

「可是昨天晚上,又在府門前找到了小公子,而且那小公子身上沒有一絲的傷口。」

眾人頓時紛紛議論。

「這麼就怪了。」

《我的夫君是絕色》無錯章節將持續在搜書網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推薦搜書網!

喜歡我的夫君是絕色請大家收藏:()我的夫君是絕色搜書網更新速度最快。在秦楓眼裡這些一切都是有預謀並且清楚明了的動作,但是在那群人的眼裡就變成了,秦楓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跳了一下。

等他們再反應過來的時候,秦楓就已經。拿著刀架在自家老大的脖子上了。

「你,你快鬆開他。」

只聽旁邊的綠毛說著,甚至話語之間還有……

《鑒寶:我的手指開掛了》第624章給你報仇 第一卷總算寫完了。

卷名『少年劍未配妥』,其實就是想暗示下一句:出門便是江湖!

第一卷主要想表達的意思就是陳克因為自己的病還有特殊遭遇而選擇拿起刀,從而走進一個新的江湖——和兵擊有關的江湖。

寫的明暗兩條線,明的就是全國大賽,暗的是演武司,斗戰會,龍虎等和世界觀息息相關的事。

剛開始設計的時候覺得這樣寫挺不錯的,結果寫了以後發現好像太慢熱了,一直到第一卷寫完都沒揭開大致的世界觀……

慢熱的結果就是這本書成績不太理想,哎。

第二卷卷名:當許人間第一流

出處是『須知少年凌雲志,曾許人間第一流』這句詩,不過我把它稍微改了一下,表達的意思應該不用我多解釋。

第二卷開始,世界觀正式展開,我個人覺得故事會越來越精彩,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吧,不然我也不知道能堅持到什麼時候,233333 她可是清楚的記得陳美淑把她套進麻袋裏帶回家,然後算計著把墨靖堯指給喻沫的。

有些事,不是一句話兩句話就可以抹去的。

喻色還是沒有說話。

陳美淑有些憂傷了。

不過,她也不能強逼着喻色來原諒她。

她知道喻色心裏還是怨着她,對她有心裏陰影的。

而就算是陳美玉當年真的做了對不起她的事情,但那也是陳美玉的所為,不是喻色的所為。

其實都不關喻色的事。

喻色開始拔針了,每拔一針都用棉簽消一下毒,動快快而准,這拔針一點也不疼,陳美淑已經徹底的放鬆了身體,再也不似之前喻色施針時的緊張了。

眼看着二十四針拔完了,陳美淑舒服的動了一下身體,然後興奮的喊道:「我真的能動了,太好了,小色,媽媽謝謝你。」

喻色可以不原諒她,但是該說的話她還是要說。

她這是一條命。

要是喻色不救她,她就真的死翹翹了。

壽衣都準備好了,就等着她斷了氣穿上送去火葬場。

這一些,只要一起想就覺得晦氣。

但是現在都沒關係了,都過去了,就再也不會晦氣了。

「我哥已經在煎藥了,一會煎好就可以喝了,接下來怎麼喝葯,我已經告訴哥了,喻沫和喻顏也有聽到,一定要注意每次喝葯的時間,一點也不能斷的,哪怕是睡著了,也要叫醒了先把葯喝了,不然一個星期後,病情很有可能會反覆,甚至於是惡化,所以,一定是要注意喝葯的時間。」

「嗯嗯,我們都記下了。」喻沫揚了揚手裏的手機,她是真的記下了。

現在,就看陳美淑的重大變化,她已經完全的相信喻色了。

就算是喻色給的是毒藥,她也覺得必須喝下,說不定是以毒攻毒呢。

喻色就是有這樣的本事的。

吩咐好了,喻色轉身就往外走。

她要回去了。

真的很晚了。

還有這個時候,她有點惦記楊安安了。

也不知道醉透了的楊安安現在怎麼樣了。

孟寒州那人有沒有欺負楊安安呢。

不過,就算是欺負了,她也是遠水救不了近火。

反正孟寒州與楊安安已經有過一次肌膚之親了,再多一次或者少一次,也沒差什麼了。

她還是不要去管孟寒州是不是欺負楊安安了。

她現在只想知道楊安安的身體情況。

她聯繫不上昏睡過去的楊安安,不過墨靖堯可以聯繫上孟寒州,問一下孟寒州還是可以的。

不然她今晚上甭想睡覺了。

下了樓,廚房裏飄出來了葯香,濃郁的味道很好聞。

她發現她越來越喜歡葯香了,已經很喜歡這個味道了。

這就是醫者的習慣吧。

雖然知道只要這味道飄出來,就是又有一個人生病了。

但是每次想到是自己開的藥方又救治了一個人,便很欣慰,很開心。

「靖堯,我們走吧。」

喻色沒有去廚房,因為透過葯香的味道,她就知道喻衍煎的很認真,葯的火候掌握的很好,他是一直就守在葯鍋前的,這讓她放心了。

她從前從來不知道這個哥哥這麼孝順的。

看來,她是真的太不了解喻衍了。

「小色,要不要吃了宵夜再走?我讓你哥哥去煮你愛吃的酒釀湯圓了。」喻景安看喻色牽起墨靖堯的手就要離開,就想留下喻色。

陳美淑醒了,最開心的莫過於他了。

不論陳美淑有多少過錯,在他眼裏都是他老婆。

「不了,我明天還要起早去軍訓,我走了,爸。」喻色又叫了一聲爸,喊的喻景安的眼睛又是潮潤了。

「哎,那行,那我就不留你了,靖堯,路上開車小心些。」

「好,再見。」知道喻景安從前對喻色的所為,全都是因為他是一個老婆奴,墨靖堯反而釋然了許多。

都說一物降一物,喻景安是被老婆給降住了。

其實,他也一樣吧,他是被喻色給隆住了,還降的很是心甘情願。

從來不後悔。

上了車,布加迪駛出了別墅的園子,後視鏡里,喻景安就站在門前望着他們車離的方向,一直在揮着手,這一次是真的捨不得喻色離開。

可是他不敢留喻色。

他已經沒有了留喻色的理由。

他是一個不稱職的父親。

每次想到這裏,喻景安都是歉然的。

可是這世上的許多事,只要做過了,就再也無可更改,只能以後多疼疼這個女兒吧。

卻不知道,這個女兒還需要不需要他疼她了。

如今,她有了墨靖堯,看起來幸福多了。

在這個家裏沒有享受到的家的溫暖,如今已經從墨靖堯的身上享受到了。

才上了車,喻色就對墨靖堯道:「你接通藍牙。」

墨靖堯笑着道:「不需要。」

「喂,我讓你接通就接通。」喻色直接惱了。

他在開車呢,不接通藍牙怎麼與孟寒州通電話。

她現在就想知道楊安安的情況。

再晚更不好意思打擾孟寒州呢。

是真的越快越好。

「真不用。」墨靖堯還是笑,轉頭看了一眼急的快要跳腳的喻色,這小女人越來越急性了,都是他給慣的。

可他偏就喜歡慣着,誰也管不著。

那他就慣着了。

就想把她慣成無法無天才好,可是她太好,用算是給她無法無天的權力,她都不會用。

「墨靖堯,你……」喻色扭身就在墨靖堯的身上掐了一下,還是狠狠的掐了一下,可當掐完,她忽而就明白了過來,「你……你已經問過了是不是?」

不然,從前只要是她提要求,他鮮少有不答應的。

哪有象現在這樣,她都要求了好幾次,他就是死活不接通藍牙。

眨着眼睫,她星星眼的看着墨靖堯,這男人有時候就是她肚子裏的蛔蟲,她什麼心思他全都知道。

被猜到了。

不過墨靖堯一點也不覺得奇怪,他們這是心有靈犀。

這樣一想,唇角都勾起了彎彎的弧度,很得意,還很有點得瑟的味道。

「不告訴你。」看着喻色着急,墨靖堯就笑的越發的燦爛,就是要吊著她的胃口,他就是不說,他急死她,就喜歡看她着急的小模樣。

。 獵鷹的實力還在外勁中期,比起羅天還要差了許多。

月宮晨露的效果此時也開始立竿見影,羅天眼中的血色在緩緩消退著。

身體中剛剛消耗的體力也緩緩的恢復了過來。

這個時候,羅天想到了鯉魚精用金鱗魚甲和避水珠從他手裡換得的妖丹,想到了金鱗魚甲的介紹,神色也輕鬆了幾分。

有了金鱗魚甲,只要不打中腦袋的話,對方的熱武器對於他就已經相當於無效。

這時,獵鷹突然說道:「羅天,那輛麵包車又跟在我們車後面了。」

羅天從後視鏡中看去,果然還是那輛麵包車。

也許是這會車輛已經開到了荒郊野外的緣故,前不著村,后不著店,好久都不見一輛車經過。

麵包車已經不在像之前還遮掩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