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至因為時間過去的有點久,上宮幽冥並未讓大家起來,一眾人心中對姜憐的怨氣頗深。

好幾道厭惡的眼神在偷偷瞪視姜憐。

姜憐卻有苦說不出….

不是她不跪好嗎?她又沒有什麼尊貴的身份,而是…剛才起身的太猛,腿筋抽抽了!

淦!

心裏吐槽著自己的倒霉,姜憐心中更是劃過一瞬間後悔。

她在心裏,將自己這麼尷尬地情況,怪罪到了阮真真和姜馨兒的身上。

要不是為了陪她們放開手腳玩,姜憐就不會來這裏,也不會抽筋,更不會面臨這種尷尬!

也怪她,出手直接把這兩人滅掉多好,玩什麼玩?

這下子,玩出事來了。

心裏怒罵着,姜憐面上的情緒卻是不變,運用內力點擊穴位,將抽抽的腿筋舒平。

一邊,她在腦內思索對策。

此時,忽然一道靈光乍現腦海。

姜憐抬眸,面上忽然露出一抹笑容,蹲身朝上宮幽冥行了一禮。

「殿下贖罪,臣女剛才並不是不願行禮,而是因為看到殿下之後實在驚為天人,仰慕至極,所以才會忘記行禮。」

「噗嗤,噗嗤。」

本以為姜憐會爭鋒相對,沒想到….

她竟然敢對上宮幽冥說出這樣的話,旁邊幾個貴女聽見,忍不住笑出聲來。

其餘人,或是在心中憋笑,或是用一副你敢說出這種話,你倒霉了的眼神看着姜憐。

畢竟在他們心中。

楚盛國所有人,甚至街邊乞討的乞兒都知道。

冥王上宮幽冥在八歲那年發生那件大事之後,就已然落得個內力盡失+毀容的下場。

姜憐說這些話,非但不能取悅冥王殿下,反而是在對方傷口上撒鹽。

畢竟,只要是個人,都會在乎自己的容貌。

而姜憐,馬屁沒拍對,生生將奉承吹成了嘲諷,她完蛋了!

此時,所有人包括姜馨兒的心裏都這麼想,都在等著看姜憐的笑話。

氣氛沉默著,此時沒人敢說話。

上宮幽冥眯著一雙眸子,不知道在想什麼。

劉恆迫於上宮幽冥和楚傲天的威嚴,一直裝聾作啞。

而楚傲天,卻在聽到姜憐的話之後,瞬間不爽的蹙起眉頭。

與此同時,楚傲天的眼中也閃過幾抹不知名的怒意,卻不是因為別的,而是因為…

姜憐剛才話中,說她仰慕上宮幽冥。

仰慕上宮幽冥?

她最喜歡的,難道不是他?真是個朝三暮四的女人!

呵,心中嘲諷著。

楚傲天亦是忍不住的張口,想要諷刺姜憐,讓她擺清楚自己的位置!

然而還不等他開口,此時。

坐在木製輪椅上的少年上宮幽冥,忽然嘴角輕輕勾起,從口中迸發出一抹愉悅的笑意。

「你仰慕本王?」

打從剛進花園時,少年除了跟劉恆說的那幾句。

之後,不管場上人們之間再如何交鋒,包括姜馨兒說的那些話,少年從始至終都未抬頭看過。

彷彿根本沒聽見一般。

但此時,姜憐說的這番話,卻成功引起了少年的興趣。

他深不見底,幽暗如同深淵漩渦一般的眸子直直看向姜憐,彷彿因為她剛才說的仰慕,而心情大好。

而傳言中,冥王殿下只要一笑,十次有九次就得見血腥。

因而,此時席間一眾人聽到上宮幽冥的話后,非但沒有鬆一口氣,反而已經開始有些同情姜憐,認為她活不過今天。

姜馨兒亦是在所有人看不到的角落裏,興奮期待着姜憐即將會要面臨的倒霉時刻。

然,還不等倒霉時刻到來。

「六弟,你誤會姜憐的意思了,她不是….」

此時不知為何,聽到上宮幽冥的話。

楚傲天的心中突然很不舒服,彷彿本該自己的東西被別人覬覦了。

他連忙開口替姜憐解釋。

但,卻被姜憐冷冷的聲音打斷。

「是的,仰慕,臣女第一次見冥王殿下你,便覺得殿下猶如天神下凡,又帥又有氣質,而且氣場強大,臣女很仰慕。」

好不容易矇混過關,楚傲天還想害她?她絕不會給這丫機會的!

姜憐冷漠的看了楚傲天一眼,眸中儘是疏離。

楚傲天沒想到,自己的好心換來的是姜憐這樣「狼心狗肺」的對待。

他氣得嘴唇都青紫了,抬手指著姜憐道。

「你,姜憐,好,你很好!」

「最好,你不要後悔,再回過頭跪着求我!」

被姜憐這樣一而再,再而三的下了面子,就算是泥人也有三分脾氣,更何況楚傲天。

此時一瞬間,他心中對姜憐的憐愛與之前累積的好感全無。

只留下一句狠話便再沒發言。

而姜馨兒這邊。

這一場交鋒,本以為姜憐至少會潰不成軍,羞愧難當。

沒想到,姜憐隨便幾句胡言亂語再加上三皇子將話題扯遠,冥王殿下就真的沒再追究….

讓姜憐這個賤丫頭躲了過去。

姜馨兒內心頓時有些挫敗,眼珠一轉,她乾脆也不再揪著姜憐行禮的事情說。

而是重新拉出一個話題,繼續拱火。

「三妹,你怎麼胡言亂語,你喜歡的不是三皇子殿下嗎?你不是說非三皇子殿下不嫁嗎?」

「難道,就因為三皇子殿下和你退婚,你就變了么?」

姜馨兒故意大聲地說着,末了,還意味深長的看了上宮幽冥一眼。

那其中的意思,分明就是,姜憐在騙人,她是被楚傲天休棄了之後,才跑來說喜歡上宮幽冥的。

她這一波輿論引導的實在很好。

一眾人聞言,頓時回憶起這幾個月里,楚盛國內盛傳的姜憐楚傲天之間的愛恨情仇。

與此同時,對姜憐也更加鄙夷起來。

真不愧是個庶女啊,朝三暮四,諂媚冥王殿下,竟然當着這麼多人的面說出仰慕冥王殿下這樣放-盪的話。

結果,卻才剛剛被三皇子休棄,無縫銜接?

姜憐真是不要臉。

…. 二十分鐘后,張華總算吃完了飯。

【好了兄弟們,我吃好了,接下來就是說重要的事情了。】

【兄弟們也知道,在上個月,我們被率土之濱官宣為整個遊戲里最強的同盟;雖然我們有跟大反派一樣的一打三的戰績,但是畢竟沒有跟當前代表率土最高水平的那幾個同盟交手過。】

「是這樣的,我看貼吧里這幾個盟的人跳的很,都是不服氣我們與子同袍,說要跟我們對線的。」

「打就打,誰怕誰。」

「我們與子同袍是無敵的!」

【我也是這麼想的,論實力我們與子同袍已經是率土最強的了,否則官方也不會直接官宣,畢竟這可是率土裏頭一遭。】

【但也正是因為如此,下賽季的勝利對我們來說就更加重要,我們不僅要取得勝利,還要取得壓倒性的勝利,要贏的漂漂亮亮的。】

「放心吧老大,我的錢包已經準備好了,下賽季滿戰法開荒,八天25000勢力值+50級不在話下。

「我已經養好肝了,下賽季肝到賽季結束。」

「我已經辭職了,下賽季24小時隨時待命,大反派,小字?註定都是我們與子同袍登頂的墊腳石罷了。」

【其實我這次直播就是要說下賽季的事情的,不過在這之前,還要把上賽季的事情處理好,首先是獎勵。】

「來了來了,老大要開始發福利了。」

「嗚嗚嗚,好期待下賽季的獎勵。」

【上賽季的獎勵已經發下去了,你們應該都收到了,而除了這些獎勵外,我還準備追加上賽季獎勵的四倍獎勵。】

「卧槽,真的假的,上賽季的獎勵已經很多了,還要追加,還是四倍?」

「我算算,我上賽季獲得了648的獎勵,追加四倍就是2500?卧槽,快趕上我一個月實發工資了。」

「樓上實發工資淚目,給資本家打工還不如跟着老大混。」

【咳咳,兄弟們聽我說完,這個追加獎勵是有要求的;即不發現金,而是以其他獎勵的形式。】

【比如直接充值對等金額的玉符到你的賬號,或者給你購買相應價值的寶物,或者你準備把原先的賬號賣了,然後買一個更好的賬號,這些錢可以用來補貼心賬號。】

「懂了懂了,老大這是希望這些獎勵能夠進一步提高同盟的戰力。」

「我覺得非常合理」

「雖然我的賬號一直是滿紅,但是經常因為寶物差一點打不過其他滿紅,這個補貼寶物就很好。」

「其實買寶物不如把原先的賬號賣瞭然後買一個更好的賬號,性價比更高。」

【剛才我看到一個兄弟說,把補貼的錢用來買一個新的賬號更為划算,這點我是非常贊同的。】

滿紅與滿紅之間也是有差距的,頂尖的滿紅就如同張華這種,所有武將全部滿紅,當有大量的極品寶物。

菜一點的滿紅,可能就主城前三隊是滿紅,然後其他武將就白了許多,並且寶物很一般。

而與子同袍里很多滿紅都是這種,虐菜可能看不出什麼,但是同級別對抗,總會吃點虧。

其實率土裏這樣的滿紅也很多,不少都是繼承的那些因為寶物出來之後棄游的遺產號。

而寶物作為非消耗品,在出來了一段時間之後,價格也是在不斷降低。

張華翻看了一下集市,一個8%的英勇弓也不過四五千玉符,這要在寶物剛出來的時候,沒有上萬玉符是買不到的。

換算成人民幣,不過是兩三百塊錢而已,幾個五連的錢,運氣差甚至一個五星都沒有。

但是帶給隊伍的提升卻是非常大的。

藏品寶物的價格也下降了很多,張華在藏寶閣上看到一把紅色的至策弓不過一萬多塊錢,他自己也有一把,很早就買了,記得當時花了小三萬呢。

一把7%的機敏錘不過一千多塊錢,也就玩家沖一套的錢,但是如果這個寶物給孫權郭嘉等武將,簡直是質的提升。

英勇詞條還是最貴的幾個詞條之一,但是如今一把12%的英勇弓也不過三千來塊錢。

這點錢你迴流去抽群呂布都敢打包票能抽一張,但是他卻能讓你的白板群呂發揮出滿紅群呂的作用。

不過8%的英勇弓也不錯,但是只值兩三百塊錢,不到12%英雄弓的十分之一。

由此也可以看出,是否可以變現是很重要的一點,如果不是藏品可以上藏寶閣,價格還要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