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雷當然也沒興趣,再去學校里上課。

治療期間,倒是先讓曹雷找到了艾拉的空間精魅,這種小玩意兒不認主,就是他當年送給艾拉的那隻。

打開看了看,總共四隻魅獸,分別是紫貂、白鷹、白虎、母蝗蟲,全都處於休眠狀態,畢竟她的精魅本體早已沉睡,子體同樣受到影響。

在角落裡,倒是發現一堆碎蛋殼模樣的物體,它們就是弒魔鋼的原材料,融化完以後會變成五彩斑斕的顏色,就跟曹雷前些天在提煉現場看見的一樣。

除此之外,還有一把現成的弒魔兵器,是一把長矛。

這批材料,比曹雷找到的那些多多了,如果放出去出售,價格驚人。

艾拉一直沒醒,關瑤在觀察幾天後,提建議說帶她去一趟精魅女王所在的次元世界里。

關瑤還有任務,不能陪著一起去,曹雷索性給老友馬丁打了個電話,讓他提前結束任務,抽空回來一趟。

出發之前做足準備,為了讓重傷的精魅女王有力氣幫忙,曹雷還花費一千萬聯邦幣,囤積了大量的伽馬晶核隨身帶著。

三天後。

等馬丁從南美洲大老遠趕回來,直接前往北極,那個能找到精魅女王的次元通道,就臨近北極點。

中途再次耽擱一段時間,乘坐破冰船出發,剛好處於極晝期,倒也不算太冷。

為了儘早見到精魅女王,曹雷甚至錯過了翼洲大學的期末大比,幸好第一名的獎勵也不是墨紋虎,臨時換成了金毛雪豹幼崽,談不上太失望。

長途跋涉。

等趕到巨大的次元裂縫前,曹雷頓時想到許多年前,剛發現這裡時候,一切都是從這裡開始。

背著艾拉,跟馬丁一起穿過次元通道,精魅女王的化身第一時間就有所感應,找到了他們面前。

確實是精魅女王守護著艾拉的腦袋,驅趕掉她體內的魔氣以後,解開了封印的力量,艾拉的嘴唇和面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紅潤起來。

似乎很痛苦,眉頭還微微皺了下,意識正在迅速恢復。

再次餵給她伽馬溶液,艾拉的精魅本體先清醒,斷斷續續講述著早年發生的事。

不久之後,艾拉也逐漸恢復意識,等她搞清楚狀況,笑著對曹雷說道:「你終於回來了。」

曹雷也在笑,嘴裡說著:「我把你找回來了……」 和臨的這場戰鬥,記憶格外的清晰,甚至讓衛易有了一種自己上場戰鬥的感覺。

這場戰鬥,同樣也讓衛易極為意外。

首先,居和臨的這場戰鬥,十分激烈。而臨發揮出來的戰力,更是十分驚人。此時居已經進階通玄境,而臨卻依然還是神海境巔峰。但最終,臨卻反倒跨階而戰,輕鬆打敗了居。

這就很可怕了。

要知道,居本身就是難得的天才,自身實際戰力,遠比自身的境界要高出很多。然而即便這樣,臨依然能夠跨階而戰,而且是跨越了一個大階位,這就相當可怕了。

更讓衛易在意的是,在這場戰鬥當中,當衛易想去看清臨的面貌時,衛易能夠看到的,卻只有一片模糊。

這一段記憶,都很清晰,唯有臨的相貌,像是被什麼東西遮住了一樣。

這讓衛易很在意。

這個人的名字,叫做臨嗎?

衛易陡然想起,如今修真界第二長河的臨蘭江。傳聞臨蘭江的名字,便是由那位大離皇祖而來。而後世似乎也沒有流傳下來大離皇祖的實際相貌,就連衛易昔日渡東海之劫的時候,也沒有看清。

難道,這個臨便是昔日年輕時的大離皇祖?

在這場戰鬥之後,其他的修行記憶,便又開始顯得有些模糊起來。這場戰鬥之後,居也是深感恥辱,更加努力的修行。可惜的是,後來那個臨似乎更加出色,不但順利進階通玄境,而且在火雲宮的同代人當中,徹底脫穎而出。等到幾年之後,臨已經超過了很多比他年齡更大的學員,成了火雲宮這一代學員當中,名副其實的第一人。

至於居,最好的成績,也只是進入了前一百名而已。

按照火雲宮的規矩,所有學員都只能在火雲宮修行五十年的時間。五十年之後,如果你在同期學員當中,排名前十,便有資格留在火雲宮。而十名之外,則必須離開火雲宮,返回自己的家鄉。居並沒有進入前十,所以五十年期滿之後,居便離開了火雲宮。

看完這段記憶之後,衛易不由生出了一個疑問。

火雲宮被稱作是當時的人族聖地。從這段記憶當中展現出來的情況,倒也還算符合。火雲宮這邊,不管是頂尖通玄境的數量,還是天才的質量,都令衛易感到驚嘆。別的不說,火雲宮每五年招收一批學員,每批學員三千人。這些學員的質量,就讓衛易羨慕不已。這三千多人,每一個都是真正的頂級填詞啊。便是如今的天玄宗,坐擁五界之地,恐怕都難以招到如此多的頂級天才。

但有一點,卻讓衛易感到十分困惑。

居在火雲宮修行五十年,卻從未見過任何一位神,更沒有見過那位人主。

最開始的時候,衛易倒也沒有對此感到奇怪。畢竟在天玄宗,返虛也是至高無上的存在,不是一般化靈期弟子能夠隨意見到的。但問題是,如果是在天玄宗的話,好歹有些返虛,是公開自己所在位置的。比如衛易,所有人都知道,他就在魚龍島上。只是一般的修者,確實也見不到衛易。

但是在火雲宮,似乎所有達到神位的人族,都徹底消失了一樣。包括那位人主,誰都知道人主就在火雲宮,但人主到底在火雲宮哪裡,沒有人知道。

這讓衛易覺得有些奇怪。

離開了火雲宮之後,居開始返回邰部落。返回的路又花了兩年多的時間,在這期間居也遊歷了很多地方,見到了很多不同的風土人情,閱歷大為增長。

這段記憶,很雜,而且很龐大。不過衛易倒是很感興趣。他感興趣的原因,是希望能夠通過居的這部分記憶,去對比一下修真界目前的狀況,然後找出邰部落、雨師部落乃至那座火雲宮的準確位置。尤其是那座火雲宮,若是能夠確定火雲宮的準確位置,找到火雲宮的遺迹,那對於衛易來說,說不定又是一場難以想象的巨大機緣。

可惜,不管衛易怎麼去對比,居記憶里的很多地形地貌,都和他所知的各地情況截然不同,這讓他有些鬱悶。

返回邰部落之後,居成了部落里的第三位通玄高手,邰部落的實力頓時大增。再之後,便是一段由居帶領部落快速發展的歷史。居曾在火雲宮修行過五十年,見多識廣,知道如何將部落發展的更好。在居的帶領下,邰部落越來越強,部落族人的生活也開始越來越好。

除此之外,在返回邰部落之後,居偶爾還會外出完成一些火雲宮發布的任務。離開火雲宮之前,居曾得到過一塊火雲令,象徵著他在火雲宮修行過。而且火雲宮偶爾還會通過火雲令,發布一些任務。只要能夠完成,大多獎勵不菲。這些任務,大多是清理滅殺部落周圍的一些異族,有的是原本便生活在當地的異族,也有的是從遠方而來的異族。在清理這些異族的時候,居下手極為果斷,任務完成的十分漂亮。

如此,很快又是百年。

這百年時間,居雖然極少離開雨師部落附近,一直在部落內部修行,同時教導學生,但自身的修為卻依然突飛猛進。這主要是因為,百年間居完成了不少火雲宮發布的任務,收穫頗豐。這些收穫,支撐他快速提升了修為。

在兩百一十八歲那年,居正式進階通玄境後期。

居的修行速度,顯然快的驚人。放到如今的修真界,能夠在兩百多歲的年紀,正式進階周天境後期,那也是難得的天才了。雖然比不得衛易或者離景原這種逆天之輩,也比不得曹慈這種妖孽,但一般的純陽老祖,年輕時能達到這個地步,就已經算是不錯了。比如天玄宗內部如今的兩位老牌純陽,武火真君和囚蒙真君,便都是兩百多歲進階周天境後期,然後花了百年時間積累,最後在三百多歲的時候,踏足返虛。

兩百多歲進階通玄後期,居的未來,已經足夠光明了。

然而就在居進階通玄後期之後不久,居卻突然接到了一個莫名其妙的命令:搗毀邰部落內的神廟。

不光如此,雨師部落以及周圍所有部落,都接到了這個命令。火雲宮忽然下令,搗毀所有的神廟。

這是一個讓人難以接受的命令。

要知道,神廟是所有部落都要供奉的存在。所有生靈都需要信奉一位主神,如果搗毀了神廟,那他們到底要去信奉誰?而且,這樣的命令,難道不是徹頭徹尾的瀆神嗎?

一邊是火雲宮下達的命令,另一邊是對神明的信仰,居實在是難以抉擇。然而這一次,火雲宮在這件事情上,卻似乎格外強硬,派出眾多神使,巡視各地。雨師部落這邊,竟是一次性來了三位火雲宮神使,監督雨師部落及其附屬部落,徹底搗毀所有神廟。

最終,居雖然不明白,火雲宮那邊為何會下達這樣的命令。但出於對火雲宮的信仰,再加上三位神使的監督,居最終還是執行了這個命令,將邰部落的神廟徹底搗毀。

這段記憶,尤為清晰。

而且,就在居搗毀神廟的時候,一種強大的壓迫感,陡然降臨,彷彿是在責備居這個瀆神者。這種感覺,連衛易都能感覺到,而且尤為心悸。不過好在,在搗毀了神廟之後,並沒有更多的天罰降臨,倒也相安無事。

但是,同樣是在這一年,在居搗毀了神廟之後,火雲宮很快又先後發布了諸多命令。

比如自今年開始,部落之間禁止再次發動部落級戰爭。一旦有兩個部落開戰,他們上面所依靠的部落,便要受到嚴厲的責罰。再比如,很多擁有火雲令的強者,得到了新的任務。然而這一次,卻是從部落內帶走一定數量的高手,前往遠方進行戰鬥。

此時的居,已經是邰部落的第一高手。而他接到的命令,是至少帶走部落內一半的高手,前去遠方和異族戰鬥。火雲宮對此給出的解釋是,遠方的異族部落,正在大舉進攻,威脅人族的安全。在這個時候,全體人族需要同心協力,一致對敵。

再之後,居帶著部落內的高手,一路向南而去。最終,居帶著部落內徵調的高手,花了一年的時間,終於抵達了戰場。

這場戰鬥,是居有生以來,見過最為慘烈的戰鬥。

無數強者,前赴後繼,從後方增援而來,加入這座戰場。而異族那邊,同樣有數不清的高手,進攻而來。在這座戰場上,居雖然依舊算是高手,但卻同樣有性命之憂。在接下來的十多年大戰當中,饒是居修為強大,也曾數次瀕臨死境。這座戰場上,就連普通的士兵都是神海境高手。原本難得一見的通玄境,在這裡隨處可見。

當然,通玄境後期,依然還算是高手。

這場戰爭,持續了整整三十年的時間!

在回顧這段記憶的時候,衛易終於發現了一點自己想要的東西。在居參與的諸多大戰當中,衛易曾數次看到過一條洶湧澎湃的大河,仿似無邊無際一般。

放眼如今的修真界乃至妖族,能夠如此廣大的水域,只有兩處。一處是留川河,另一處是臨蘭江。再聯繫昔日的一些傳說,比如上古時代,修者只佔有八界之地,衛易斷定,這條浩蕩水域,應該就是臨蘭江。

只不過,居記憶中的這條大江,和如今的臨蘭江截然不同。如今的臨蘭江,波平如鏡,沒有任何波瀾。但居記憶當中的那條江水,卻是白浪滔天,洶湧澎湃。

整整三十年的時間,居一直身在前線。倒是邰部落和雨師部落的其他高手,輪換了很多次。經過三十年的血戰之後,人族這邊戰死了不計其數的高手,終於取得了一定的優勢,開始在這座戰場上徹底壓制那些異族。

但就在這個時候,居又接到了一個命令。

返回火雲宮。

除他之外,還有很多高手也接到了這樣的命令。不過,細心的居卻發現,這些被徵調返回火雲宮的高手,似乎有一個特點,那便是都很年輕。簡單來說,火雲宮這次徵調的,全都是清一色的天才,都有著很大的潛力。

火雲宮這次抽調的人數極多,至少在居身邊,有將近十分之一的通玄境年輕高手,都收到了徵調,這讓居生出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在前線一些火雲宮神使的指揮下,居和很多同樣被徵召的高手,返回了火雲宮。因為這次被徵召的都是高手,所以,僅僅幾個月之後,大家便返回了火雲宮。回到火雲宮之後,居才發現,這次被徵召的高手,似乎比想象的多得多。昔日和他同樣進入火雲宮修行的年輕天才,除了少數已經戰死的之外,幾乎全都被徵召了回來。

回到火雲宮之後,居和很多同伴,被要求進入一條通道。穿過那條通道之後,居才發現,通道的另一端,彷彿是一個新的世界。

對於這座世界,居的記憶同樣十分模糊。不知道是居確實不在意,還是有什麼東西在故意遮掩。總之,衛易是無法從這段記憶當中,一窺那座世界的環境了。

在這座世界當中,居終於第一次見到了真正的神。

而且,不是一位兩位,而是數十位!

居無法理解,為什麼他們在前方血戰,這些強大的人族神位,卻安心躲在後方。直到後來他才知道,原來神是不能參與戰爭的。神有神的戰爭,如果他們出手,那麼異族的神也會出手,人族會更加處於弱勢。

異族的神,比人族的神更多。

在居進入這座小世界的時候,曾和數十位年輕高手,被一尊神位叫到了一起。那尊神位告訴了他們很多東西。不過遺憾的是,這段記憶,也是無比模糊。衛易根本無法得知,那尊神位到底說了什麼。

衛易只知道,在那次談話之後,居開始安心在這裡修行,而且更加努力。

再之後,轉眼便又是百年。

在這百年當中,居也成功進階了神位。而百年之後,這座世界當中的人族神位,已經超過了兩百位!

就是在這個時候,居忽然再次收到一個命令。

人主要召見他。

。 第1782章

強悍的威壓鋪天蓋地的傳來。

他的雙眼由最初的猩紅色變得黑沉一片,比最黑的夜還要黑。

「阿裴,住手!」

秦臻一看蕭鳳棲這模樣,就知道他狂怒了,不冷靜了,他當即出聲喊道。

但沒有了,遲到了!

蕭鳳棲一掌揮出,朝着魔炎重重的打了上去,帶着毫不留情的狠力。

砰。

魔氣四濺,桌椅翻飛,不少人瞬間被鎮壓了出去,那樣強悍的力量讓整個大廳都顫抖了起來,轟轟轟,爆炸聲猛地響起,啥是飛濺,玉石磚瓦炸裂,黑色的狂龍呼嘯而起,籠罩了整個上空。

龍吟聲陣陣,魔氣黑化。

「龍,是黑龍」

有人驚呼出聲,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這一幕。

魔炎被蕭鳳棲那爆破式的一掌打出,反應倒是很快,當即抬手就擋,但仍是被這一強悍力量給震的倒飛了出去,連連退後好幾步,幸虧有人扶住了他才穩住,可來不及反應,緊接着蕭鳳棲的再一次攻擊迅猛而來,這一次甚至伴隨着龍吟聲。

兩條黑色的巨-龍自他的身體內幻化而出,伴隨着魔氣,讓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甚至於魔炎自己竟也失了神。

黑龍。

不是黑龍,是魔天龍。

魔族最古老的魔王,曾經救過兩條黑龍的後代,後來與之契約,成為他生命的守護獸。

據傳當年的魔王只是一個不受寵的私生子,絲毫不受重視,被家族排擠,被人欺凌,但自從與黑龍契約之後,一躍成為超強者,在無人是他的對手,他殺死了所有欺凌他的人,一躍成為家族最不能惹的人,最後成為魔族最強悍的首領,而魔天龍則是魔族的守護獸。

一代傳承一代,魔族歷經更替數千年,魔天龍也傳承契約了數千年。

但不知道是從哪一任開始,魔天龍的傳承消失了。

但在魔族之中一直有這樣的說法,也是所有人心中信念,魔族的魔君必然是最強者,但魔天龍選擇的人一定是魔族的魔君。

這個意思就是說,魔炎是這一代的魔君,這是大家都認可的事情,他本身實力就強,加上是家族傳承,擁護者眾多,這無可爭議。

關於魔天龍,已經很久很久,甚至是上百年不曾出現過,有更多的人都只是在家族的老人口中聽到的這個事情,也許都以為這只是個傳說,根本就沒有什麼所謂的魔天龍,所以魔族人喜歡這個傳說,喜歡這個故事,從來不曾相信真的會有魔天龍的出現。

而今天。

黑龍升天,龍吟響徹整個魔族。

那自青年身上魔氣幻化而出的魔天龍,震驚了這裏所有的人。

魔天龍的契約者,擁有者,他是魔族的魔君。

這一點是誰都無法更改和否認的事實。

最最最重要的是,魔天龍現身了,它真的存在,魔族的相爭啊,守護獸。

「魔天龍,是魔天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