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克和趙立行相互靠近,很快來到場地中央。

趙立行用的武器是迅捷劍,這是一種來自歐洲的經典武器。

在歐洲文藝復興時期,重甲漸漸被火槍所淘汰,同時歐洲文藝復興的熱潮導致城市居民的增多,市民們有了更多的時間和精力去研究格鬥技術,同時城市人口增多也導致了更多的摩擦發生,而當時法官對於難以裁決的案件,就乾脆要求雙方直接進行決鬥,由神明來決定保佑誰。

這在法學界有個名詞叫做:「司法決鬥」。

這就導致了遇事不決拔劍乾的決鬥風氣開始流行,而歐洲則出現了專門為決鬥單挑而生的武器——迅捷劍。

這是一種劍身細長,帶有護手的單手劍,長度大概在1米1到1米3之間,現代擊劍比賽中的重劍,其前身就是迅捷劍。

趙立行使用的迅捷劍比較特別,長度達到了1米4,算是迅捷劍中比較『喪心病狂』的一種長度了,不過還是比陳克的苗刀短20厘米,所以陳克開局就讓了3分。

不過單手武器和雙手武器一個最大的區別就是單手武器的攻擊距離往往比雙手武器長,因為一個側身對敵,一個正面對敵。

此時趙立行劍長1米4,加上側身對敵的優勢,而且自身臂長也比普通人要長一些,所以他的攻擊距離反而要大於讓了3分的陳克。

對於這一點,陳克在賽前分析中就已經推算出來了,所以此時謹慎地和趙立行保持著距離,不讓自己被納入對方的攻擊範圍中。

迅捷劍為了追求刺擊的威力而將劍身設計得非常細長,這也意味著其幾乎放棄了切割傷害,所以在兵擊比賽中,迅捷劍90%的得分都來自刺擊,如果要靠劈砍得分,除非是動作幅度很大的那種大力劈砍,否則裁判可能不會算作有效攻擊。

而以刺擊為主的打法就註定了使用迅捷劍的人會更注重距離的變化和出手的時機。

抓住機會,一劍突刺,命中對手,一氣呵成!

這種打法和現代擊劍比賽中表現出的那種打法很相似,但兵擊畢竟不是擊劍,並非一味比誰快,還存在雙殺的可能,所以迅捷劍的高手往往會更耐心,抓時機的能力會更好。

趙立行練的劍術流派是『閃擊流』,看名字就知道這是一門非常注重出手速度的劍術,而且因為這個劍術流派的絕招有90%都是通過攻擊敵人的頭部來得分,所以又被許多網友戲稱為『爆頭流』。

趙立行持劍逼近陳克,手中的細劍如同一條正不斷吐著蛇信,伺機而動的毒蛇,上下晃動著。

而陳克則雙手持刀,以迎刀式對準前方,和趙立行的細劍逐漸在空中交錯,這也意味著雙方都在一點一點被納入對方的攻擊範圍。

「陳克現在的選擇太冒險了,迅捷劍本就偏重突擊型的打法,練『閃擊流』的趙立行就更是如此,這意味著從靜止到突然啟動的這一下,趙立行的反應和速度會非常快!

對付趙立行,陳克最好的戰術是提前啟動,持刀快速衝上去打,而不是像現在這樣一點一點和趙立行拉近距離,然後大家一起比啟動速度。」

劉銳的聲音在直播中響起,他輕笑道:「這就像是一個長跑選手非要去和短跑選手比出發速度,大家專註的領域都不同,你這是鬧哪樣呢?」

他的話音未落,場上的兩人幾乎同時動了!

從極靜到極動,趙立行就像是一輛轉速已經拉到1萬以上的f1賽車,在信號燈變化的那一瞬間猛地沖了出去!

細劍化作一道寒光直奔陳克的面門而去,迅如奔雷,勢如閃電,這就是『閃擊流』!

而就在趙立行啟動的瞬間,陳克也動了。

技·迎推刺!

強化到+3的迎推刺能在瞬間讓陳克爆發出目前他的身體所能承受的極限速度,這是陳克最快的一招!

砰!

兩聲撞擊聲幾乎疊在了一起,分不出先後。

趙立行一劍刺中陳克的面門,鋼製的細劍向上拱起,形成一道『橋』,可見這一下刺擊的力道,如果不是劍尖被專門包裹了起來,這一下有可能直接將面罩刺壞!

而陳克也一刀重重劈在趙立行的面罩上,發出砰的一聲重響,劈得趙立行身體後仰。

「第一劍!」

「紅方擊中藍方面罩,得三分;藍方擊中紅方面罩,得三分,雙殺!」

「比分,6:3!」

裁判宣布第一劍的結果。

「好——」

京大備戰區,眾人的加油聲第一時間傳來,儘管之前已經見識過陳克那招迎推刺的爆發力和速度,但他們沒想到這速度和趙立行的『閃擊流』比起來也絲毫不落下風!

演播室。

劉銳:「……」

他發現只要是解說陳克的比賽,他被打臉的次數和速度都破了他這麼多年來的記錄。

前一秒剛說完,陳克下一秒就直接打臉,就像在特意針對他似的。

「那個,沒想到陳克的啟動速度也這麼快啊。」

張陽有些幸災樂禍地看了劉銳一眼。

劉銳黑著臉,強行挽尊:「他這樣還是很冒險,趙立行接下來肯定不會選擇這麼單一的進攻方式了。」

張陽聞言,十分隱蔽地撇了撇嘴。

場上。

趙立行走到場邊,摘下面罩活動了一下自己的脖子。

剛才陳克那一刀劈得很沉,哪怕戴著面罩,有緩衝,也讓他稍微有點暈。

不過這並沒有影響到他的心態,無論陳克有什麼樣的實力,是什麼身份,對趙立行來說都不重要。

什麼『一皇三帝』,『雙帝之爭』,趙立行也都不在乎。

他只在乎自己最後能不能一步一步拿下冠軍,他只會考慮該怎麼打敗自己的對手。

「唯心純粹,劍才會純粹。」

「越純粹,你才會越快!」

這是師父教給他的道理,他始終記在心裡。

第二劍開始。

兩人再次相互靠攏,陳克依然沒有選擇提前衝上去,而是和剛才一樣,一點一點靠近趙立行。

某一刻,趙立行再次啟動,一劍刺了出去,而陳克也毫不猶豫地發動『技·迎推刺』。

不過這一次趙立行在刺到一半時,身體突然朝右邊躍出一步,同時上半身朝後仰,而手中細劍速度絲毫不減,繼續刺向陳克的面罩。

閃擊流·跳刺!

在快速爆發躍擊的過程中突然變線躲避對手的攻擊,同時還要保證手上的動作不受影響,這對身體的平衡能力還有重心的轉換都有很高的要求,屬於高難度技巧,也是『閃擊流』的成名絕招。

曾經不知道多少對手敗在趙立行這招上,哪怕事先反覆觀摩過無數次,上場時在心中不斷提醒自己要注意,但真正面對這一招時,還是破解不了。

原因除了一個『快』字,還在於趙立行選擇『變線』的時機非常巧妙,剛好卡住對手出招的關鍵節點上,讓對手難以變招。

這需要的就不僅僅是苦練了,因為沒有固定的模板可以去套用,每一次面對的實際情況都不同,所以需要對劍理的理解足夠深刻,這也是賽前劉銳說趙立行可以在每一招上壓制住對手的原因!

這一次同樣如此,當趙立行朝右側跳躍時,剛好是陳克這一記劈刀加速度達到最大值的時候,理論上來說,確實沒法變招。

但陳克偏偏就在此時停住了,而且停得乾淨利索,毫不拖泥帶水!

停刀的瞬間陳克就做出了判斷,手腕偏轉,變下劈為斜斬,斬向趙立行的脖子。

啪!

「第二劍!」

「紅方擊中藍方面罩,得三分;藍方擊中紅方面罩,得三分,雙殺!」

「比分,9:6!」

因為各自都沒留力,所以第二下再次打出雙殺。

張陽:「喔,剛才陳克是打出了一個二連擊嗎?這轉折速度未免太快了吧!」

劉銳:「……」

他有點不想說話了。

場上,趙立行有些驚訝地看著眼前的陳克。

他當然也是要研究對手的,但是陳克雖然和他同列為『三帝』之一,卻從來沒有在他的研究名單中,因為他確實很難將一個剛接觸兵擊不到三個月的人當成主要對手去研究。

所以陳克此時表現出的『斷招』能力讓趙立行十分意外。

「他怎麼做到的?」

繞是以趙立行對劍理的理解,也想不明白陳克剛才那一記劈刀為什麼能突然停住然後變招。

這得是多麼恐怖的身體控制力?

第三劍很快開始,這一次趙立行決定改變戰術,不再一味求快,而是多留力求變化。

因為他發現如果單純拼速度,陳克似乎可以一直和他打成雙殺!

雖然他還領先著3分,但這樣下去還是不太保險,實力佔優的趙立行當然不願意採取這種冒險戰術,他要拉開分差。

兩人再次靠近,還是趙立行主動發起進攻,一劍直刺陳克的面罩。

陳克還以迎推刺,似乎打定主意要一直打雙殺。

然而趙立行一劍刺出后卻立刻收力回撤,朝後躍,同時腳下蓄力。

他要等陳克這一刀劈完,力道用老,身體前傾的時候再反擊。

閃擊流·誘刺!

意為先出手誘惑對方衝上來攻擊,然後在給予回擊。

這招最重要的不是速度,而是節奏和時機的把握。

而陳克眼看趙立行選擇後退躍開,第一時間就將目光看向對方的雙腳,一看對方的發力姿勢就判斷出對方要用誘刺。

昨晚他進入『超快感』和王恆一起進行模擬訓練可不僅僅是為了幫王恆克服心理問題,同樣也是為了幫自己分析對手!

所以陳克這一記劈刀劈到一半就提前停住,然後立刻向前跨步,接了一招『崩山式』,一刀磕向趙立行的細劍。

二連擊!

趙立行原本準備重新向前躍,結果陳克的變招打亂了他的計劃,不過他此時本就在蓄力,所以應對也很快,立刻用靠近劍柄的強劍身主動迎上去擋刀。

單手擋雙手,原本是劣勢,不過趙立行選擇主動迎上去擋,就縮短了陳克的發力距離,可以有效減小這一刀的威力。

然而『崩山式』本就是寸勁寸發,不需要太多的發力距離,所以當刀劍相擊時,陳克這一刀的力量還是出乎了趙立行的預料。

鏘——

趙立行手中的細劍震顫著被擊開了,露出了胸前空門,而陳克毫不猶豫地彎腰,墊步前刺,正是迎推刺的刺刀。

三連擊!

趙立行見狀立刻朝右邊躍開,再次用出跳刺,同時揮劍刺向陳克主動迎上來的頭部。

跳刺!

趙立行還了一個二連擊!

不過因為受到剛才『崩山式』的影響,導致趙立行的這一記跳刺速度有所減慢,從而給了陳克反應的時間。

他立刻中斷迎推刺,收刀起身,同時向右跨步,舉刀上擋——燕回巢!

四連擊!

鏘!

苗刀將刺來的細劍劈開,發出清脆的兵擊聲。

兩人電光火石間的攻守轉換看得人應接不暇,然而這還沒完,趙立行一口氣未歇,幾乎完全沒有停頓,舉劍再刺!

三連擊!

陳克能打出四連擊讓他感到意外,但拼連擊,他可不會怕。

面對趙立行刺來的劍,陳克主動迎了上去,一刀逆著對方的劍身反斬上去。

逆刃式!

五連擊!

刺耳的摩擦聲響起,趙立行驚訝地發現自己竟然有些拿不穩手中的劍了,那種劇烈的震顫嚴重破壞了他的劍勢。

啪!

趁著這個機會,陳克一刀斬中趙立行的手臂。

「第二劍!」

「藍方擊中紅方手臂,得一分,完美擊殺!」

「比分,9: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