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吃是他從上一世帶來的天性,刻在靈魂里的。

現在剛來這個世界,還在修身養性,等將來適應了,體內的靈力攢了幾千點了,他肯定要去嘗遍這世間美食的。

蘇輕喝完粥,開始檢查農場的灌溉系統。

北漓鎮是個歷史悠久的傳統農業縣,縣裏大大小小的農場有上百個,很久以前就有非常完善的覆蓋全縣各個農場水路管道網,只是農業用水和家庭用水一樣,需要花錢,雖然水費比家庭用水便宜很多,但農業用水量大,總的算下來,通常會是農場一筆不小的開支。

蘇輕先檢查了一下接入農場的管道,是好的,打開總閘,有水進來。

然後再打開農場的灌溉系統閘門,埋在農場各處的出水口沒多久便有水噴射出來。

他檢查了一下,灌溉系統大體是好的,只是有六個水位點壞了,需要修理。

他開始琢磨這些壞了的水位點要怎麼修理,忽然遠處傳來一陣狗叫,抬頭一看,發現黑狗子不知道什麼時候跑到農場大門口那邊去了,還衝着大門一聲狂吠。

他正打算過去看看,手機響了,是移民局的審核官打來的,說她已經到了農場門口。

蘇輕來到大門口,黑狗子看了一眼他,就搖著尾巴朝三株移栽的冰橘樹跑了。

「這黑狗子果然挺有靈性的,看來收養它還真沒收養錯。」

打開大門,門口停了一輛很漂亮的汽車,應該價格不菲,旁邊站着一個很有氣質的中年女人,身着天藍色制服,左臂綉有紫蘭仙國移民局的徽章。

「是胡蕊女士吧,歡迎,我就是蘇輕。」

打過招呼之後,蘇輕帶着移民審核官胡蕊來到別墅,給對方到了一杯幾十塊錢一斤的粗茶。

這位胡蕊審核官是個雷厲風行的人,直接進入主題:「蘇先生,我今天來主要是填寫第一張觀察表,有些問題需要您在攝像機面前親自回答。」

說着打開錄像設備,從隨身攜帶的文件包里拿出一支筆和表格。

「我一定配合,您可以隨便問。」

「那好,我們進入正題,蘇輕先生,請問你到紫蘭仙國之後,未來打算做什麼工作?」

「當然是當農民,管理好小青山農場。」蘇輕想也沒想便回答道。

胡蕊抬起頭,大有深意地看了蘇輕一眼。

作為懷山市的移民審核官,這些年她碰到了太多國外到懷山市投資農場移民的人,每一個都說自己移民后要管理好投資的農場,可這些人其實大部分連農場都不會去。

這個年輕人至少住在他買的農場里,剛剛路上也看到左邊的土地有翻耕過的痕迹。

他會與眾不同嗎?

或許吧……可北漓鎮的農場太貧瘠了。 對於事情結果,江小小很不理解,也很不滿意。

這麼嚴重的食品安全事故,居然僅僅是個停職檢查,而且人家還高升了。

直接從縣裡的一食堂跑到了市裡的賓館。

可是這個年月誰管這種事情?

這種事情大概率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江小小也很無力,面對這種狀況,她一個人改變不了現狀。

可是真得很生氣,怎麼辦?

唯一的安慰是劉大能不在了,劉大能的那些徒弟,也不能在食堂折騰。

還一食堂一個清明太平的天下。

本來王主任還想著以後還會重用劉大能。

畢竟江小小是要到雲山飯店去出任廚房的廚師。

一食堂這個地方還得有人頂上,雖然劉大能人品不怎麼樣,可是做飯的技術還是拿的出來的。

可是沒成想,劉大能又出了這樣的事情,人家直接去了市裡。

王主任有些頭疼。

眼瞅著雲山飯店那邊馬上就要竣工,這邊的人肯定要調過去。

可是也不能讓一食堂直接撂挑子。

王主任把江小小找到了一食堂。

這半年多江小小一直在幫著雲山飯店和食堂,在培養廚師人才。

王主任覺得這方面江小小更有發言權,再說了,江小小可是在一食堂帶著人在運作她手底下的十個人。

除了王順已經被調到了財務上,其他人也都拿得出手,可是這些人也要跟著她一起到雲山飯店。

王主任把想法說了一下。

江小小其實早就開始做準備。

知道她是要去雲山飯店的,因為雲山飯店的前途更大。

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是個人都想有遠大的前程,況且她以前就是乾飯店的,雲山飯店對於她來說,那就是一個最好的平台。

她把自己列好的計劃書和名單拿了出來,直接給了王主任。

這是按照上輩子擁有的習慣,雖然學歷不高,可是奈何她當初手底下擁有不少高學歷人才。

這些什麼計劃書那可都是上輩子看多了。

沒吃過豬,難道還沒見過豬跑?

就算是照搬,她也能搬出來一份計劃書。

讓她一個堂堂的餐飲集團的董事長擺弄一個小食堂,那不就是跟兒戲一樣。

王主任看完這份計劃書,那是拍案叫絕。

「江小小,我真沒想到,你這個人真是深藏不露,還有這一手啊。原來你提前都把食堂安排的井井有條,連名單里都列了出來。了不得啊了不得。

你這樣的人才當一個廚子,真的是太虧了。」

王主任這會兒那是雙眼放光,看著江小小那真的適合看到了一塊寶石一樣。

他也沒想到,自己居然真有伯樂的本事。

被他挖掘出來的這塊金子,還真的是閃閃放光,這哪是金子呀。

這就是一塊寶。

江小小莞爾。

沒有繼續謙虛,謙虛雖然是應該有的一種品質,可是過分的謙虛,就只會讓人覺得你有點兒虛偽。

再說了王主任是個直爽性情的人。

這麼些日子和王主任相處下來,倒是覺得王主任算是一個非常好的領導。

不會因為你有本事有才能,生怕遮蓋他這個上司的光芒,用力打壓排擠。

反而是給發揮才能和光芒的位置。

這比起任何品質來說,作為一個上司,都是一個優秀的上司。

雲山飯店的整體裝修馬上要結束,而雲山飯店的招工早就已經結束。

王主任特意找了幾個主體的領導一起開會。

江小小就算是新任命的后廚經理,認真的說應該叫廚師長。

王主任親自進行了介紹。

因為裝修剛剛完成,培訓工作要進入正軌。

王主任今天召開會議的緣故,是他們這裡又出現問題。

本來請了外省的酒店培訓專家來他們這裡進行培訓,誰知道中間出了岔子,人家專家不來了。

可是他們雲山飯店開業的時間,那是已經定好的,各個方面已經通知下去。

再有一個月,雲山飯店肯定是要開業的。

現有的人員都是從縣裡的各個食堂調上來的。

做食堂他們在行,可是酒店和食堂還真不一樣。

連王主任都有點兒像是無頭蒼蠅一樣。

主要是大家都有點兒抓瞎。

王主任好歹還去過市裡,省里進行過參觀,有點兒實力經驗,可是參觀所看到的只是表象,內部運營起來和參觀看到的東西完全不同。

可是現在,他們也只能自己摸索自己進行。

「目前咱們酒店剛剛裝修好,部門還不清晰,管理方面還有很多漏洞,希望大家踴躍的提經驗,讓我們的酒店能早日營業。」

王主任是決定集眾人之長,綜合一下大家的意見,看看能不能有一個好的方案出來。

整個會場上一共坐著四個經理,可是誰都不說話。

前台服務部門的大堂經理,再加上后廚的經理,財務經理和保安經理。

可是他們雖然名字叫經理,除了江小小那是真的上輩子有過管理飯店的經驗以外,其他人都是匆匆忙忙從縣裡的各大單位調上來的。

比如說保安經理原來就是保衛科的科長。

大堂經理根本沒有經驗,心裡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幹什麼。

財務經理還好說,基本上都是財會這一塊兒,只要是老會計,出納擔當這個責任的時候,還能說出點兒道道。

對於王主任這番話,他們也是一頭霧水,不知道該從哪裡下手。

王經理一看這個樣子是深深的嘆氣,他就知道這裡面還有很多問題。

保安經理和會計后廚這方面,他倒是不擔心,現在最擔心的是前台的大堂經理。

因為服務員的培訓是必須提上日程,開門兒營業第一要素就是服務員。

多虧他們這家雲山飯店,只是做飯菜,沒有涉及到住宿,要是涉及到住宿,那就更麻煩。

只好提醒大家。

「大家回去之後給我做一份工作計劃,然後提交上來,把你們各部門的工作計劃和培訓,給我列一張詳細的單子上來,我要求詳細到日期,每一天完成的工作量。

到什麼時候可以完全交給我一個正常運營的部門。」

。。 凌冉剛要上前一步替君傾城解圍,卻不想被人快了一步。

一道中氣十足的女聲傳來,「你的衣服多少錢,我替這位公子還了便是,堂堂一介女子何苦為難一個男人?」

此女容貌端正,穿著很是講究,一席黑衣,渾身上下一絲不苟,竟然有那麼幾分正義的味道。

這是要上演英雄救美,呸!英雄救丑嗎?

凌冉倒是想看看此人是何來路……

出場方式竟然和原著里女主一樣。

女主微微一愣,似乎是沒想到,竟然有人願意給這個醜男解圍?

「好,那你替他給也可以,一百兩!你給吧……」

女主明顯不懷好意,嘴角勾起一抹諷刺的笑容。

既然想逞英雄,那就要做好被坑的準備!

君傾冉看向黑衣女子,「這位小姐,這不關你的事,你還是……」

算了吧……

卻不料,那黑衣女子面不改色的拿出了一百兩的銀票,甩在了女主的臉上。

看著就很爽!很打臉!

凌冉:想問女主臉疼否?

明珠咬了咬牙,但還是彎腰撿起了這一百兩銀票。

裝什麼裝?

就算是這樣還不是被她坑了一百兩?

黑衣女子並不打算就這樣放過明珠,「錢既然你收下了,還不趕緊向這位公子道歉?」

君傾城明顯有些膽怯,但一想到,黑衣女子似乎是在為他找回場子,他這個時候說什麼也不能慫!

他挺直胸膛,上前一步,壯著膽子說道:「對,你應該向我道歉,我才沒有故意撞上你,你休要污衊我!」

明珠鐵青著臉,不服氣道:「我何時污衊過你?分明是你先撞上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