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頭一歪一歪的歐陽孫軒轅麟月氣不打一處來,這傢伙居然又睡覺!這得有多懶啊!

軒轅麟月的海神分身手中出現一柄海藍色的水紋三叉戟,軒轅麟月對著由海水組成的爐子之中的歐陽孫就是一戟。

「啊!!!」歐陽孫瞬間清醒過來,想要報仇時,歐陽孫看見自己師傅手中的藍色三叉戟,瞬間就慫了。

「還睡嗎?」軒轅麟月面帶笑容的問道。

雖然軒轅麟月面帶笑容,但在歐陽孫的眼中充滿了寒意,歐陽孫咽了咽口水,連忙搖頭道:「不睡了不睡了,師傅我好好修鍊,好好修鍊。」

看著面前急忙保證的歐陽孫軒轅麟月完全不相信,他都保證了不知道多少次了,每次都會睡覺,每次都是被打醒。

「呵。」軒轅麟月的海神分身一副隨便你怎麼說,我就是不信的樣子讓歐陽孫瞬間感覺自己可能完犢子了,把師傅得罪慘了,常言道寧可得罪小人,也不可能得罪女人。

歐陽孫現在心中充滿了後悔,自己為什麼不聽海馬他們的勸告啊,現在好了,師傅肯定會打死我的。

??斗羅篇即將完結了,新的旅途也即將開啟,不過主角的名字去了其他世界要不要改啊?你們決定吧。我有點拿不定主意。大家決定吧,我聽你們的。還有就是唐三即將宣告死翹翹了,開不開心,驚不驚喜,撒花撒花?(??????????????)?

?

????

(本章完) 「別人處對象你有什麼好湊熱鬧的。」司寧一臉茫然。

「別人尚且無趣,李書良不一樣啊,校霸和文工團根正苗紅的小姐姐,你不覺得這樣的人設很帶感么?」

「校霸是什麼?」

司寧第二次聽到這個詞,剛才鍾雪瑩貌似也是用這個詞來形容李書良。

「校霸就是學校的霸王啊!」趙青葵回答得言簡意賅。

不過司寧還是一臉茫然。

趙青葵不由得搖搖頭決定給他科普科普。

「一般在學校里會有這麼幾種狂拽酷霸炫的人設吸引著女孩子的注意力,一種叫校霸,就是打遍天下無敵手的惡霸人設,第二種叫學神,別人還在死記硬背求菩薩告奶奶的時候,他看一眼就能滿分的天才。」

「第三種叫音樂王子,樂團樂隊玩的賊溜,經常在外頭弄演出,排場比明星還大。第四種叫富二代,錢就是他們的鈔能力外掛。」

司寧聽着小葵花的介紹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怎麼他從小到大所在的學校都沒有這些個玩意兒。

白晝的校園這麼豐富多彩?

不對,好像小葵花是在西北念的小學初中,還是說他們西北的學校比較繽紛多彩?

不過聽着這種絢麗的描述,怎麼感覺有些耳熟。

司寧莫名地就想起了趙叔叔時常給他描述的那些魔幻故事,好像也是這般不可思議天雷狗血。

趙青葵不知道司寧的OS,解釋完之後又說:「這個李書良就屬於第一種,不過他也不是純粹的校霸,至少他三觀還是很正常的,不過也多虧了這個時代的主旋律好啊人人都有奉獻精神。」

「你很欣賞他?」司寧有些不大高興地挑眉。

難得看到司寧的臉上露出情緒,趙青葵彎了眉眼:「你吃醋?」

司寧先是搖搖頭,但又馬上老實地點點頭:「不可以欣賞他。」

「學會欣賞別人是良好的美德!」

趙青葵不大同意的反駁,看到司寧肉眼可見的不高興她又笑着用指尖戳了戳他。

「不過這個世界上我可以欣賞很多人,但只會喜歡一個人。」

趙青葵白皙的手指一下下戳著司寧的手臂,讓他的心一下就熨帖了。

李書良什麼的好像也不太重要了。

因着臨時被抓去文工團看了一圈熱鬧,等趙青葵回到金街已經十一點,而折扣店也開店2個小時了。

這兩個小時春風不在,開業前三天幫忙鎮守的工作室老員工也都不在,導致這裏的十個小新人瑟瑟發抖謹小慎微生怕會出什麼差錯。

還好,熬到趙青葵出現的時候,店裏仍舊是平平順順的沒有大問題。

司寧把趙青葵送到折扣店之後就回家了,而趙青葵則在折扣店當起鎮宅神獸,收收錢給小姑娘們寬寬心。

但也正因為在店鋪守着,讓在對面吃面的小流氓一眼就看到了折扣店裏那抹倩影。

混混一號捅了捅二號:「快看對面那美女。」

正在吸溜麵條的二號被人這麼一捅差點被嗆到,他連連咳嗽沒好氣地瞪他一眼:「搞啥呢,什麼美女啊。」

。 鄭樂樂表情更冷了一些,「小城,姐知道你學了不少東西,但不管什麼時候,你都不能做任何違法亂紀的事情。」

武城愣了一下,羞愧的低下頭,「姐,我知道了。」

「不過特殊情況,特殊對待,這是第一次,下次要用這個手段,必須彙報。」說完,伸出手去拍了拍武城的腦袋。

武城眼睛倏然一良,抬起頭看着鄭樂樂。

有自己的準則底線,卻不一味的古板,不懂的靈活,武城從小都是被呵斥着長大,為了活下去,沒少做偷雞摸狗的事情,但現在,他卻感覺到了從未有過的滿足感和認同感。

武城將人送到大院門口,看着鄭樂樂進了的院子,才掉轉車頭,朝着鄭樂樂的四合院開去。

鄭樂樂一進大院,就見方嫻站在不遠處,等看到她來了,就要往上來,鄭樂樂看到方嫻,心底一陣煩躁,原本應該從這左側的小路下去更近,但現在,她寧願去走那右側的路。

鄭樂樂的腳步很快,方嫻就是小跑起來,也追不上鄭樂樂。

這個時間正是晚飯過後,不少人吃了飯出來散步,看到這一幕,都有些驚訝。

「不是說那個蕭家的孫媳婦欺負趙家的媳婦么,現在怎麼是蕭家的孫媳婦看到人就被嚇跑了呢。」

「那可不是,估計是被那傳來傳去的謠言說怕了,總歸也就是個單純的小姑娘,不懂得隱藏情緒,哪像有些人,那麼多心眼。」

方嫻聽到幾個老太太這麼說,心裏卻都要被氣死了。

誰是那有心眼的,不言而喻,她心裏一陣委屈,自己這麼多年故意討好這些老不死的,到了他們的眼裏,竟然就成了有心眼的了。

而鄭樂樂那種渾身像是扎刺的,卻成了單純的。

這些人腦子都有問題了嗎?

鄭樂樂快步回了蕭家,在門口就聽到蕭老爺子喊著要去摘小油菜,準備做一個香菇小油菜的聲音,煩躁的心情才好了許多。

鄭樂樂推開門,石素心剛掛了電話。

就這幾步路的時間,就有人將大院門口發生的一幕告訴了石素心,石素心看向鄭樂樂的時候,滿是心疼。

「爺爺奶奶,我回來了。」

蕭老爺子聽鄭樂樂回來,關了收音機,就站起來。

「好,飯已經做好了,來來,吃飯。」

鄭樂樂看向廚房,飯菜已經擺了不少,而分量也不少,明顯就是在等着她呢。

石素心走過來,心疼的看着鄭樂樂,反而將鄭樂樂看的心底發毛。

「奶奶,怎……怎麼了?」

「你這孩子,怎麼還讓自己受了委屈呢。」

鄭樂樂一臉懵,「什麼委屈。」

「剛才大門口那趙家想要攔你的事情,奶奶都知道了。」

鄭樂樂是真的震驚了這消息的傳播速度,也震驚了奶奶的好人緣,但……這真的是一個誤會。

無奈失笑,鄭樂樂扳著石素心的肩膀往餐廳走。

「奶奶,我只是不想和趙夫人打照面,覺得麻煩,而且,被她纏上,又不知道要耽誤多久的時間,我還忙着回來陪你們吃飯呢,是不是啊。」

石素心一臉擔憂,即使他們知道鄭樂樂絕對不是繞着大樹生長的小白花,但還是忍不住擔心她會受委屈。

在自家眼裏,自家的崽那絕對是純善。

「真的?」

鄭樂樂豎起雙指,放在自己的耳邊。

「我發誓,是真的。」

石素心見鄭樂樂的情緒不錯,一點都沒有被影響到的樣子,這才放心。

蕭遠山哈哈笑了起來,「我家樂樂的心態很不錯嘛,這多少年輕人都學不來的。」

蕭家歡歡喜喜,但另一邊,方嫻卻緊蹙著眉心,現在鄭樂樂見了她就躲,看來是她的計策起效了,但效果太好了,鄭樂樂不靠近她,讓她下一步不好進行。

在加上趙宏澤也讓她離蕭家人遠一些,方嫻便也沒有再多想,轉身回了趙家。

剛進門,就見趙宏澤難得的沒有在書房工作,而是坐在客廳里看報紙。

方嫻立刻端起他面前的茶杯,去廚房裏給趙宏澤泡茶,趙宏澤抖了抖手中的報紙,緩緩開口。

「你去哪了。」

「沒去哪,就在門口轉了一圈。」方嫻柔聲說道。

她沒有注意趙宏澤蹙起來的眉頭,繼續去倒茶。

等方嫻從廚房出來,看到趙宏澤那緊蹙著的眉頭,心裏咯噔跳了一下。

「老,老趙,怎麼這樣看着我啊。」

趙宏澤直入主題。

「我說過,離蕭家人遠一些,你聽不懂嗎?」

方嫻心裏一咯噔,心跳加快,笑容保持不變。

「沒,沒有啊,我沒有接近鄭樂樂啊。」

她現在萬分慶幸,剛才沒有真的攔住鄭樂樂。

她能在這個大院裏過好日子,都是因為有趙宏澤護著,要是沒油了趙宏澤,她什麼都不是,所以,她從來不會惹趙宏澤生氣。

趙宏澤伸手,接過茶杯。

「一樣的話,我不想說第三次。」

說着,轉身進了書房。

這在客廳里的目的,明顯就是等方嫻回來。

等趙宏澤離開,方嫻腿一軟,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看來今後還是要和鄭樂樂保持一定的距離才行了。

不過,若說早晨趙宏澤的反應,只是讓她有些喜悅,現在就是狂喜。

宏澤對蕭家反應這麼大,那麼今後同意趙廷和鄭圓圓的可能性就越少。

這麼想着,方嫻就給方初晴撥去電話。

「初晴,趙廷還有一個星期就回來了,到時候,你記得來玩啊。」

方初晴臉上掛着甜笑,眼睛都眯了起來,將聲音修飾的甜蜜至極。

「我知道了姑姑,我一定去,到時候還給姑姑帶我親手畫的畫。」

等掛了電話,方初晴的笑容收了起來,眼裏滿是怨懟。

方母站在一旁,問道,「初晴,學校裏面的事情,你不打算和你姑姑說?你爸的工作都有影響了,你得趕緊告訴你姑姑,讓把你爸的工作給調回來啊。」

方初晴惡狠狠的看向方母。

「說什麼說,就是說出去也就是丟人現眼,要是讓姑姑我連一個鄭圓圓都對付不了,你以為她還會像現在似的扶持我啊,我大伯家的那兩個也還在那虎視眈眈呢。」。 (半小時后再看,等會修改重複。)

藺文萱說著,卻沒有要讓李真熙信的意識,真正的真理必然會因時間而印證,即便是再如何覺得荒謬而去否定,那始終會是一顆種子,種入心底,無法抑制。

於李真熙不同。

李和他們聽了,則是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看著月光在藺文萱臉上所印下的光輝,那是一種智慧所產生的聖潔。

這讓李和看得有些痴了。

比當初初見的時候,他從樹下落下,那驟然相逢的夢幻薔薇要更加迷人……

小曦更是在一旁捏緊了拳頭,眼中都是崇拜的光芒,她看著藺文萱,只覺得好厲害,好厲害。

「這就是歷史研究社么?」

李真熙有些陰鬱的低著頭,呢喃了一句,如今,她終於知曉歷史研究社僅憑72人的組織成員,一向不做「正事」,卻能夠列入五大幻想組織之一的原因了。

他們研究歷史,更研究未來……

他們研究的,是文明的出路,和解決的方法。

藺文萱不僅僅是歷史研究社的成員,更是如此的優秀,此刻的她,甚至可能比李岩走得都更遠一些,僅憑「聖王宇宙理論」的成就,她可能就會是下一屆歷史研究社的社長。

長呼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