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就在周沐言所在的區域突然傳來劇烈的爆炸。

爆炸帶來的衝擊讓畢天澤都被向外滾出數十米,可是他的手臂卻是死死的抱着趙惜月和青丘月,咬着牙就換了個方向繼續跑。

「畢天澤,你是在找死!」

濃煙中,周沐言憤怒的咆哮聲傳來,而後數道風刃破開濃煙朝着畢天澤射出。

「獵豹!」

畢天澤高呼一聲,黑豹的虛影就融入到他的身體,旋即他整個人都靈活了數倍,身體柔韌到讓人看到頭骨都發寒,躲開了周沐言的風刃。

待到他再準備繼續跑路時,突然他的手臂一涼。

「你往哪兒跑啊?!」手中凝聚著風劍的周沐言,出現在畢天澤的面前,而剛剛他也用這把劍斬斷了畢天澤的右臂。

鮮血頓時從畢天澤的手臂噴了出來。

他沒有喊。

就是皺了下眉,看了一眼掉在地上攬著趙惜月的手。

「你行啊,埋雷?」周沐言舔了一下嘴唇,不住的點頭,「很有想法,可惜……太天真了吧,啊?!」

噗嗤!

又一劍斬下。

畢天澤的左手也被斬斷。

失去雙臂的畢天澤痛到後背的衣服都被浸濕,他卻依舊咬着牙一聲不吭。

「我是仙,你以為那點地雷能炸的死我么,我有風罡!」周沐言獰笑一聲,「你就是個凡人而已,在我仙人的面前耍這種小聰明,是不是太愚昧了。」

「六子,成王敗寇,你贏了。」

畢天澤抬頭,目光中沒有任何怯色。

「你不是想要殺我么,動手吧。就算你現在殺了我,我也可以告訴你,你和趙信都活不了,你們倆死定了。」

砰!

一拳打在了畢天澤的臉上。

這一拳周沐言並沒有動用仙元,純粹是他肉身的力量,讓畢天澤直的栽倒在地。。

「你真噁心!」雙手抱着趙惜月和青丘月的周沐言,低頭看了畢天澤一眼,「畢天澤,你真的讓我噁心。」

「那你就殺了我!」

畢天澤一臉硬氣,周沐言看着他搖頭一笑。

「你以為我不想么,是凱哥和五哥替你求情,讓我饒你一命。畢天澤,今天我不殺你,可是來日……」周沐言蠕動着嘴唇,眼中儘是掩蓋不住的恨,「我會親手殺了你的,今天這條手臂就算是利息了。千萬,別再讓我看到你!」

周沐言恨得咬牙切齒,哪怕是光聽他的聲音。

都能感覺到他想要將畢天澤碎屍萬段的心。

他狠狠的瞪着畢天澤,抬腿在他的身上踢了一腳。頓時,畢天澤就如一顆流星撞在了聯邦大院的牆壁上。

在牆上留下個深坑,口中鮮血狂噴。

周沐言又深深的看了畢天澤一眼,抱着趙惜月和青丘月凝聲高呼。

「五哥,撤!」

攔著百位仙人的趙信聞聲回頭。

看到周沐言已經奪回趙惜月和青丘月心頭一喜,凝聲高呼。

「帶她們走!」

「那……你呢?!」腳下御風的周沐言愣住,趙信抵擋着群仙眼中露出笑意,「我攔住他們。」

「五哥,我不能丟下你不管!」

聽到這番話的周沐言稍有遲疑。

「趕快走,咱們來這裏的目的是什麼?!」趙信低斥一聲,「就這些小仙,我根本就不放在眼裏。」

「要走一起走!」

「你哪兒那麼多廢話,趕快走!」趙信一劍將面前的仙人震退,凝聲低斥道,「六子,你不用擔心我,我自然有辦法脫困,現在你戴着趙惜月她們回去就是了。」

「我……」

「快點!」

「我知道了。」看到趙信的神情,周沐言狠狠的咬住后槽牙,「五哥,我等你回來!」

周沐言腳下的風瞬間呼嘯,整個人化作一道流光沖了出去。

看到人被奪走。

那些仙人都追了出去,卻不想數道劍氣瞬間阻斷了他們的去路,而後就看到趙信提劍攔了上來。

立於虛空,眉眼低垂看着面前的眾仙。

「抱歉啊,此路不通!」 無邊太陽真火匯聚成實質,形成一把巨劍。

火焰巨劍劃破虛空,徑直朝飛梭斬下來。

轟隆!

飛梭探出一道蛟龍巨手。

叮!!

金色蛟龍之爪與巨劍對撞,火星四濺。

真空沒有聲音發出,震動卻震碎方圓千里的隕石。

火焰巨劍當場碎裂。

「嗯?」

羽人血紅眸子閃過一絲意外。

他的長相和宙絕城主人形狀態差不多,只不過多了一雙翅膀。

「再接我一招。」日神羽人嗤笑一聲。

張口吐出一道光芒。

此光色澤血紅,速度極快,轉瞬間跨越千里,轟在蛟龍大手印之上。

砰!

蛟龍大手印隨之破碎。

濺射開來的光芒將飛梭打出坑坑窪窪。

差一點破了外殼。

飛梭內部飛出無數黃泉魔氣。

魔氣之中,一條暗金色的龍軀若隱若現,金黃眸子緊緊盯著日神羽人。

血紅太陽魔火蔓延四方,抵抗不斷湧入進來的火焰。

「好漂亮的血脈。」

宙絕城主見獵心喜。

隨後大吼出聲,聲音竟然突破了真空的限制。

羽人身軀不斷壯大。

血氣沖雲霄,

高達五千丈,沸騰的血氣,甚至讓四周溫度上升了上千度,連鋼鐵都能融化。

個頭比黃泉帝龍低一點。

但法力是黃泉帝龍的數百倍。

人皇劍斬出劍氣,來到日神羽人的領域,當即削弱了九成,被日神羽人一巴掌扇飛。

一人一龍。

在這無垠虛空戰鬥了起來。

陸謙剛一進入日神羽人的領域,便感覺身上彷彿壓了一座大山。

神魂、法力流動速度驟然下降。

彷彿在水中奔跑,到處都是助力。

更別說,還有無處不在的火焰之力。

這次他第一次進入高手的領域。

元神高手的領域果然名不虛傳。

還沒動手,自己平白無故少了八成的力量。

轟!

此時,陸謙腦海傳來一聲龍吼。

黃泉帝龍仰天長嘯,龍戰於野,其血玄黃。

血氣同樣如狼煙一般沖霄。

一時間,壓在身上的氣勢驟然一弱。

人皇劍、萬龍玉璽、奈何金橋等等兵器齊出。

一時間竟然和日神羽人不相伯仲。

與陸謙相比,宙絕城主內心更為驚訝。

想不到眼前這個小蒼蠅居然能抵擋日神法域。

而且肉身血脈不亞於自己的日神羽人。

轟!

正想著,劍氣斬落下來。

日神羽人心念微動,凝聚出火焰護盾,擋住劍氣。

「你真是給我非常大的驚喜啊。」

宙絕城主嘖嘖稱讚。

原先只想要眼睛煉器,現在才發現這人身上有太多東西可挖掘了。

血液可以煉丹、鱗片可當鎧甲、肉身可補充氣血。

兩人鬥了三十個回合。

最終陸謙還是頂不住了。

他畢竟不是元神境界。

不能通過法域吸收無盡虛空世界的元氣,法力一直在減少,從未恢復。

轟!

人皇劍擋住火焰之後,陸謙忽然回到飛梭。

飛梭噴出火焰,速度暴漲,企圖繞過宙絕城主。

「跑得了嗎?」宙絕城主不屑一笑。

隨後一閃身到了飛梭面前。

胸口中央的太陽圖案爆發金芒。

一輪太陽日輪旋轉飛出。

正要將飛梭切開。

絲毫不在乎女孩的死活,把兒子的話拋在腦後。

飛梭內部,陸謙沒有抵抗,也沒有生命被威脅的驚慌失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