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及命運的真道術是如此可怕。

半響后,羅青山再次睜開眼,身上閃爍著萬滅之氣。

「可怕的功法。」

這是他第一次觀看不朽功法之上的功法,用了這門功法,羅青山對於後續的修鍊,終於有了苗頭。

「修羅禁地必須再走一次。」

「但不是本體。」

羅青山吐了一口氣。

他終於下定了決心。

陰天子化身從里世界中站立起來,此時的他,凝聚了無盡功德之力一身,企圖靠着功德之力,參悟出真正的輪迴之秘。

可惜,終歸隔着一層膜。

「看來,這次修羅禁地之路,唯有我親自出馬,進入輪迴之路了。」

陰天子的陰司神職已經凝聚完成,藉助功德與氣運之力,他對六道輪迴的參悟越來越深厚。

陰天子化身回歸本體,再次走出之時,身穿灰衣的他,披着兜衣,帶上慾望面具,改變了容貌,悄然地進入時空長河,小心翼翼避開監視,進入混沌之地。

在混沌之地中修鍊半月,凝聚一身混沌之力,再次前往修羅禁地。

這一次以陰天子化身出行,羅青山攜帶了二狗子。

二狗子對於修羅禁地中諸多事物都有一定的認知。

可以通過時空神殿的靈智系統,幫助自己認識修羅禁地中諸多事物,可以幫助自己更快進入輪迴路。

這次進入修羅禁地,不同於上次。

主宰者陰天子化身進入此地,彷彿,來到了自己的主場般。

看見如此污穢邪惡的世界,羅青山身體本能有一種衝動,那就是凈化此地,從而在修羅禁地功德成道。

「但此刻的我,無能為力。」

羅青山嘆息。

主體已經進入太霄天,參悟太霄之妙。

正如他所說,九霄天的建立,有利有弊。

有利於天下修士,但對於羅青山這種已經登臨太霄天的存在,已經沒有利,只有弊。

虛空真道的真面目想要掀開,那就是破開九重天,進入被他稱之為元始天的虛空真道層。

最直接接觸虛空真道。

修鍊之法,並非只有一條路。

不入虛皇,不入大帝,亦能登臨更高。

虛空之皇,與混沌大帝,只是一種實力境界,是一種全新的生命形態。

但一境破天是否可行?是存在的。

就算是強大如混沌大帝,也只能生存於虛空之下。

故此,突破九霄天體系,進入虛空真道層,繼續參悟虛空之妙,以煉虛師之手段,不斷參悟虛空,淬鍊自身,甚至化身虛空,未必比混沌大帝差。

羅青山的功法是【虛空混沌經】,第五層之前,一直在修鍊混沌,進入煉虛師之後,才接觸到些許虛空之妙。

「兩條路走,並不衝突。」

「若不能創造出第六步鍊氣士之境,那就將煉虛師繼續延伸。」

煉虛師的巔峰已經達到,但是否達到了極道,羅青山不好說。

「少爺,按照你給予的地圖坐標,我們需要進入到修羅禁地中部地帶,在這片區域,就算是時空神殿也無能為力,哪怕是虛空真道的時空大道,也難以介入這區域。」

天時令系統意識二狗沉聲道。

它正在結合時空神殿收集的情報地圖信息,不斷地推演出羅青山給予的地點,尋找一條道路。

「此次進入修羅禁地,危機重重,二狗,你若是想要退出,現在可以返回玄黃不朽位面。但是,一旦陪同我進入,我很難保證,我這陰天子神職的力量,能保護你。」

羅青山面色略顯凝重,這具神職化身,乃是糅合了陰世法則組構而成,比黑龍神還要強大數十倍,可以抗衡虛皇。

可是,終究不是本體,諸多手段都難以使用出來。

「少爺上刀山入火海,二狗豈能袖手旁觀,我一定會找到一條最適合少爺的路,通往輪迴秘境,助少爺進入輪迴長河,斬滅往生印記。」

這是虛空之皇必經之路,斬斷往生印記,真正跳出輪迴。

不朽境,是擺脫時空位面。

虛皇境,是擺脫輪迴牽連。

混沌大帝,干擾命運,擺脫命數。

生命蛻變越往上,就越要擺脫三母河的影響,跳出三母河之外。

只有斬斷一些因果,才能參悟虛空更深。

「此次若是遇險,我損失的只是部分元神,以及這尊陰天子神職。但以我現在的道力,恢復元神傷勢,以及再造陰天子神職,不過是數個呼吸的事情。而你不一樣,一旦我此身身死,你可能要遺留在修羅禁地內。」

羅青山還有一點沒有說,修羅禁地是脫離三母河的範疇之內。

在第五、第六、第七、第八以及第十七、第十八、第十九、第二十河時流域之間,圍繞着龐大的虛空誕生的混沌之地,後來承接了三母河紅塵萬惡之地污染,才形成了這特殊的修羅之地。

為何需要從修羅禁地進入輪迴之地。

輪迴長河較為特殊,唯有死者進入往生輪迴才能得見。

但是,它卻與時空長河重疊,只是概念維度不同,故此,不可見。

想要進入輪迴長河,就必須製造一些特殊的通道,迂迴偷渡進入輪迴長河。

這些特殊通道,不可能設置在時空位面內,唯有修羅禁地可以掩蓋一切輪迴路的氣息。

這些輪迴秘路,每家宗門大派都掌握,因為這是他們締造出來的秘路。

「時空神殿會覺察到我的遺失,天時令的貴重,少爺,你不願意理解,但從時空神殿角度來說,不會遺失任何一面天時令。」

二狗子揚聲道。

想到九級時空使秦長生之死,時空神殿為了拿回天時令,拿出了神霄天第一真道術作為獎勵。

「少爺,線路已計算好。」

二狗子遲疑一會兒。

「有什麼問題嗎?」

「要經過赤雲古城。」

「看來我們又要面對赤血修羅皇,不知道融合大赤天碎片的他,實力膨脹多大了!」

這絕對是狠角色。

不過,當時的自己,只是突破了九霄天第五重天。

以他現在的力量,就算是化身,融合了九霄天道氣后,也不是虛皇隨便欺負的了。

哪怕只有本體十分之一的力量,以羅青山這部分的元神駕馭下,就比當初自己初入修羅禁地強大。

再次穿越古戰場,大量的血煞向羅青山撲來。

羅青山沒有任何的閃躲,六道輪迴虛影顯現,輪轉六道,緩緩地將這些血煞凈化,轉化為功德之力,以及陰神之力,融入到這具身體中。

「真的是大補之物啊。」

貪婪地凝望天穹,他已然能使用煉虛師的手段,陰天子化身不過是他道種凝聚出來的神職,算起來也是鍊氣士的產物。

他以煉虛師手段,主導陰天子身體,自然能發揮出這具化身的所有力量。

作為陰天子,理清陰魂怨念等污穢,就是他的職責。

在修鍊者看來這是天下最惡毒之物,可是在陰司神職的眼中,這卻是大補之物。

時間不允許他繼續煉化這些血煞詭蟲。

赤雲古城外。

羅青山再次凝望此地,人來人往,大量進入修羅禁地練歷的強者,再次聚集在赤雲古城。

赤雲古城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一般,城牆上,修羅城衛兵巡邏,街道上修羅血衛盡職盡責。

但羅青山再看這座古城,就像猛獸的大嘴,等待下一波準備顛覆赤雲古城的密謀者送上門來,成為赤血修羅皇的點心。

「羅青山,又來了。」

血千柔身影顯現,而她的身側卻是九級時空使秦長生。

「是為了大赤天碎片嗎?」

「估計是,不過,他已經知曉真相,想要欺騙他上鈎,基本不可能。」

「上次是因為虛神宮隱秘修士緣故,吾等被他的偽裝,才讓看出了端倪,但他為了大赤天碎片,再次回到赤雲古城,這代表我們還有機會。」

城外。

「少爺,赤雲古城已經阻斷了道途,必須經過赤雲古城。」

變大了十倍不止的赤雲古城,眼下卻成了自己踏入修羅禁地更深處的阻礙。

「那就進城。」

7017k 鋼鐵戰車那驕傲的聲音從車載廣播中發了出來,緊接着,蘇沫便看到車窗外的景物,竟然連成了一片。

是的,連成了一片!

哪怕是在疾馳而過的火車上,車窗外的景物好歹也是在向後移動推進著的。

是絕不可能連看也看不清楚,就這麼連成一片混亂的色彩的!

蘇沫現在已經根本看不清窗外的景象究竟是什麼了,但凡他一偏過頭,就只能感覺到一陣眼花繚亂。

好傢夥,這可比黑寡婦的跑車快多了。

理論上甚至比火車還要快兩三倍!

「主人,您對我的速度還滿意吧?」鋼鐵戰車嘿嘿笑道。

蘇沫定了定神,緩緩開口道:「滿……不對!快停車!」

他忽然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急忙一拍方向盤,大聲吼道。

鋼鐵戰車被他這一下給嚇了一跳,迅速在路邊停靠了下來。

「主人,您怎麼了?放心,我就算開的再快,也會自動規避行人和其他車輛的,保證不撞到任何東西。」

「我不是說這個。」

蘇沫抹了把額前的汗水,無奈地道:「雪女還沒上車呢,還有帕克,我不知道他還在不在B市,在的話就順便帶他一起回F市了。」

蘇沫說着,又繼續問道:「對了,你剛才開了一分鐘,開到哪兒了?」

「報告主人,已經開到B市最外圍的第十七街區了。」

「這麼快的嗎?」

蘇沫心中陡然一驚,旋即命令鋼鐵戰車再把車開回醫院。

「好的,主人。」

鋼鐵戰車一聲答覆后,就又往回開了過去。

「對了,你不會就只是個交通工具吧?有沒有什麼像雪女和屠夫那樣的進攻能力?」

車開到一半時,蘇沫好奇地問道。

在他的印象中,這鋼鐵戰車既然是A級超級英雄,那再怎麼說戰鬥力也應該比雪女和屠夫強上一點兒吧。

「那是當然的,主人。」

鋼鐵戰車說着,隨即在路邊停靠了下來。

緊接着,蘇沫就看見,數架機槍從車門兩側伸了出來。

除此之外,還有一門火箭炮從車頂鑽出,筆直的瞄準了前方。

好傢夥,這哪是鋼鐵戰車啊,都可以稱得上是坦克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