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魔鯨王就伸了一個懶腰。

他打著哈欠,看向其他修者淡淡的說道:「你們說說看,這場戰鬥……誰輸誰贏啊。」

「當然是葉殿主了,那踏天大聖算個屁啊,他和葉殿主相比……簡直是給葉殿主提鞋的資格都沒有。」

深海魔鯨王的詢問剛剛落下。

當即便有修者快速的回答道。

。 李安安冷笑看着楊曉嬌裝模作樣,她會難過?怕只會高興死。

「說了,人不是我殺的,和我沒有關係」。

李安安還是那句話,委屈極了。

楊曉嬌氣得咬牙切齒,現在還在裝!

「賤人,你殺了我爸爸,我要你命,你個該死的賤人!」

金恩選吼,手上還拿着一把玩具大刀,像是要衝上去,把李安安砍一頓的樣子。

周圍同情的人神色驟變,有點被這孩子一句句賤人給嚇到。

楊曉嬌也注意到周圍異樣的目光急忙叮囑兒子。

但金恩選不聽。

「奶奶殺了她,打斷她的手,再把她扔到河裏去餵魚!」

周圍人被嚇到了,這是小孩該說的話嗎?

直播間

【我沒聽錯吧,這小孩也太兇殘了。】

【天哪,耳濡目染,不敢想像,金家到底是什麼樣的家庭。】

楊曉嬌急忙說「我兒子是被刺激到了,他太愛他的爸爸,醫生說他受到了強烈的刺激,以後要進行心理治療嗚嗚。」

「所以請大家幫幫我,幫幫我們孤兒寡母!」

楊曉嬌低頭哭。

周圍人又開始把矛頭指向李安安。

「李安安,你真該去死,把一個孩子害成這樣!」

「出來道歉,和受害人道歉!」

李安安無動於衷,冷冷看着楊曉嬌表演。

車門打開,褚妍下車了,目光看着李安安,裏面都是恨意。

「好啊,今天你們不把她交出來,我就進去抓人,給我兒子報仇!」

褚妍帶了不少人,她恨透了李安安,今天魚死網破。

原本義憤填膺的人群立馬散開,讓兩邊打,他們可是不敢參與了。

直播間也關閉,主播開始跑,他是要掙錢,但更要命!

兩邊打起來可不是鬧着玩的。

這時幾輛警車開過來。

韓毅匆匆下車「不準鬥毆!」

他穿着制服,英俊嚴肅,聽說這裏出事急忙趕過來,現在上面正在決定怎麼做,這邊卻鬧起來。

褚妍憤怒「韓毅,你是李安安的乾哥哥,當然包庇她!不過今天誰來也沒有用!」

她回想兒子被扔下水那幕就痛不欲生。

褚妍使眼色有人開始動手,原本停著的車子,突然啟動。

轟隆隆的油門聲讓人膽戰心驚,在所有人反應不過來時,朝着鐵門撞去。

轟隆一聲,鐵門被撞開。

原本在鐵門后的褚家人飛快閃開,還是有人受傷。

對方的車子熄火后,立馬就被褚家人從車裏抓出來暴打。

金家的人去幫忙,之後打成一片。

韓毅急忙去看李安安,發現自己妹妹和韓毅在一起,兩人都沒有受傷鬆口氣。

打電話讓人支援。

隨後褚逸辰和局裏的領導都趕到。

「有沒有事?」

褚逸辰先去看李安安,仔細查看她有沒有受傷。

李安安「我有點難受,我想和鶴城回去!」

褚逸辰見她臉上毫無血色心疼「好,等我處理好送你去醫院。」

這些混蛋,把她弄哭了,真是該死!

李安安點頭和鶴城一起往回走。

靠近在他耳邊說話,鶴城詫異,不過還是點頭!

偷香原來,沈雲霄的爺爺自從上次病危出院之後就起了嚴重的思鄉病,非要回老家看看。沈雲霄的爸爸沈重是堅決反對他回鄉下,一是擔心他年歲頗高,經不起來迴路上奔波;二是鄉下的居住和醫療條件肯定無法和城內比。

但是他工作繁忙,常秘書也是力不從心,於是某一天,老人家被鄉下的大兒子主動接了回去。

沈雲霄在鄉下還有兩個伯伯一個叔叔,沈重排行老三,算是老爺子四個孩子裏面最出息的一個。

本來鄉下三個兒子主動接老人回去也算是很有孝心,但實際上他們三個心中都生了罅隙,齟齬已久。沈家大伯主動接

《滿目星河皆是你》第五十二章小別離 就他所知,門派的所有陣法都有弟子看管,就是怕靈石不足的情況下,陣法潰散。

這些大型陣法潰散后就得由陣師重新畫,不僅浪費靈石和靈材,還浪費陣師。

當然,初家的陣法也有子弟守護!

白瑧直接將那斷了的銀線遞給他,「這是我當年買的一個聚靈絡子裏拆出來的,都快十年了,還有聚靈效果,靠得就是這麼點黃階一品的材料。」

靈材實在太小,若不是拿到它們和銀線顏色不同,她都懷疑是隨便打的結了。

初玉接過那不到兩寸長的銀線,從表面看,看不出是什麼材質,斷口看起來沒有截取的痕迹。

他眸光一動,心中閃過一個念頭,「師妹是如何看出這跟銀絲中含有融石的?」

「神識探查出來的!」

暗道,初玉身為一個煉器師,而且是「略通」的煉器師,提純材料時,不可能留意不到那些有規律的靈元結構。

見他用清泠泠如冰泉的眸光看來,白瑧頓了一頓,繼續道:「神識能探查到靈材的靈元結構,融石就是有許多靈元組成的小球,一看便知曉了!」

這是要考她?

神識可以離體后,是能看到其它屬性靈元的,五行符籙都能畫,研究研究靈元組成,應該不算露餡吧?

初玉點點頭頭,笑道:「正初峰不教這些,你自己悟到的?」

白瑧想搖頭,心道這是根據前世的學習經驗總結的,雖然如今忘得差不多了,可基礎的科學素養還在,學習一樣物質,物質結構,原子或分子必不可少。

但,這個原因不能說出口,最後她只能點點頭。

不過,聽他這意思,高級課程進修是有這些的?

不等她開口,就聽初玉道:「我這有一些煉器手札,想學嗎?」

白瑧眸光亮了亮,俗話說技多不壓身,眼下不學,但不妨礙她收集教程,萬一日後用得上呢!

她連忙點頭,「多謝師兄!」

初玉已經熟悉這位師妹的思維,直接將基本書冊遞給她,白瑧接過,立即表示抄完后就還給他。

之後兩人將視線移向地上冷卻得差不多的融石,初玉煉製的是一個範圍三尺的陣盤小聚靈陣,白瑧取出符筆符墨,她握起筆,隨即動作頓了頓,突然想到陣圖不消耗,符還是要消耗的。

又一想,隨身帶着的聚靈陣要求不高,可以用玉符替代,便提筆畫起來。

初玉看着她行雲流水的動作,暗道:雖說畫的是玄階一品符籙,但十成成功率,說明師妹的符術已經達到玄階中品符師的水平。

雖也有他那些符師手札的緣故,但這天賦,中品符籙五成的成功率,着實惹眼了些。

見她將剩餘符墨逼出,收筆,初玉摸了摸鬍子,提醒道:「師妹日後若是評符師等級,最好隱匿身份!」

白瑧點頭表示受教,拱手行了一禮,順勢提出請求,「符籙的事,日後還請師兄幫忙遮掩!」

以前符籙等級不高,算是小打小鬧,保密也是心照不宣。

這是她第一次說出口,因為日後還要仰仗這位師兄幫她賣符籙。

她想得清楚明白,既然身邊有勢可借,為何不借!

難道為了顯示自己的清高,非要去闖地獄模式?再說,她可沒什麼清高可言。

說實話,她根基淺薄,雖有師父師兄姐幫忙,但她沒有自己的人手,做不到像菲菲那樣耳聽八方,有什麼風吹草動,第一時間族中就會通知。

既然她辦不到,這些耗時耗力的事何不交給合作者?

況且,她的符籙比別人好一些,交給師兄的大多被初家消化了,互惠互利的事,何樂而不為?

初玉捋著鬍鬚的手頓了頓,心道原來師妹心裏清楚的,他取下幻靈鮫珠,露出一張冰雪般的美人臉。

白瑧心下小人戳手指,就算你變成美人臉,保證還是要的,一雙杏眼大喇喇的看向他。

初玉眸中閃過笑意,端正了面容,鄭重道:「為兄答應你!」

白瑧咧了咧嘴,眯眼笑道:「多謝師兄,那我們看看着個陣法吧!」小哥還是很上道的。

她心情甚好,取出五塊下品靈石直接打進聚靈陣,平板上升起道道靈光,顯然這聚靈陣已經激活,屋內的靈氣不斷向一旁的聚靈陣涌去。

抬手將陣中的靈石攝出一塊,陣法光芒暗了一瞬,之後便繼續運行,只是靈光黯淡了一些。

白瑧又攝出一塊,這次陣法也是暗了一瞬,之後繼續運轉,但靈光弱了一半。

她一塊塊將靈石攝出,直到還剩一塊靈石,陣法依然在運轉,靈光幾乎已經看不見。

直到她將最後一塊靈石摳出,陣法徹底停止運轉,原本畫符紋的地方留下一小撮殘留物,融石依然完好。

白瑧眨了眨眼,看向初玉,掏出一張符紋圖案遞給他,「要不試試煉製個符紋?」

初玉點點頭,隨手掏出一小塊融石,紫紅丹火一灼,瞬間化成一小團融液。

白瑧頓時星星眼,金丹真好!

可之後並不是那麼順利,只見初玉一道道法訣打下去,符紋總是不能成型。

她凝眉摸著下巴沉思,陣圖和符紋不同,畫陣圖是沒有阻滯的,但符紋有……

白瑧突然想到,靈玉可以做符紋的載體,雖然威力不大,但那取決與它本身的材質。

靈石就不同了,靈力更加純粹,雖然只能在靈石表面畫符紋,但那是因為靈石內部的靈元很不穩定,靈石碎開后其內的靈力就會流失。

當然極品靈石除外,但她還沒奢侈到用極品靈石畫符的地步。

靈材中有融石這個異類,靈石中其實也有一個異類,那就是無屬性靈石!

那麼,無屬性靈石能不能切割製成可以承載大道的符紋,不是說遠古修士都是用無屬性靈石修鍊的?

肯定有奇異之處吧!

她掏出一枚無屬性靈石,神識探入其中,入眼的是密密的沾了點點銀光的半透明靈元,它們溫順有序地靜靜羅列在靈石中。

看着靈元乖巧的模樣,白瑧覺得這很適合切片,說不準就是一個可持續使用的制符材料。

。 「你這都買了些什麼啊,怎麼這麼多東西?」

朱嵐開門出來,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陳澤」站在他門外,身後各種大件小件擺了半個屋子。

陳潁看到朱嵐如此反應也有些錯愕,自己買的這些不都是必需的生活用品嗎,這麼朱嵐大驚小怪的。

「呃,就是一些簡單的生活用品,棉被、爐子,燒水的壺,做飯的鍋還有一些蔬菜糧米之類的,只是看着佔地方罷了,其實也沒多少東西。」

「你還買了鍋和水壺,是要自己做飯嗎?」朱嵐看着地上的鍋碗瓢盆驚奇不已,見到陳潁點頭之後,朱嵐讚歎道,「你竟然還會做飯,太厲害了,可是書院不是有饌堂嗎?」

陳潁道:「我習慣很早起床強身健體,要吃早飯的,就買了鍋打算自己煮粥,還有燒水壺,之前我看你好像沒準備,到齋舍那邊去打熱水也不近,乾脆買一個自給自足。」

朱嵐有些懷疑自己智商了,為什麼他在書院待了半個多月都沒想到這些。

「陳澤,你真的是出來遊學的嗎?」朱嵐一臉的難以置信,「我怎麼覺得你是要在這裏長住下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