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有些擔憂,下半年呆賬還會持續增加,這可怎麼辦?

要是他不幸被流放,自己就跟著他一起走好了。

反正他去哪裡,她就去哪裡當秘書!

北原蒼介笑了笑,沒太在意,這些人就是不死到臨頭,不知道痛!

那就讓他們痛徹心扉一次吧!

咚咚咚!

急促的腳步聲傳來。

啪!

門被推開。

藤原紀香氣喘吁吁的跑來:「不、不好了!行長,出大事!」

又是你!

每次出大事都有你!

北原蒼介表情無奈,讓她坐下喝水:「你呀,這急躁的性子要改,天塌下還有我呢。」

「是總行調查員來了!好多人呢!」藤原紀香苦著臉吐了吐舌頭,「我不是擔心你嘛。」

7017k 站在台階上的時候,宗政景曜的眼前一黑,直接倒了下去。

這可把高培士嚇壞了,他立刻衝過了過去:「昭王,昭王!快傳太醫!」

頓時,皇宮裡面亂做了一團!

六皇子一直守在麗嬪的旁邊,他的心中擔心不已,整個人魂不守舍的,目光一直落在麗嬪的身上,擔憂,害怕混在了一起。

「殿下。」姜一從門口走了進來:「昭王妃在監獄裡面被毒蛇咬了,昭王氣急攻心,暈過過去了。」

姜一的聲音,將趙匡洪從神遊之中拉扯了回來,趙匡洪一臉震驚,猛地抬頭看著姜一,不可思議地說道:「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

「殿下!」姜一看著趙匡洪眼中的不可思議,立刻說道:「這都是昭王和昭王妃仗勢欺人,罪有應得,您又何必為了這個事情傷心呢?」

聽到這句話,趙匡洪緊緊握著拳頭說道:「皇嫂不是殺害母妃的兇手!不行,再這樣下去,皇嫂和皇兄都會出事!」

「殿下,這種時候了,你為什麼還猶猶豫豫!」姜一低聲說道:「七皇子說了……」

「住口!」趙匡洪瞪了一眼姜一:「你是我的人,你要是再說這種話,別怪我不客氣!」

姜一見趙匡洪的臉上竟然有些許的怒氣,立刻閉上了嘴巴。

趙匡洪急匆匆的往御書房走去。

高培士看到趙匡洪衝過來,立刻攔住了趙匡洪:「六殿下,現在陛下心情不好,不見人,您不要上趕著撞到槍口上去了!」

趙匡洪不是宗政景曜,沒有硬闖的勇氣,他直接跪了下去:「父皇,兒臣請求父皇將昭王妃接出來治療!」

高培士聽到趙匡洪的話,眼神閃爍了一下,輕聲說道:「殿下,您可知道,您的話現在的重要性么?」

趙匡洪沒搭理高培士,又磕了一個頭:「昭王妃一生光明磊落,絕對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的,請父皇先將昭王妃接出來醫治,讓昭王安心查案。」

趙匡洪清楚,所有的風雨都對著顧知鳶和宗政景曜來了,可他毅然堅信,堅信顧知鳶那樣敢於天下人為敵的人,絕對不會做出逼死自己母親的事情!

他們都是棋子,每一個人都是任人擺布的棋子!

這一次,他絕對不會再低頭了,他們已經將魔抓伸到了自己母親的身上了!

高培士看著趙匡洪一下一下的磕在青石板鋪陳的台階上,他也不敢再開口,去議論主子們的事情,只能看他磕的額頭都紅了,喊得聲音都啞了。

平日裡面連大聲說哈都不敢的趙匡洪,現在居然為了宗政景曜,在御書房面前磕頭,這算是一個很震驚的事情了,所有的皇子都擠在外面圍觀。

「你說他是不是瘋了,自己的老娘被顧知鳶毒害了,他居然還在這裡給顧知鳶求情!」

「你懂什麼?他是苦主,他都覺得不是昭王妃乾的,那昭王妃還有翻身的機會,這小慫包以為抱住了宗政景曜和顧知鳶的大腿,日後就可以前塵無量了。」 今天一整天的時間,部委和各大總局裡面,都有很多人心神不寧。

那麼多黨媒突然間齊齊為軍人發聲,但凡是有點政治敏感度的人都嗅到了不同尋常的訊號,更不要說和林天成發生了衝突家裡的話事人。

警察部的張部長今天也很著急。只是張部長是有原則的人。

現在的社會治安已經相當不錯,但還是有些不法分子,遊走在法律邊緣,大惡不犯小惡不斷,大城市還好一些,四五線的城市這樣的現象還是屢見不鮮的。

警察部門正在展開新一輪的打黑除惡行動,講究的是冒頭就打,有惡必除,除惡必盡。

張部長親自挂帥,運籌帷幄,處理了一天的事情之後,還要開全國警察部門的視頻會議。

晚上七點,張部長這才結束了一天的工作,離開辦公室。

他的臉色比白天的時候還要凝重了許多。

林天成的事情,他家的公子張衛峰親自報警的,本來他就心情沉重,誰知道他今天又收到一個讓他震驚的消息——明天首長要去京城軍區視察。

先是陪同尿檢,再是新聞聯播發聲,然後是幾乎所有有影響力的黨媒,現在又要親自視察。

掌舵者這次的意志不可謂不堅決。

「張部長。」

張部長剛剛走到大院,就看見有六七個人在院子里等待,個個都是部委總局要員,和張部長打招呼的,是電視局的局長。

張部長知道這些人為什麼來,他微微點頭,「上車再說吧。」

雖然來的人身份都很高,但張部長是最高局的一員,管的又是警察部,分量比其他人還是要重的,無心和大家客套。

黃局長弄了一輛電視局的小巴車來,大家在上車之後,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張部長身上。

得罪林天成的人大少千金裡面,來頭最大的是卿吉文,除此之外就是顏詩詩和張衛峰。

只是,卿吉文和顏詩詩兩個人家裡的老爺子已經退位,他們不好因為這樣的事情上門打擾,這才來找張部長。

黃局長道,「張部長,電視台已經收到消息,總首長明天要去京城軍區視察。」

又有人道,「張部長,你得拿個主意啊。」

還有個人抹了下額頭的汗水,故作輕鬆的笑道,「我家那個不爭氣的東西,差點被我打斷腿,我以為這事就這樣過去了,但這兩天的情況好像有些不對勁,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多想了。」

張部長略微沉吟,「事情並沒有造成很嚴重的後果,本來就不是什麼大事情,不過,總歸是我們家裡的人有錯在先,這樣,我給林天成打個電話,我們親自和林天成解釋一下。」

張部長都肯放下面子,其他人還有什麼好說的,紛紛點頭稱是。

張部長目光掃視了一下大家,稍稍加重語氣,「這次的事情,也反映出我們家教不嚴啊,會議三令五申,不能有燈下黑,沒想到我們還是犯了這樣的錯誤。大家一定要引以為戒,警鐘長鳴。」

一個領導搖了搖頭,「我家那位膽都嚇破了,肯定不敢再胡作非為。」

其他人也齊齊點頭。

張部長早就弄到了林天成的電話,他掏出手機,撥通林天成的號碼。

「哪位?」

聽到電話那頭的聲音沒有半點跋扈之氣,充滿平靜溫和,張部長一下就有了好感。

總首長果然慧眼識人。

這要是張衛峰得到了總首長那樣的重視,恐怕接電話的聲音都會很叼。

張部長道,「天成對吧?我是張衛峰的父親,晚上有沒有時間,一起吃個飯?」

林天成已經知曉張衛峰的來頭,聽到張部長約吃飯,林天成覺得有些意外,也有點受寵若驚。

想到自己今天約了卿吉文等人,林天成稍稍遲疑了下,沒敢怠慢,「張部長,哪能讓你請我,你要是真有時間的話,我請你。」

張部長覺察到了林天成的猶豫,「晚上有約了?」

林天成道,「沒有。」

張部長道,「這樣,你們約在什麼地方,我過去訂個包間等你,記得早點來買單啊。」

說完張部長掛了電話。

他氣場還是會很強的,和林天成對話當然不會有任何壓力,哪怕總首長很重視林天成又怎麼樣,他同樣是總書記身邊的得力助手,更何況,他還是堂堂警察部部長。

張部長相信林天成不會拒絕。

事實上,張部長允許林天成先應酬,再過去找他,已經是足夠給林天成面子了。

林天成正在趕往酒店的路上,他抓著電話,有些拿不定主意。

白鳳雛已經猜到了張部長的身份,他一顆心又在激烈的跳動起來,「張衛峰的老子?」

林天成點了點頭。

白鳳雛問,「怎麼說的?」

林天成道,「張部長讓我告訴他具體的酒店,然後他會訂個包廂等我應酬完。」

白鳳雛大吃一驚,「林少,可不能讓張部長等你啊。」

林天成道,「嗯。反正我今天找卿吉文他們,就是和他們把話說清楚,我和他們也沒有深交,耽誤不了太多時間。」

終究,林天成還是決定不把張部長要請吃飯的事情告訴卿吉文他們。

他主動打電話請卿吉文等人吃飯,然後又把張部長抬出來,會顯的他態度不夠端正。

因為是林天成請客,林天成提前抵達了酒店。

偌大的三聯包裡面空無一人。

當然了,哪怕林天成主動求和,卿吉文也不敢過於叼,提前了十來分鐘抵達酒店。

看見林天成已經在包廂裡面等候,卿吉文心裡又舒坦了一些。

林天成站起身,主動對卿吉文打招呼,「文少。」

卿吉文來的時候就想好了,今天的戰略就是適度擺譜,找回場子,絕不為難。

他沒有叼,只是態度不冷不熱,「林少,怎麼能讓你請客,我們是東道主,應該我們請你才對。」

林天成笑道,「到哪座山,拜哪座廟。在四九城,我能請到文少你們吃飯,已經是榮幸了。」

聽到林天成說話好聽,卿吉文臉上終於有了笑容,他環顧四周,「難得林少請我們吃飯,林少家大業大,今天晚上敞開了喝,就當是劫富濟貧,為縮小社會貧富差距做貢獻了。」

…… 「姐夫?」

不僅封晏來了,就連唐柒柒也來了。

她拖著大肚子一馬當先的護在了譚晚晚面前。

以前都是譚晚晚保護自己,也該是她保護譚晚晚的時候了。

「你們根本就不知道真相,就在這兒胡編亂造,在場的所有人,封氏集團都會狀告!你們三言兩語,就可以中傷一個女孩的清白,你們算什麼?社會的敗類!」

「你誰啊!你憑什麼這麼說,你試著對姦夫淫婦的同夥吧,也是個浪蕩貨吧?」

話音未落,封晏一把揪住他的衣領,猛地把人扔在地上。

人疼得慘叫連連,其餘人也學乖了,不敢太挑釁。

也有人認出了封晏。

「這……這是封氏集團的掌權人封晏!這位是封太太……」

他們的聲音裡帶著幾分害怕。

「但……但就算是權貴,也不能顛倒黑白吧?」

「你懂真正的黑白嗎?全靠他一張嘴嗎?我來告訴你們事情的真相,我閨蜜本來在國外有著非常好的工作,年薪幾百萬,因為他母親病重,辭了工作回來。」

「兩家世家,晚晚感念小時候鄰家阿姨對她視如己出,每天照顧。她兒子事情忙不過來,幾天可以不來醫院,但是她天天在,就在這家醫院,你可以問問這兒的醫護人員。」

「那個阿姨希望兩人在一起,是他央求我閨蜜陪他演一齣戲,哄老人家開心!我閨蜜為了老人家,弄了假的結婚證,謊報假懷孕,甚至還邀請親戚舉行婚禮!我閨蜜自認為仁至義盡,她也有喜歡的人,就是我弟弟。」

「那天我弟弟出事,有生命危險,她不得不倉促的結束婚禮,敢去救人,請問她有什麼錯。老人家可不是我閨蜜氣死的,是年紀大了,久病纏身正常死亡,她的死亡報告可是這家醫院出的,有醫生應該清楚吧?」

就在這時,人群中走出一個白大褂的老者。

「沒錯,我有印象,這老太太癌症晚期,化療太痛苦了,之前還迴光返照過,但很快就不行了,是正常病死的。而且,我對這小姑娘有印象,幾乎天天來,有時候就待一天,陪老太太吃飯說話,倒是她的親兒子不常來。」

醫生的話一出來,眾人立刻反戈相向,看向卓駿。

卓駿面色漲紅,痛斥:「他在撒謊,在撒謊!這些人都是托,是譚晚晚的托!」

「是嗎?」

唐柒柒犀利的看著他,大步上前。

卓駿現在渾身疼,即便她現在是個孕婦,也毫無威脅。

她一巴掌狠狠扇了下去,打的卓駿臉頰偏向一邊。

「這一巴掌,是因為你顛倒黑白,連死去的母親也能拿出來糊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