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她盯著一個知名度特別高的導演的郵件,許久后回復了句:「好,什麼時候試鏡?」

「你如果最近不方便外出,可以不用試鏡,直接看劇本,如果覺得有興趣,我們找時間簽約就行。」導演回復道。

她愣了下,想到現在確實不方便外出,比方今天去了趟醫院,被擠扁了,如果不是燕景霆的話,自己還無法脫身。

「好。」她回復了一個字。

沒料導演真把劇本立刻發了過來,唐南綰看著劇本和人設,有些意外,連忙朝外喊了聲:「秦佳。」

「來了來了。」秦佳敷著面膜,快步跑了進來。

她進來一屁股坐在唐南綰的腿上,湊到屏幕前看著郵件,一邊說:「看起來挺不錯。」

「這個導演在國內很有知名度,他的劇都是正劇,對演員要求很高,不過他居然主動找我,奇迹啊。」秦佳有些吃驚。

她還特意網上搜了下,確定這是真的。

「不會是陷阱吧?」秦佳有點害怕。

上次的事情后,她多少有點陰影。

「不是。」唐南綰說道。

秦佳激動得端著咖啡往嘴裡灌,低聲說:「別看了,你陪我睡一覺,醒了再想想這是不是夢,千萬別在衝動的時候下決定。」

「噗。」唐南綰也說不過她。

看到時候也不早了,跟著秦佳回房躺下,腦海卻是一片空白,很多事情都往腦海里湧現。

這一覺她睡得不踏實,次日醒來后,她難得癱瘓在床上刷手機。

外面隱約傳來笑聲,唐南綰疑惑起身,悄無聲息打開門,看到燕景霆高大身影出現。

「過來。」燕景霆擼起衣袖,朝北北招手。

北北蹲在那,澆著花,一臉警惕的看著他,問道:「什麼事?」

「我記得你會算命。」燕景霆啞聲說道。

北北愣了下,想到當初自己溜進燕宅內給他算命,後來又跑到燕氏集團給唐南綰開脫。

「咳咳。」北北低聲咳嗽了下,帥氣的小臉憋紅。

他一本正經站起身,小手負身後,淡然聲說:「算命要看心情,今天不太適合,你改天再來。」

「耽誤不了你的時間,你給我看看姻緣。」燕景霆啞聲說道。

他坐在沙發上,伸出左手擺在膝蓋處,示意北北過來,而秦佳和晚晚兩人面面相覷。

「什麼情況?」秦佳也摸不著頭腦。

感覺燕景霆這種人,絕不可能迷信,但一大早來敲門要算命,而且還找一個三歲小孩?

「不知道哦。」晚晚也好奇得心痒痒的。

秦佳伸長脖子,看到北北面色凝重,大步上前,掃了眼他的八字,說:「你回去等結果。」

「不必回去,我今天不趕時間。」燕景霆低聲說道。

他拿出金筆,在一張便利貼上寫了兩串數字遞上前,說:「我今天來是想請你替我合個八字。」

北北面色凝重,卻看到燕景霆黑眸微沉,他低聲說:「北北,你該不會當初潛進燕宅內,自稱算命的,是想騙我吧?」

「怎麼可能。」北北聽著,立刻接過他遞來的八字。

他拿著紙,認真看著,但卻有點忐忑。

不知燕景霆想幹嘛,那夜他潛進燕宅的事,隔這麼久了,原以為事情都翻篇了。

如果被唐南綰知道,那還得了?

北北有點焦急,想立刻打發他走,深怕唐南綰睡醒了碰到,事情穿幫了,惹怒了唐南綰,那豈不是要被打屁屁?

「怎樣?」燕景霆低聲問道。

他黑眸泛起抹淡笑,但北北卻感覺頭皮發麻,在晚晚和秦佳的注視下,他低聲說:「八字不錯,姻緣可成,你回家結婚吧。」

北北說著,還跑到一邊,拿過一盆剛澆好水的花遞過來,說:「這盆栽旺你,放在家的窗台上,保你能生兒子。」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審神者總愛撿白毛最新章節、審神者總愛撿白毛圓羹、審神者總愛撿白毛全文閱讀、審神者總愛撿白毛txt下載、審神者總愛撿白毛免費閱讀、審神者總愛撿白毛圓羹

圓羹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在橫濱和異世界反覆橫跳、審神者總愛撿白毛、

。 作為老司機,李哲秒懂,說:「剛哥,楊浩是脫單了。」

賀志剛還是不明所以。「你倆別扯了,他什麼時候脫單了?我怎麼不知道?」

王之恆悠悠的說:「楊浩他不是處了。」

有句話怎麼說來著:傷害性不大,侮辱性極強。

賀志剛說了一句「靠!」心情更抑鬱了。

收拾完東西,李哲又給小喬發了一條簡訊,然後跟賀志剛、王之恆兩個打了個招呼,就離開了宿舍,去女生寢室樓下等小喬。

女生宿舍。

小喬也在收拾東西,因為家教極嚴,她的衣服不多,而且都比較保守,也沒有什麼化妝品,只有些口紅、粉底和護膚霜。

她拿了五六件常穿的衣服,又把一些日常的洗漱用品裝入粉色的小行李箱,就算收拾完了。

「小喬,你真要和李哲一起去滬市?」張瓊忍不住說。

「嗯!」小喬笑著點了點頭,坐在書桌前,拿出鏡子,在唇上塗了點口紅。

「那你可要小心點,別讓他輕易得手了,要知道你們才剛在一起沒多久。男人你要是讓他得到的太容易,他就越不會珍惜你。」張瓊苦口婆心的說。

劉麗也說:「對,小喬你要矜持!」

「你越若即若離,他會越覺得你有吸引力」

一旁張優嗤笑一聲:「你們兩個連戀愛都沒談過,就別在這裝情感專家了。人家兩個人談戀愛,想怎麼也是人家兩個人的事。」

聽張優這麼說,張瓊頓時就不樂意了。「沒談過戀愛,就沒有發言權了?我是在關心小喬,總比你總是教人學壞強。」

白薇打斷了兩人的爭執,說:「你們倆就別吵了,小喬不是小孩子,她知道該怎麼做。」

小喬也笑著說:「好了,張瓊,我知道該怎麼辦的。」

李哲在女生宿舍樓下,等了十幾分鐘,就見小喬在張瓊、白薇的陪同下走了出來。

她上身穿了一件藍色字母T恤,下身是一條白色短褲,頭上戴了一頂白色的遮陽帽,看上去可愛又有活力。

李哲走上前,從小喬手裡接過行李箱,沖張瓊、白薇兩人點點頭。

張瓊說:「李哲,照顧好我們小喬,還有別欺負她。」

白薇說:「一路順風。」

李哲對兩個女生說:「放心吧,我會照顧好她的。」然後就拉著小喬的手離開了。

李哲在校門口叫了一輛麵包車,先是到了梅山鎮,在鎮上才打到了計程車,然後兩人坐計程車一路來到了洪北國際機場。

到了機場,李哲先去櫃檯辦理了登機手續,領取了登機牌,然後通過安檢,登上了飛機。

小喬是第一次坐飛機,有點新奇,打量著周圍的環境。

李哲選的是經濟艙,每排6個座位左邊3個,右邊3個。他是有錢選商務艙或是頭等艙,但完全沒有必要。

李哲讓小喬坐了靠窗的位置,他則在她的旁邊。

沒多久飛機就準備起飛,當飛機在跑道上加速滑行時,發出巨大的噪音,震得人耳朵,「嗡嗡」作響。

等到飛機頭上升時,巨大的慣性,讓人的身體不由自主的向後仰去。

小喬第一次經歷,明顯有點緊張。

李哲伸手捂住小喬的耳朵,幫她緩解耳鳴,並安撫著她。

李哲另一邊坐著的也是一個女生,打扮很精緻,看上去應該工作了,在飛機上升時,她也有點緊張,看李哲那麼體貼的照顧小喬,露出了羨慕的眼光。

大約二十分鐘以後,飛機進入平流層才慢慢平靜下來,空姐也走出來自我介紹。

小喬放鬆了下來,笑著說:「原來飛機起飛時還挺難受的。」

說完,又趴在窗戶上,向外看去。

可惜,現在天已經黑了下來,什麼也看不清。

「李哲,你說飛機飛這麼高,要是掉下去怎麼辦?」小喬忽然說。

「別瞎說。」李哲笑著說了她一句。

他想起了《人在囧途》中,王保強那張烏鴉嘴,說飛機返航就返航,說鐵路塌方就塌方。

沒事千萬不要亂立flag。

李哲身旁那個二十三四的女生笑著說:「其實論安全係數,飛機絕對是交通工具裡面最安全的一種,出事的概率遠低於汽車、火車。」

李哲贊同說:「確實是這樣。」

但他沒說的是,飛機出事死亡率也是最高的,基本有死無生。

「你倆都是學生吧,是假期去滬市玩的?」對於李哲兩人,黃玲一眼就看出來女生家境很一般,也沒見過多少市面,反倒是男生家境應該很不錯,也比較成熟穩重。

小喬點點頭說:「對,姐姐你呢?去滬市是做什麼?」

「我就沒你們那麼幸福了,我是去滬市出差,去工作。」黃玲笑著說。

她看了一眼小喬,長得漂亮就是優勢,能輕鬆找到條件好的男生,在職場上又何嘗不是呢!

這時,空姐推著餐車過來了。

看著別的乘客點東西,小喬問李哲:「飛機上吃東西不要錢吧?」

李哲笑了笑說:「是不要錢,但不怎麼好吃。你要是不太餓,我們就等到了滬市再吃。」

「先生,你是吃飯還是面?」空姐對李哲詢問說。

面是牛肉麵,飯是雞肉飯,就這兩樣可選。

李哲看了眼空姐,身材還可以,長相只能說一般。

「不用了,給我瓶水就可以。」

李哲又問小喬:「要什麼。」

小喬說:「我要一份飯嘗嘗。」

李哲對空姐說:「給她一份雞肉飯,一瓶可樂。」

小喬嘗了嘗雞肉飯,評價說:「味道一般,不過算還可以。」

一份雞肉飯本就不多,小喬還只吃了一半,然後對李哲說:「剩下的你幫我吃了吧,要不浪費了。」

看著小喬臉上的笑意,李哲覺得她是故意的。

他笑笑說:「行,我又不嫌棄你。」

小喬皺了皺鼻子,笑著說:「你敢嫌棄?」

一旁黃玲猝不及防被秀了一臉,頓時覺得,嘴裡本就口感一般的雞肉飯,更難吃了幾分。「我去……」羅飛迅速後退,一個跳躍,正好落在打開艙門的蟹炮機甲之中。

直到確認周圍安全,羅飛才重新打量那玻璃儲物罐。

相比先前遇到的,這裏的儲物罐里有綠色的液體。

那些豬頭異人就浸泡在綠色液體中,呼吸,生存。

羅飛抬頭看向儲物罐的頂端,上面有一條又黑又粗的管道延伸到天花板的圓球節點上,節點上又有無數透明管道連接在天花板。

「嗯,有物質從天花板外流進來,然後經過節點轉換,成為這些豬頭異……

《重裝廢土》第三百九十一章:我是教授 潘玉是真的哭了出來,然而她沒有任何資格去忤逆潘岩銘,就連哭也不能放肆哭個痛快,若是她腫了眼,讓貴人看着不高興了,只怕爹爹真的會殺了韋哥哥。

潘玉只能乖巧的點了點頭,潘岩銘這才喜笑顏開,「爹在縣令這個位置坐了太久了,若是我兒能一名衝天,不僅是爹爹,還有你哥哥的前程都不用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