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鳶說的恐怕不是她的什麼朋友,就是陸霆之吧?

怎麼回事?陸霆之生病了?

「好的,明白了阿姨,謝謝您,我會繼續觀察他的,非常感謝您的解答。」說完,時鳶便把手機還給了沈悅。

沈悅與好友隨便聊了幾句便掛了電話,之後擔憂地問時鳶:「鳶鳶,你懷疑霆之他……人格分裂?」

時鳶慎重地點了點頭,「從前並沒發覺,就最近兩次見他,我都覺得他怪怪的,有一個乖乖的他,還有一個酷酷的他,那個乖乖的他就很不像他……」

時鳶也說不清楚,反正就是感覺很不對。

正常情況下,應該是那個酷酷的他出現,死傲嬌,嘴硬,說話很氣人,但最近的那個「他」,就好像對時鳶很依賴,會做出陸霆之從未出現過的表情,講話也很軟。

總之,不看臉的話,時鳶絕對會以為他們是兩個人。

「我對心理學沒什麼研究,從我的認知出發,按照霆之從小的生活經歷來看,他得了這種病,並不是無可能的,畢竟他小時候經歷過綁架,經歷過父母雙亡,種種打擊之下,都可能是致使他得病的誘因。」

沈悅嘆息著,心想霆之這孩子也挺可憐的。

時鳶看了一眼時間,安撫沈悅道:「時間不早了,媽媽不要多想,好好休息,我們明天再詳談,晚安媽媽。」

沈悅躺下,目送時鳶離開自己的房間:「好,晚安鳶鳶。」

*

陸之霆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依然掌控著身體,有些意外。

他在心裏詢問陸霆之,「你怎麼回事?是不是自慚形穢地不敢見人了?瞧瞧我多會哄媳婦!」

陸霆之冷哼:「滾,我只是累了,想休息,你隨便在外面造吧!」

陸之霆咧開嘴笑得陽光又帥氣:「好啊,那我們繼續找鳶鳶去約會啊!」

「隨你的便!」陸霆之說完,便不再出聲了。

陸之霆一個鯉魚打挺起身,連忙去「梳洗打扮」。

陸霆之在心裡冷眼看着如此「騷包」的自己,忍不住還是嘆息了一聲。

哎,真是沒眼看!

。 第2973章怒斬靈猴

萬擎天則是更為苦逼,一身浩瀚天雷,結果落在七彩鳳雛的身上就像是給對方刮痧一般,不但沒有造成實際性的傷害,反而讓對方的七彩羽翼更加光艷奪目,然後被對方追的不斷躲閃,七彩鳳雛的爪子堪比神兵,萬擎天的防禦在它面前宛如薄紙一般清脆。

不過幸好萬擎天擅長雷法,雷遁的速度還是佔盡上風,只是如果不是被對方攆著跑的話,那麼他的英姿就更加雄偉了!

林天成對付八臂巨鱷雖然是遊刃有餘,但是對方八臂怪力,以及恐怖的火焰也是讓人頭痛的存在,只見林天成手持長刀向天笑,一刀斬盡浮生,八臂巨鱷也不敢撼其鋒芒,很是忌憚的小心翼翼的躲避著對方的刀罡,根本不敢和林天成正面接戰,只能遠遠地舍本求末的用術法攻擊,控制着風火雷電洗禮林天成!

只是,林天成身上此刻已經附上道元碑所化的鎧甲,對於這些術法攻擊基本上無視狀態,能躲則躲,躲不過就硬抗,毫無道理可言!

「轟!」

一道火球在林天成身上爆開,林天成身形閃電般略過,長刀狠狠的向著八臂巨鱷劈出,頓時一道貫徹長虹的刀罡瞬間閃過,直接落在了八臂巨鱷的鱗甲之上,斬出一道深可見骨的傷痕,如泉涌一般的血液往外湧出。

「嗷!」

八臂巨鱷發出一道慘痛的叫喚,雙眼瞬間赤紅,大戰至今,它受的傷卻是五隻獸王中最慘的,這讓它心中無法平息憤怒,當即渾身氣勢外放節節攀升!

「該死,一下沒收住力把這隻八臂巨鱷惹毛了?」林天成低聲咒罵,不過卻並不畏懼,疑惑的看向峽谷,「這巫家老祖在搞什麼?半個時辰過去了還沒解決那隻神秘獸王?」

其他人看見林天成這一擊,也是心中一驚,特別是馮九,看着林天成那遊刃有餘對付八臂巨鱷的樣子就氣不打一處來,當下眼中閃過一抹殺意,這林天成的實力絕對強過了自己,此人可以說是最大的威脅,一有機會必須剷除!

古長城和雲鷹二人則是露出一抹笑意,對於他們來說,林天成的實力越強,那麼面對馮九和萬擎天還有巫家的時候,就越是充滿底氣,在接下來的利益的分配中就能夠佔據更多的優勢!「巫家老祖出來了!快看,他手中擒獲的那隻就是神秘獸王!」有人看見巫家老祖手擒一隻五星道祖境界的白色無足異獸,頓時大喜道。

聞聲,眾人都是精神一震,看向巫家老祖。

「風叔,開啟咫尺天涯大陣,準備撤退!」馮九見狀也是眼睛一亮,一聲長嘯,氣勢同樣變的更加強悍,再次將面前的無尾靈猴擊飛。

林天成等人見狀,當下也開始拚命起來,雖然斬殺對方有些困難,但是想要對方空不出收來騷擾風老主持大陣,還是輕而易舉能做到的!

頓時間,大戰的熱度再次升級,恐怖的刀罡劍影縱橫,靈力顫動,虛空崩碎,五星道祖巔峰境的威勢顯露無疑,一度讓人以為末日降臨一般!

四周的眾人早就被林天成等人的威勢震撼到了,此刻見大戰竟然再次升級,當即也是難以置信的倒吸涼氣,要不是親眼所見,他們真的不敢相信五星道祖巔峰境的強者竟然已經恐怖如斯!

「我們也準備隨時脫戰吧,不然錯過大陣傳送,你我都得死在這獸王森林!」

一時間,異獸們也開始發狂了,大戰至今,它們死傷的同胞不計其數,如今得知對方竟然想走,哪裏會肯讓他們如願,當即都是捨生忘死的廝殺起來!

「無盡風暴!」「浩瀚天雷!」「寒冰巨箭!」「八極拳!」

馮九等人互相對視一眼,紛紛選擇爆發大招,一時間大地崩裂,一道道深有百尺的溝壑遍佈大地,似乎就連大地也無法承受這般控部西里,瞬間下沉了不下百米,露出堅硬的石層!

頓時,無尾靈猴首當其衝,畢竟它的修為最弱,在四位巔峰境強者聯手爆發大招之下,瞬間被一道寒氣冰封,旋即又被天雷轟碎,最後被絞殺成靡粉!

「吼!」

發現這一幕的其他四位獸王瞬間狂暴了,無尾靈猴雖然是他們之中最弱的,可也是他們最親的小弟,如今竟然被眼前的幾人聯手擊殺,這叫他們如何不怒!

頓時間,除八臂巨鱷以外,其他三位獸王也開始施展大戰,不顧及傷勢的對馮九等人進行狙殺。

七彩鳳雛化身千萬,大有遮天蔽日之狀,瞬間將眾人盡數包裹在內,無數的道法自分身上浮現,瞬間將馮九等人的身形定住,無法動彈分毫。

旋即,不等馮九等人做出反應,那頭狼蛛便真正的不下天羅地網將四人纏繞在了一起。

虛空一陣涌動,變色龍瞬間浮現在馮九的面前,當即嚇的馮九渾身汗毛直立,心中暗罵不已,這些混蛋都瞅准自己?

不過細想一番就不會覺得意外了,畢竟是他主動招惹無尾靈猴的,也是他示意眾人聯手率先擊殺無尾靈猴,說到底,無尾靈猴的死他是主謀,所以其他三位獸王才會如此針對他,擺明了要他償命!

「一群孽畜,真當我治不了你們?」馮九寒聲爆喝,施展出渾身解數破解身上的禁制。

只是,七彩鳳雛全力施為之下的禁制豈是那麼容易掙脫的,況且還有狼蛛的蛛網輔助!

最終,馮九在一臉憤怒中被變色龍一爪拍進了大地,瞬間將大地砸出一個小型湖泊的雛形,如果不是馮九依舊怨恨的眼神以及微微起伏的胸口,就算有人說他死了都沒人會質疑!

畢竟,這可是三位獸王聯手一擊,擊殺一位巔峰強者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馮九渾身散發出一陣冰霜之意,整個人瞬間被冰封起來,身上的傷勢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著。

很快,馮九便破冰而出,氣息恢復巔峰之態,一臉怒容的看着虛空之上的幾位獸王,要不是它們,自己如何會浪費這救命的手段!

…… 第三百五十七章三少,顧兮兮喜歡您

雖然疼的不太厲害,但是隱隱的還是有點不太舒服。

可是,當顧兮兮喝完慕千塵給他準備的中藥,小憩了一會兒之後,胸口悶悶地感覺消失了,腦袋也輕了不少。

親身試藥之後,顧兮兮幾乎是可以確定了——

慕千塵的確是有什麼事情在瞞著她!

不行。

這件事,自己必須找他問個清楚。

「嗡嗡嗡,嗡嗡嗡——」

這個時候,顧兮兮放在枕邊的手機震動了起來。

她坐了起來,拿起手機一看。

屏幕上面赫然跳躍閃爍著的,是墨錦城的名字。

顧兮兮在看到這個名字的第一眼,條件反射的就將電話給掐斷了。

電話安靜了幾秒鐘之後,又再度震動了起來。

顧兮兮看了一眼,又是墨錦城打過來的。

「沒完沒了是不是?」

她一惱火,直接將手機給關機了。

想了想,還有些氣不過,將手機扔進了床頭櫃裡面,還把柜子上了鎖。

然後,一個翻身躺下,用被子蒙住頭。

關燈,睡覺!

小區樓下的勞斯萊斯裡面,墨錦城在被掛斷了兩個電話之後,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連帶著,整個車廂裡面的氣壓都降到了零度。

「顧兮兮,你再敢掛我電話試試!」

墨錦城冷冷的吐出了一句話,第三次撥通了顧兮兮的號碼。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用戶已關機!」

這一次,顧兮兮的確沒有掛他的電話,而是直接把電話關機了。

「……」

咱們墨三少的那張俊臉徹底全黑。

坐在副駕駛的陸行看到情況不對,扔下一句「屬下下車看看」就滾下車了。

墨錦城冷著臉,扭頭看想了顧兮兮房間所在的樓層。

從這個位置,能夠看到她的卧室。

剛才開始,就一直亮著燈的。

可是,當自己打了第三個電話之後,燈直接滅了。

陸行這兒時候也面露艱難的走到了車門口:

「三少,小顧醫生好像關燈睡覺了……」

墨錦城瞪了他一眼。

雖然沒說話,但是那兇狠的眼神,讓陸行很快就讀懂了裡面的含義:

「老子沒瞎,看得見。」

陸行脖子一縮,試探性的開口:

「三少,您……是跟小顧醫生吵架了嗎?」

墨錦城沒說話。

吵架?

算不上吧。

那天在精神病院的走廊上,顧兮兮突然發作,不許自己碰她,還說了一些莫名奇妙的話。

甚至,寧可淋雨也不願意上自己的車。

他被她這倔強的小性子弄的心情不好,所以也懶得廢話,直接把她扛上車了。

雖然說當時語氣是強硬了一點,動作粗魯了一點,也不至於讓那隻小狐狸生這麼久的氣。

氣到連電話都不接,這還真是第一次。

「……是她無理取鬧。」憋了這麼半天,墨錦城就憋出了這麼一句話來。

陸行一看到自家BOSS那一臉便秘了的表情,就立刻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神色來:

「三少,那天您把人送回家之後,就沒有在聯繫過,也沒有哄哄小顧醫生嗎?」

墨錦城擰眉看著他,一臉無語:「哄什麼?」

陸行無語的拍了一把腦門:

「三少,真不是我說您,您在商場上叱詫風雲,無人能敵,可是在感情和女人這方面實在是……」

陸行吐槽的話還沒說完,立刻就接到了墨錦城一記冰冷的眼刀。

他連忙清了清嗓子,解釋道:

「三少,您聽過一個真理嗎?女人只會跟自己喜歡人生氣,鬧脾氣。要是她不喜歡一個人,甚至連正眼都不會看他,怎麼可能跟他生氣呢!」

「不是我說您,那天小顧醫生淋了雨,您明明就是擔心她著涼,才把外套給她,卻非要說嫌衣服髒了。明明寧可繞遠路送她回家,卻偏偏要說只是順路。」

「您這樣,再聰明的女人也沒辦法去理解您的心意呀。更何況,我覺得小顧醫生在感情這方面也挺遲鈍了,您這樣做,簡直就是雪上加霜啊!」

向來就寡言少語的陸行今天竟然噼里啪啦的說了這麼一大串。

由此可見,他對於這件事已經是想吐槽很久了,一直苦於沒有機會。

陸行正說的帶勁,突然看到墨錦城沒了聲音,他一下子也有些心虛了。

難不成是自己說的太直白了,三少有點接受不了?

就在陸行小心翼翼看向墨錦城的時候,卻見他冷冷的看著自己。

薄唇輕啟,吐出幾個字:「繼續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