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道強頗為滿意地點點頭,徐徐道:「打消你師哥的心思也並不難,首先就實話實話。

這也沒什麼好隱瞞的,光明正大。

然後你就說你已經是我的女人,就不會食言,更不會背叛,決定安心相夫教子。」

戚芳愣愣的看向李道強,有些不通道:「就這樣?」

「就這樣,到時我會出面與你師哥好好談一談,讓他留在黑龍寨。」李道強語氣頗為自信。

戚芳不知道說什麼,只能點下頭、默認。

李道強心中很是滿意,狄雲的天賦可是不容小覷。

好好培養,不出數年,黑龍寨就能出一位大將。

還是非常可信的大將。

遠比其他人都要可信。

無它,這就是老實正直人的優點。

要是其他人,李道強當然不會留這麼一個男人在山寨中,那是找綠。

但是戚芳和狄雲兩人不同。

一個善良傳統的女人。

一個老實正直的人。

只要他們認命了,他們就是最值得信任的人。

戚芳如今已經認命了,只差最後一步。

狄雲那裡,他也有充足的把握,讓他老老實實為他賣命。

就算有什麼不對,他也有自信及時調整。

心中頗為高興的想完,心思一轉,看向戚芳。

精緻的五官,雪白嬌嫩的肌膚,高挑輕盈的身軀,堪堪一握的腰肢。

加上那股孤獨無依、黯然的氣色,更顯楚楚動人。

暗自咬下牙,伸出大手一把將其腰肢摟住。

「啊!」

戚芳頓時驚呼,雙手抵在胸前,驚恐的看著李道強。

感受著那驚人的柔軟觸感,李道強臉色維持著平靜道:「你已經是我的女人了。

這一步、也必須現在就做,才能徹底打消你師哥的念頭。」

戚芳神色呆了呆,想起自己說的。

臉色通紅,但卻無法阻止。

自己、已經是他的女人了。

低下螓首,什麼都沒有說,但李道強不是笨蛋,這是默認了。

本還有點緊張的心理,頓時有種難言的喜悅。

雙手一抱,將那輕盈的嬌軀橫抱起來,大步向後面廂房走去。

戚芳死死埋著頭,一雙白玉般的小手緊緊抓著衣服,半聲不吭。

光天化日之下,床榻之上。

李道強感覺自己好久沒有這麼溫柔了。

忍著急躁,慢慢解開那衣衫。

不同於上輩子的應付,也不同於對劉思的粗暴。

一種從未有過的心理升起,這是我的女人。

真正屬於我的女人,跟別的女人不一樣。

我的,對她得好點。

不過,當那撲鼻的溫馨香氣,和讓渾身都顫抖的柔軟襲來時。

李道強還是忍不住用力了。

······

聲響良久,當李道強走出房間時,頗有一種意氣風發、精神昂揚。

臉上帶著一種發自內心的笑意。

眼神中不是那麼專註,好像在回味著什麼。

來到一處安靜的房間坐下,李道強才勉強壓下了那些心思。

他是真的知道了,為什麼說溫柔鄉男兒冢。

這東西,真的只有親身體驗了,才會明白。

那種美麗,是難以述說的。

也不怪顏值是正義這句話。

連他,都有些沉迷了。

心中更是慶幸拿下了戚芳。

又過了數息,徹底穩定下心神,看向大強盜系統。

獲取強盜點的三大途徑之一,終於有眉目了。

四萬強盜點。

這是他徹底擁有了戚芳后,獲得的強盜點。

同時,還有一些關於這個途徑新的信息。

女子,不算本身實力,大強盜系統按照其身份相貌智慧等,分為兩個品級。

第一品級,起步五千強盜點。

擁有實力的話,更多。

初有內力是兩萬,十二正經境是八萬,奇經八脈境是三十二萬。

第二品級正好弱一半。

分別是兩千五、一萬、四萬、十六萬。

至於先天境界的女子,暫時還不知道,應該是要等他擁有先天之境的女子后才能知道。

不過看那熟悉的數字,李道強不禁有一陣猜測。

第一品級的,跟龍象般若功第五至八重所需要的強盜點一模一樣。

第二品級的,則是少了一半。

那個數字不得不讓李道強猜測。

擁有先天之境的第一品級女子,獲得的強盜點,不會與龍象般若功第九層以上所需強盜點相同吧?

雖然有些不相信,但他還是不禁有些期待。

如果是真的,那就真的發了。

同時,他更確定他想的沒錯,這個途徑不是雞肋,更不是附帶。

而是大有前途。

弄得李道強現在都不禁想入非非。

江湖中,他可選擇的女子、似乎不少。

胡思亂想了幾個目標,穩定住心神。

戚芳是第二品級的女子,修為是十二正經境界。

所以,他獲得了四萬強盜點。

這還不是一次性買賣,等到戚芳實力越來越強,他還會獲得相應的強盜點。

可以說,真的太賺了。

就是有一點不太好,那就是能被大強盜系統評價為有品級的女子,很難。

具體的他也說不好,好像還關乎到氣運之類的。

戚芳也只是堪堪到了第二品級。

因此他並不能隨便去獲得幾個漂亮女子。

思索了半天,將這個途徑的方方面面想個大概,做到心裡有數,就暫時放下了。

這個途徑雖然大有可為,但其實他清楚,這並不是主要的途徑。

(謝謝支持。)

······

。 「我早就知道,大軍里有朝廷的姦細,正如我們在江州、富口有卧底一樣。只是這姦細太神通廣大了。每回我們攻打江州城,虛實早就被對方洞悉,嚴陣以待。匡山的那股游兵,每回都能找到我們的漏洞,狠狠給我們一下。」

「可是當我們引誘、埋伏,不管用什麼計謀。那股游兵就跟成了精的老鼠一樣,就是不上當。抽冷子還在我們沒有防備的地方狠狠又來一下。」

「洪州城運了四回糧食,想了無數的法子,虛虛實實,真真假假。可是匡山的游兵回回能撥開迷霧,一把火把我們的糧食燒得七七八八。」

「肅先生說,這個姦細,應該就在中軍大帳里。我思前想後,懷疑過你,又排除了。暗中查了幾次,處理了幾個人,再也查不下去了。」

石萬虎被親隨扶著坐在了椅子上,微微喘著氣說道。

昨天南門大敗后的吐血昏迷,似乎把他的精氣神都給抽走了大半。

「再查下去,不用朝廷軍打,我們自個先散了。」

聽到這裡,梁定烈笑了。

「確實,石將軍,你手下的人,十個人有八個心思。真要是查下去,有可能釀成兵變。確實難為你了。」

「昨天大敗后,我昏迷了一陣子,醒了過來,躺在床上,越想越不對勁。昨天南門瓮城,就是陷阱。他岑國璋敢挖坑,我傻乎乎地也敢踩進去。後來一想,裡面有你的慫恿和蠱惑。可是再仔細一想,就算沒有你,那個坑,我也得踩,因為那是我最後的翻本機會。」

「那麼石將軍怎麼確定是我了?」

「聽聽這喊殺聲,還有照亮整個天的火光。你不去整頓各部,部署防禦,先來到中軍大帳來找我。我石萬虎再傻,也看出來了。」

「梁定烈,我只是奇怪,你當初投奔樂王挺痛快的,前期辦事很用心,打仗也十分勇猛,怎麼就對王爺有了二心。」

「不是二心,我一直對王爺有殺心。石萬虎,還記得那年昌都山平定蕃亂嗎?」

「當然記得,我石萬虎就是從那時發的跡。」

「你是那一仗發的跡,我們卻在那一次死了六千同袍。」

「你是龍驤左營還是虎賁前營?」石萬虎眼睛凜光一閃。

「那時我叫梁開式,是龍驤左營的把總。那一次,我們營和虎賁前營,因為當時的統軍主帥,還是清河郡王的樂王,貪功冒進,六千兄弟中了蕃兵的埋伏,死傷慘重,還被團團圍住。」

「堅持了兩天,我們浴血搏殺,用一千多弟兄的性命拼出一條生路,讓清河郡王逃出生天。那個王八蛋,臨走時,指天指地地發誓,說一定要帶援軍來救弟兄們。結果呢?石萬虎,當時你是輪流背那狗賊突圍的三位護衛之一,應該最清楚了!」

石萬虎低下頭,神情黯然,沒有說一個字。

梁定烈聲音嘶啞了,神情似笑似哭,眼睛里的兩團怒火幾乎要噴出來,只是被死死地壓制住。

「我們兄弟們堅持了四十七天。等到臨海公帶著兵馬救出我們時,龍驤左營、虎賁前營六千弟兄,只剩下我們七人。當時我們跪在弟兄們的墓前發誓,這輩子就是天涯海角,九死一生,也要取了李洓綸的狗頭。」

「這麼些年過去了,我們七人,有的死在戰場上,有的病死。三年前,我知道七人中只剩下施千乘和我了。後來,朝廷要組建鎮蠻營,我費了好大勁,甚至故意犯錯降了官階,搶到這個差事。就是因為離李洓綸近,有機會。」

「又後來,我聽幾箇舊同袍說,施千乘也死了,七人中只剩下我了。還以為老天不長眼,硬要讓我們六千兄弟們死不瞑目。卻想不到,李洓綸這王八蛋造反了,還派人攜帶重金來收買我。」

「哈哈,這是老天賜下的大好機會啊。我故意猶豫了下,半推半就地投奔了李洓綸。原本想著應該可以成為他的心腹大將,能近身有機會刺殺這個王八蛋。」

「哼哼,想不到他其實並不信任我,名義上給我一個什麼狗屁上將軍,又派我為大軍副將。看上去是重用提拔,實際上是打發得遠一點,其次就是找機會消耗我的鎮蠻營兵力。對不對石大將軍?」

石萬虎強笑道:「沒錯,我接到樂王的密令,攻打堅城時,多派鎮蠻營上去。只是梁將軍也是軍中宿將,這種借刀殺人的伎倆不知見識過多少回。應對得遊刃有餘,我也無可奈何。」

梁定烈呵呵一笑,「我知道你無可奈何。你手下號稱十萬大軍,實際能打的就那麼幾支。真正聽從你命令的,也就先登營和洪州守備營部分兵,才五六千人。其餘都是各路神仙,各有心思。你下毒手對付了我,其他人肯定會有戒心。你自然投鼠忌器。」

「不說了。梁定烈,你準備拿我的人頭幹什麼?」

「自然是保命和請功。能看到李洓綸授首,我立即死了都甘心。可是鎮蠻營,還有三千多弟兄,不能受我牽連。有了你和其他王池、李貴金等人的首級,也算是戴罪立功,能抵消掉附逆和造反的罪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