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蕊琢磨了會兒,才輕聲嘆息道:「網上說,被偏愛的,總是有恃無恐。沈小姐就是被偏愛的,要是我突然跑了,也哦那個肯定找都不會找我的,更不會關心我去了哪裏!」

葉崢嶸聽了,不由得冷笑了下,伸手撣了下煙灰,道:「你就是個臨時搬來的工具人,哪來的臉跟她相比較?」

這話,無異於是一記狠狠的耳光,扇在了張蕊的臉上。

她頓覺尷尬,就臉臉上都覺著熱辣辣的。

短暫的沉默了會兒,才嗔笑道:「葉總這張嘴,像刀子似的。說出來的話,都不知道讓人如何回答了!」

。 另外一邊幾個奴僕不當回事地將季容琛的東西全都扔到桌子上。

「這裡就是您休息的地方了。我們家裡面女眷比較多,所以就給你找了一個清靜的地方,沒事不要到處亂跑,要是衝撞了夫人也不好!」

說完這話之後,女僕轉頭昂首挺胸的就要離開。

「等一下。這裡就只有我一個人嗎?沒有安排伺候的人嗎?」

雖說他之前一直都是一個人生活,可是驀然被封印在地底下這麼久,跟現在的京城有些脫節。

如今既然已經見不到陶知意了,那總得多出一兩個人過來教教他怎麼生活吧?

聽到這話之後,那女僕扭過頭來一臉好笑的看著季容琛。

「你還真把自己當成姑爺了嗎?哪個人家會把自己的姑娘嫁給這麼一個沒權沒勢的男人?之前老爺在的時候我們稱你一聲姑爺是給你面子,如今人都已經不在了,還做什麼戲?」

這話一出,季容琛周身的氣勢全都變了。

令旁邊的女僕不由自主的顫抖了身子。

可她還是硬著嘴說道:「我告訴你,這可是京城。是侯府的地盤!你要是在這裡惹了事,是會吃不了兜著走的!跟你有關係的大小姐,也不會有好日子過!」

「不能給娘親惹事。」

軟糯糯的奶音又在季容琛的腦海之中迴響。

他實在是不明白,陶鴻興為什麼要把人給接回來。

看這些奴僕的樣子,分明就沒有把陶知意放在眼裡。

又如何能修復他們之間的關係呢?

原本還想要親自算這樣的季容琛在想到滿寶的那一句話之後,身上寒冷的氣勢徹底消散。

「我知道了,你們走吧。大小姐在什麼地方?」

果然是登不上大雅之堂的野男人。

無時無刻都在想著女人。

不過那所謂的大小姐也並非什麼好東西,要不然怎麼會跟這樣的人牽扯到一起?

那女僕眉頭一挑,輕蔑的開口:「大小姐自然有大小姐去處,就不勞你操心了。你要是真的想去的話,出了這個院子直走右拐再左拐就到了。」

還算是方便。

其實也不需要這麼麻煩。

他要真的想見陶知意的話直接過去就是了。

他跟滿寶是有心靈感應的。

經過學院的事情,陶知意應該也不會讓滿寶獨自一個人居住在一處。

所以只要掌握了滿寶的行蹤,就必定能夠掌握陶知意的。

只是當年他遭人算計之後,便直接被封印在學院後山禁地長達六年之久,對於滿寶也好陶知意也罷,實在是沒有進什麼好的責任,所以還是慢慢來的好。

打定主意之後,季容琛也不計較這些僕人的態度。

終究不是陶知意的態度,不是嗎?

「知道了。」

……

把人全都送走以後,陶知意關起門來,兩手叉腰,凶神惡煞的看著滿寶。

看的滿寶渾身有些不自在。

「你為什麼要說那個男人是你的爹爹?」

就算那個男人長了一張妖孽的臉,可那也不能直接當滿寶的爹呀!

滿寶這小傢伙平時看上去挺穩重的,怎麼遇到這種事情就這麼迫不及待了?

「你之前不是跟娘親說,你一點都不想要爹爹嗎?」

聽到這話之後,滿寶低下頭去,兩隻奶白奶白的手攪在一起。

他的確是不怎麼想要爹爹,畢竟在陶知意身邊的那些也不是他的爹爹呀。

可是從後山裡面救出來的那個不一樣。

他能感覺得出來,他們兩個身上的血是來自相同之處的。

如果不是父子的話,那就只能是親兄弟了。

可是他又明確的知道,自己是從娘親的肚子里爬出來的。

排除掉這些,那就只能剩下父子關係了。

而且他們兩個還有很多相似之處。

所有的一切都能夠解釋得通。

就比如說他天賦異稟,學會了一些陣法。

這個東西很有可能並不是他自己覺醒出來的精神力。

而是從自己父親的身體里選取了一些保留在自己體內了。

可是娘親這個榆木腦袋也未必能夠想得通……

滿寶表示很惆悵,非常惆悵。

但是又想到今天過來的時候,那些女僕在後面嘰嘰喳喳說壞話之時,那個男人所表現出來的一切,讓他更能堅定,他就是他的爹爹。

「那不是事態緊急嗎?娘親你說過,不吃虧的事情不幹,那個人實力那麼強,還會陣法,在地底下被封印了這麼多年,出來肯定什麼都不知道!所以我就先入為主,你看這不是很有成效嗎?人都已經跟著我們到侯府來了!」

可拉倒吧。

季容琛能進入侯府安頓下來,分明是陶鴻興心中有鬼,想要利用季容琛。

陶鴻興那個人從來都不會做賠本的生意。

這一次只怕不知道又從中安排了什麼玩意兒。

可是這些東西總不能讓滿寶再接觸。

「大人的事情就應該交給大人來管,你一個小孩子在這裡摻和的倒是起勁!」

知道娘親不生氣了,滿寶嘿嘿一笑,拿著小屁股蹭了蹭陶知意的腿。

「其實我覺得這個男人留在娘親身邊,娘親也不吃虧呀!我還可以跟著他學習陣法,甚至還能夠讓他幫我在實力上更進一層樓!包括娘親!娘親雖然是滿靈體,可最近不也卡在小乘境這個瓶頸了嗎?所以我覺得讓他跟過來是一舉三得的事情!」

小算盤打的倒是啪啪作響。

那也得人家肯配合才行。

「行了,怎麼說都是你有理!我說不過你!」

嘿嘿嘿。

分明是娘親這麼認為。

不然就算他說得天花亂墜,娘親也必然不會心動。

「你說這個人是什麼來歷?之前都怪我一直在這裡,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就連外面的事情發生了什麼都不知道,現在莫名其妙出來這麼一個強者還要靠猜。」

滿寶眼前一亮。

這不就是讓兩個人培養感情的好機會嗎?

此時不做,更待何時!

「為什麼要猜呀?」

陶知意扭過頭去看下滿寶。

「人都已經在自己家裡了,直接問不就好了嗎?」

說的也有道理。

「走吧,過去問問,看看你有沒有什麼想問的,也一併問了!」

以後就不許再去找那個男人了!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拿錯劇本的庫洛魔法使最新章節、拿錯劇本的庫洛魔法使與子歸、拿錯劇本的庫洛魔法使全文閱讀、拿錯劇本的庫洛魔法使txt下載、拿錯劇本的庫洛魔法使免費閱讀、拿錯劇本的庫洛魔法使與子歸

與子歸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世界進化中、開在橫濱的異世界餐廳、山海經種植攻略、拿錯劇本的庫洛魔法使、

。 那一刻,那棵樹冠覆蓋了方圓近一公里的巨大榕樹,在不斷的搖曳著,上百條那枯樹枝似的樹藤,從那茂密無比的樹冠裏頭竄了出來,像是眼鏡蛇一樣,高昂着,左右搖擺着。

當時我和陳八牛就被眼前那畫面完全嚇得呆在了原地,Alice也愣住了。

大概她也沒遇到過這麼震撼人心、匪夷所思的怪事。

那畫面怎麼說,一下子就讓我想起了西遊記里,唐長老在靈山腳下,遭遇到的那樹妖,想起了倩女幽魂裏頭,那千年樹妖姥姥。

「九……九爺,這……這特娘的不會就是那傳說中的千年樹妖吧!」

陳八牛緩過神來,慢慢轉過頭,瞪大了眼睛看着我,磕磕巴巴的說了那麼一句話。

我不知道眼前這棵大榕樹有沒有一千年,更不知道這棵大榕樹是不是就是那傳說中的千年樹妖。

可我知道,這棵大榕樹那絕對不是吃素的,我們腳下那爛泥潭,不知道埋葬了多少葬身在這棵大榕樹下的亡魂,我知道如果我們再不跑,等會一定會變成這棵大榕樹下,那爛泥潭裏頭的一灘爛泥。

「別特娘管這玩意是千年樹妖還是萬年王八羔子了,快特么跑啊!」

我緩過神來,急忙大喊了一聲,然後一把拽著身旁被嚇得愣住的Alice,拔腿就朝着那榕樹林外跑去。

陳八牛緩過神來,也急忙跟着我拔腿朝着榕樹林外狂奔。

我們身後不遠處那棵大榕樹,依舊像是打了雞血似的,左右搖晃着,樹冠里大量的枯枝落葉混雜着人或動物的殘骸,雨點似的砸落下來。

那些巨蟒、毒蛇似的藤蔓,更加像是長了眼睛、長了鼻子,能看到我們逃跑似的,嗖的一下子就朝着我們竄了過來。

偏偏那榕樹林裏頭,全都是爛泥潭,儘管我們已經使出了吃奶的力氣,爆發出了全部的潛能,只差在腳下裝上一個馬達了。

可即便這樣,我們依舊是只能在那爛泥潭裏頭深一腳淺一腳、跌跌撞撞的往榕樹林外跑着。

身後一陣破風聲襲來,幾根樹根已經擦著那爛泥潭,捲起了地上的枯枝落葉和那些滲人的骸骨,直接朝着我們纏了過來。

「哎喲……」

跑在最後頭的陳八牛突然慘叫了一聲。

他被那樹藤纏住了腳踝,一下子就被拖拽的直接撲到在了那爛泥潭裏頭。

被樹藤纏住拽到在地后,立馬就有其他的樹藤撲了過去。

「八爺!」

眼見陳八牛摔倒、著了道,我來不及多想,鬆開Alice的手,轉身就跑了回去。

「九爺、八爺馮小姐!」

有句話說的好,這人生啊就像是盒子裏的麥芽糖,你永遠不知道下一口會有多粘牙。

我們三個已經是焦頭爛額、在劫難逃了,偏偏這個時候樹林外頭傳來了錢鼠爺那傢伙的聲音。

榕樹林外,那片遮擋了視線的灌木,晃動了起來,錢鼠爺撥開那片灌木叢鑽了進來。

「九爺……」

他剛剛想開口要喊什麼,卻是被眼前那棵像極了千年樹妖的大榕樹給硬生生嚇得僵在了原地,到了嘴邊的話,都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鼠爺快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