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蛇丸臉上稍微有些失望,看得寧次都忍不住抽了一下嘴角,要知道大蛇丸的咒印可是連背負仇恨時期的二柱子都承受不住的,川木可沒有那種程度的執念,再加上川木這才剛剛被種咒印,以及還有楔帶來的壓力,能撐下去才怪了。

不過大蛇丸在稍微表示了一下自己的遺憾之後便也再糾結,回頭拿上自己剛剛配好的試管,徑直走向實驗室的大門,走到一半又突然想到什麼,停了下來。

「對了,寧次君,那個大筒木浦式逃跑了,你可要當心了,說不定那個傢伙會來找你麻煩哦。」

「啥?浦式逃了?什麼時候的事?這麼大的事情你怎麼現在才說?」

大蛇丸把浦式逃走說得很平淡,就好像是一件不痛不癢的事情,但是寧次的反應卻非常大,寧次也沒辦法反應不大,因為這件事本來也不是一件小事。。 hd安保巡邏隊在最關鍵時刻出現,兩輛車上的四名匪徒全部被抓,阿諾被送往醫院進行搶救。

阿諾肩膀中彈,而且子彈穿透駕駛座椅,動能小了很多,阿諾並沒有生命危險。

hd巡邏隊在阿諾的車上,發現了一百萬美元現金皮箱,一台手持攝影機,還有一包資料。

當街追殺,

這是一起大案,hd巡邏隊在抓到人後,立刻把案件移交給洛杉磯警方,洛杉磯警方非常重視,可在初步了解之後,辦案的警長震驚了。

買噶的,

竟然牽扯到總統候選人,紐約州州長杜威,警長立即彙報給洛杉磯警察局艾德局長,艾德聽到彙報后也嚇了一跳,牽扯到這些大人物,他可不敢處理,趕緊把這個燙手山芋丟給fbi。

洛杉磯fbi分部接手案件后,對追殺阿諾的四人進行了審問,不過四人始終守口如瓶,一個字也不交代。

阿諾還在昏迷中。

但阿諾的資料包里,有一些照片和數據資料,初步判斷就是因為這些東西被追殺。

繼續層層上報,最終到了約翰遜總統這裡。

約翰遜總統此刻正在白宮,聽到這個消息,立刻想到那日哈迪對自己說的話,他知道肯定是哈迪發動了。

立刻下達指示。

「查,一定要查個水落石出,不要顧及任何阻力。」約翰遜下達指令。

記者們的嗅覺是最靈敏的,很多記者跑到現場拍攝照片,又追到醫院想要採訪阿諾,不過此刻阿諾已經被警察和fbi雙重保護起來。

但這些記者也隱隱約約得到一些消息,這起案件,很可能和總統候選人杜威有關,畢竟當時調查時,洛杉磯警局很多警察看到了資料,這些警察的嘴可沒那麼嚴實。

第二天的報紙。

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都對這起發生在洛杉磯的追車和開槍案件進行了報道,但並沒有說明原因,只說此事已經交給fbi,正在進一步調查中。

可環球時報就比較實在了。

報道內容比這兩家報紙要大膽的多。

「昨天中午時分,在洛杉磯好萊塢大道上,發生了一起嚴重的追殺案件,兩輛轎車瘋狂追殺一輛轎車,期間發生多次碰撞,撞毀咖啡攤和多處建築物。」

「追擊車輛對前面車輛開槍,最後三輛車先後撞在一起,就在這時hd巡邏隊及時趕到,抓捕了所有嫌疑人。」

「據調查案件的警察透露,這件事情很可能牽扯到紐約州州長,總統候選人杜威,他們從被追殺的人車裡,發現了一個裝有百萬美元現金的皮箱,還有一個攝影機,和一包資料,其中資料內容涉及杜威與某國代表見面,並收受政治獻金等內容。」

「fbi已經接手處理此案,相信不久就會有更確切的消息,那名被追殺的人,是環球時報駐紐約分部一名記者,名叫阿諾,現在阿諾中彈加車禍撞傷,仍處於昏迷中,不過據醫生說傷情並不嚴重,應該很快會恢復。」

「相信等阿諾醒來,整件事情會更加清晰明了。」

這絕對是一條爆炸性新聞,民眾們嘩然,總統候選人杜威,竟然涉嫌派人謀殺。

這個消息確實太轟動了。

很多看到報紙的人心說,環球時報就是敢寫,直接點名杜威,再看看其他報紙,遮遮掩掩,似乎還在幫某人掩飾。

因為環球時報的真實性,人們對他越來越喜愛,環球時報的口碑再次提升。

與此同時,

abc電視台也進行了新聞播報,內容與環球時報差不多,所有人都知道這兩家媒體本來就是一個老闆的,信息互通。

……

紐約州州長辦公室。

杜威正在看報紙,此刻他的臉色異常難看,他的助手和幕僚站在旁邊,臉上寫著擔憂。

他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

派人給那個記者送錢,目的就是殺掉對方掩蓋事實,可最後卻演變到無法收拾。

他收受國外政治獻金的事情已經掩蓋不住。

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他現在還涉嫌殺害知情人,這是一件非常非常惡略的事情,比接受政治獻金惡略一萬倍。

如今fbi插手。

杜威相信以fbi的能力,這件事情肯定會查的清清楚楚,作為對手的約翰遜總統,絕對不會放過這個難得的機會。

接下來怎麼辦。

這是杜威最擔心的。

他抬頭看向兩個心腹,「你們說,現在怎麼辦?」

幕僚想了想說道:「州長,這件事情還有迴旋的餘地,派去的那幾個人,都有秘密身份,是紐約州的檢察院秘密調查人員,等調查到他們,咱們就說是因為受到勒索,所以派他們去抓人,至於說追殺,那只是抓捕不是追殺。」

殺人的事情絕對不能承認,這是底線。

「那政治獻金的事情呢?」杜威問道。

幕僚搖搖頭,無奈道:「這件事情已經無法隱瞞,fbi查資金來路很簡單,我覺得現在您要準備的,是如何對外界表態,承認在這件事情上有失誤,當初只是為了和對方拉近關係,沒有想要收錢,更不會出賣米國民眾的利益。」

「然後錢退給對方,把這件事情的影響力壓到最低。」

「至於那個記者,咱們還可以起訴他,就說他對您進行敲詐勒索,檢察人員拿著一百萬過去,就是為了引誘他上鉤。」

杜威沉著臉點點頭。

「我現在擔憂約翰遜抓到這個把柄,肯定會揪住不放,fbi那邊肯定會用出最大能量。」杜威擔憂道。

幕僚道:「恐怕是這樣,不過咱們現在只能做到這一點,除非您主動和對方私下聯繫,然後放棄競選,約翰遜或許會放棄追查,否則對方肯定會抓住這個問題大做文章。」

放棄競選。

杜威又怎麼甘心。

如今他勢頭大好,雖然約翰遜有些抬頭,可他依舊贏面極大。

如果不出現今次的事情,他出去也進行一次全國巡迴演講,肯定會把約翰遜漲起來的那點支持率狠狠壓下去。

想到這筆惹禍的政治獻金。

杜威又想罵街。

你嗎的死光頭,真是把我坑死了。

……

fbi抓的那幾個人終於開口了,因為他們收到了秘密指示,可以開口表明身份,至於當時的事情,是抓捕行動。

之前他們就有演練,所以相互之間的說辭很一致。

四人的身份是紐約州檢察系統的秘密警探,至於追擊事件,是對記者阿諾進行抓捕行動,這個說法立刻讓整件事情再次變得撲朔迷離。

哈迪知道這些消息后,淡淡道:「杜威不是傻瓜,行動前肯定也做了萬般考慮,想要真的查出杜威指使殺人,那幾乎不可能,就算這四個人反水,說有人指使他們殺人,最後揪出的那個人也不會是杜威,而是杜威推出來的擋箭牌。」

「完全可以說是手下人擅作主張,杜威毫不知情,大人物的世界就是這樣。」

當然,

哈迪的目的也不是弄死杜威。

弄殘就行。

現在事情的焦點全都集中在阿諾身上,哈迪覺得是時候讓阿諾蘇醒了。

阿諾終於醒了。

他睜開眼睛的第一句話就是,「我要見媒體,當著媒體面說這件事情,否則我感覺自己的人身安全無法保證。」

fbi請示彙報,最後到了約翰遜總統那裡,總統親自下令可以讓媒體介入。

就這樣。

環球時報、紐約時報、洛杉磯時報和華盛頓郵報,還有abc電視台,這五家全美最大媒體的記者一起來到阿諾的病房,好在病房夠寬敞。

幾家報紙的記者舉著相機,abc電視台的記者則舉著攝影機,進來后先是對阿諾一頓狂拍。

阿諾靠在床頭,肩膀上打著繃帶,露出強壯的上半身肌肉,面對幾家媒體阿諾道:

「我知道你們非常關心發生的追殺事件,我被兩輛車追殺,他們沖我開槍,打碎了我的車玻璃,有一顆子彈射進我的肩膀,我很幸運沒有死。」

記者們心說,我們才不關心什麼追殺,我們關心的是這裡面是不是有杜威的事情。

「他們為什麼要追殺你?」有一個記者問道。

「這件事情還要從前些日子說起,這件事情,牽扯到一位大人物,紐約州州長杜威。」阿諾道。

記者們激動起來,終於要到正題了。

「前些日子無意中讓我看到一件事情,杜威州長和外國一位官員在紐約郊外一座高爾夫球場見面,兩人聊了很久,而過不多久,我通過關係查到,杜威的秘密競選賬戶里,多出500萬美元,是從巴西聖保羅匯過來的。」

「你們應該知道,總統候選人的競選資金,不能接受外國人捐助,這是違反聯邦法律的,如果外國人可以隨意資助我們的候選人,候選人會不會出賣本國利益呢?」

「我知道這件事情后,覺得這件事情非常有新聞價值,可畢竟只是一些零散信息,具體事情是我根據這些零散消息,推測出來的,所以當時就沒有彙報給報社,而是決定偷偷調查。」

「看調查了幾天後,發現沒有更多線索,我就想到一招,直接接觸對方,讓對方自己把事情說出來,我就給杜威州長直接打去電話,不過在接觸前,我做了錄像和錄音。」

一名fbi高級探員立刻問道:「阿諾,那些錄音錄像資料在哪裡,這些證據非常重要。」

阿諾看看這人,說道:「我只能交給環球時報,因為那些資料是我為公司拍攝的。」

旁邊記者催促道:「阿諾,請繼續講述好嗎?」

「好的,我和杜威州長通話后,杜威一開始否認,我說我要公開消息,他就承認了,並答應給我一筆錢,50萬,他答應出50萬讓我閉嘴。」

阿諾說完,有幾個記者輕輕驚嘆。

50萬啊。

這可是一筆巨款。

「不是100萬嗎,人們在你車裡發現的是100萬啊?」有一名記者追問道。

「那是因為後來又發生了一些事情。」

「我在和杜威溝通后,害怕他報復,就把錄像和錄音拿走,證據郵寄給我的一個朋友,如果我出事,就讓他把這些資料交給警方,或者我的公司環球時報。」

「我留了一個心眼,沒有再回自己租住的公寓住,而是藏到了旁邊,被我猜對了,第二天就有幾個人上門,對外的公寓進行了搜查,我都拍攝了視頻。」

「我當時害怕了,然後就用公共電話亭和杜威聯繫,杜威說只是想和我聊聊,我怎麼可能相信他,因為他們侵入我家,我當時提出要100萬,對方也答應了,掛了電話我就買了到洛杉磯的機票,紐約是他的地盤,我想洛杉磯應該會安全些。」

「在這裡我要聲明一下,我並不是要勒索,杜威曾經是全美知名的檢察官,作為一名執法者,我想看看他會如何處理這件事,說實話我有些失望,他不僅沒有承認自己的錯誤,還打算用金錢堵住知情人的嘴。」

「整個事件過程,我都進行了錄音錄像,打算最後製作成一部紀錄片,讓人們看看一名檢察官是如何處理自己錯誤的,就算交易當天我也進行了錄像,相信那盤磁帶在警方手裡了吧?」

阿諾說著看向fbi負責人。

負責人點點頭,「沒錯,你車裡當時有一百萬現金皮箱,一包資料和一個手持攝影機,機器一直開著。」

fbi負責人做實了阿諾的說法。

採訪完畢。

各大報社立刻回去趕製稿件,至於那些錄音錄像,阿諾告訴了環球時報負責人,而環球時報負責人和fbi一起找到了其他資料,這些資料兩家共享。

報紙還要等到明天發,而abc電視台則準備晚上就播出這條新聞,這就看齣電視台的時效性了,比報紙還要更快更及時。

abc專門安排出晚上的黃金時間段,播放對阿諾的全程採訪視頻,並有主持人進行解說。

總統候選人杜威,是今年最大的熱門總統人選,沒想到卻違反聯邦法律,收受外國人資助的政治獻金,被人得知后,不僅不認識錯誤,反而還私自動用檢察系統人員,對記者進行非法抓捕,用錢堵知情人的嘴,甚至有可能涉嫌殺害知情人。

這件事情,隨便一條都足以讓人驚訝,而現在這些全都加在一起,簡直令人震驚。

醜聞,

這絕對是今年最大的政治醜聞。

7017k 七尋笑着點頭:「我知道,不過是真的沒時間弄這些。我爹和我娘交待了,我們兄妹把家裏的事情安頓好,得去京城考學呢,若是考上,在學府里光上學,就得幾年,哪裏有時間忙這些?但給不懂的人,也是白瞎了這些圖稿,給外人,我又不甘心,這不是靈楓哥你剛好合適嗎?」

靈楓想了想,正色道:「我確實很感興趣,這些圖紙對我來說,說是寶貝也不為過。既然小尋妹妹相信我,那我就接下了,絕不辱沒了小尋妹妹的這些圖紙。就算以後要生產推廣,所得之利,我也只取二成,餘下的,都是小尋妹妹的。全當我是給小尋妹妹當管事了,哈哈。」

七尋笑着搖頭:「以後再說吧。能對百姓有用,比能賺多少銀子更重要。當然,銀子也重要。銀子不是萬能的,但沒有銀子,萬萬不能啊。」

說的靈楓也笑起來。

「那我就收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