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城聽了,卻是不以為然,依舊笑的從容淡定。

「怎麼會,我們不是馬上就要結婚了嗎?」

一邊說一邊執起沈懷琳的手,作勢要吻下去。

結果被沈懷琳直接一巴掌,擋住了他蠢蠢欲動的唇。

「在外面就別整的這麼油膩了,也沒人看見。」

當著長輩親屬的面做做樣子也就算了,這算怎麼回事啊。

戲精上身嗎?

霍城眸中情緒一閃而過,隨即勾著唇,笑的意味深長。

「這不是擔心不熟練,提前練習練習。」

「呵呵,那你可真是有心了。」

假笑兩聲,沈懷琳懶得搭理他,點了菜,將菜單遞了回去。

本來就是想吃個飯,怎麼那麼難呢!

……

陸晨帶著蔡琪琪回了家。

一路上,蔡琪琪緊閉著嘴,一句話都不說,更是看都不看他一眼。

陸晨也同樣的沉默。

到了家,剛一關上門,蔡琪琪的眼淚就落了下來。

見狀陸晨頓時手忙腳亂,倍感無措。

「好端端的怎麼還哭了呢?是不是哪裡不舒服,走,我帶你去醫院。」

說著就要伸手去拉她。

結果毫不意外的被蔡琪琪一把甩開。

「少在這裡裝好心,你心裡巴不得我早點兒死了吧。」

「胡說什麼呢,我怎麼會這麼想。」

「你肯定是這麼想的,你覺得我是你的累贅,想方設法的想要擺脫我,然後去找更適合你的對不對!」

說著說著,蔡琪琪悲從中來,坐在地上嚎啕大哭,「當初是你說的,會照顧我一生一世,絕對不會辜負我。你根本就是在騙我,你這個大騙子!」

「怎麼會呢,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陸晨被她哭的頭都大了,還要耐著性子安慰她,忙著解釋,累的暈頭轉向。

好不容易蔡琪琪的情緒稍微平復一些之後,她抽著鼻子,哽咽道;「你老闆的女朋友,又高貴又有氣質,跟她一比,我什麼都不是,你肯定更喜歡那樣的,早晚會把我踹了的。」

「亂想什麼呢。」

陸晨哭笑不得,伸手將她抱在懷裡,任由她掙扎也不鬆手。

待到她沒什麼力氣了,這才輕撫著她的頭頂,溫柔的訴說:「我見過更多的豪門千金,要是喜歡早就喜歡了。我對她們不感興趣,況且身份上也不足以匹配,根本就是沒可能的事情。只有你我才是最合適的,明白了嗎?」

「照你這麼說,我還不能遇到更有錢的了是嗎?」蔡琪琪噘著嘴,很是不服氣的樣子。

「當然可以,但是,那個人也只能是我!」

點了點她的鼻尖,陸晨笑著說道,「你放心,我會更加努力,讓你所有的願望都實現。別人有的,你也不會差。相信我,好不好?」

蔡琪琪含淚點了點頭,依偎在他的懷裡,壓著嗓子解釋:「之前我說的話不好聽,不是真心話,只是當時太生氣了,口不擇言,你別放在心上。」

「我知道,別擔心。」

聞言蔡琪琪安心的笑了。

只是眼中,並沒有與他那般的深情……

。周圍的人彷彿被楚橋嚇愣了,直到對面的人徹底不動了,大家才反應過來,他們遇到硬茬了。

大鬍子:「趕緊給我上。」

楚橋懷裡的小眼兒露出兩個眼睛滴溜溜的轉著,楚橋沒時間理它。

大聲對小眼呵斥道:「鑽回去,一會兒那麻醉藥射你身上,你活不了。」

小眼兒委屈巴巴的看著楚

《荒野女主播》第一百一十九章骨折?扭傷?(求訂閱)因為突如其來的一聲巨響,話語被打斷了的郭銘,驚疑不定的回頭看向身後。

然後他看到了手持畫桿戟,面帶慍色,虎目怒視自己的呂布。

不經意的一個瞬間,回頭的郭銘與憤怒的呂布四目相對,呂布那殺氣騰騰的眼神,讓郭銘一陣心悸,面部的表情開始抽搐。

隨着呂布一聲冷哼,郭銘整個人都

《三國從招攬趙雲開始》第一百六十九章是誰不識抬舉?(求訂閱!) 哈!帶領我們?她?帶領?連惜容一度覺得自己耳朵出了什麼毛病聽岔了,要不就是她父親瘋了,她臉上的表情越發古怪「父親,她到底哪兒厲害?」

連洗鋼重重一哼「哪兒都厲害得很!我還想收這麼個學生呢!」

他轉臉看向連惜容,苦口婆心道「惜容啊,你是我女兒,論天賦不比這裏的任何人差,又是打小就學的,懂得對多知得廣,但作為你父親我也不得不承認,你的確比不上溫喬。」

連惜容身軀猛地顫了顫,這世上大概沒有比被自己的親生父親否認更為殘酷的事情了,她瞬間就紅了眼眶,修剪圓滑的手指狠狠的插進手心。

「她這個人吧……」連洗鋼回味了下「是天賦頂天了,別人學也學不來,她去哪個行業里都是天才,當然學醫是最好,造福社會!哈哈!」

連惜容扯了下嘴角,想表現出不在意的模樣,可她心底嫉妒得發瘋,看着連洗鋼欣慰的笑臉,她甚至想衝動的衝進裏邊揪著溫喬頭髮打她一頓!

連洗鋼脾氣暴躁,護短,喜人才,從小到大沒少過對連惜容的誇讚,他一直以有這樣的女兒為傲,一副其他人都比不上我女兒的模樣,結果溫喬一來他就變了,親生女兒都得往後排,一張口便誇溫喬是超人的天賦,這樣突然的態度轉變,連惜容一時間接受不了。

「惜容,你已經肯定是要跟溫喬合作的,你們好好相處,爸看好你們倆。」

連惜容面無表情的點頭,看好我們倆?只是看好溫喬吧!明明是她的親生父親,話里話外卻處處都是對一個外人的讚賞!

說好聽點她日後是與溫喬合作,難聽點不就是要她跟溫喬打下手,輔佐對方?她一個打小便待在研究所中,藥劑泡著長大的人要給一個新人打下手?任誰聽了都會笑話她一番!

連洗鋼走後,連惜容回到自己的研究室,猙獰著面容將枱面上的色彩各異的藥劑全都掃倒在地,癲狂的抱頭尖叫。

溫喬的到來讓她成為了一個笑話!她絕不能成為一個笑話!她要毀了溫喬!

連惜容瘋了會兒,在被人發覺之前將研究室在收拾好,一出門便又恢復了往常風輕雲淡的模樣。

「怎麼丟掉這麼多藥劑渣渣?」郁馨正巧瞧見她叫人把摔得稀巴爛的玻璃葯管拿去丟,皺着眉詢問道。

研究所里的所有藥劑都很珍貴,放外邊也是一管千金的存在,就是再大手筆也經不起這樣一丟一大把。

連惜容淡笑着「啊……不小心摔了一跤碰到了不少。」

「下次注意點。」郁馨要是蹙著眉,看上去十分不滿,倒是沒有繼續追求。

可連惜容還是覺得她這幅模樣礙眼,若是今天丟一大把藥劑的人換成是溫喬,她估計連眼都不眨一下,這就是區別對待!

郁馨一走,連惜容轉身又砸了一堆藥劑,隨後陰沉沉的讓過來幫忙丟掉的員工過來收拾。

「你要是敢說出去,我立馬讓你滾出這裏!」她威脅著正在幫她收拾的員工。

那名員工正蹲著撿玻璃渣渣,聞言身軀一顫,顫顫巍巍的連連點頭,連惜容的父親是連洗鋼,又是郁馨的學生,即便是犯了大錯都不一定會被趕出去,他們這些一步步爬上來的員工可就不一樣了,行事必須小心,一旦有分毫失誤都可能會被從這裏趕出來,並且失去再次進來的機會。

這名員工一臉害怕怯懦的表情稍稍取悅了連惜容,她用腳尖抬對方的下巴,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蓮花,是一名實習員工。」

連惜容一想,上一批實習員工進來的時候是半年前,應該算個新人。

她猛地往她下巴踹了一腳,表情猙獰「你們這些新人就是讓人噁心!」

她是,溫喬也是,一個個都叫人噁心!

蓮花被轟出去時還被好一通威脅「不許說出去!否則你別想混了!」

蓮花低着頭,想哭不敢哭的表情,悶悶的點頭,被劉海遮掩下的一雙杏眸有些陰冷。

她起身,站在連惜容研究室門口片刻后才離開,摸著自己青紫的下巴,緊皺着眉頭「連惜容……」

來這裏的時候還聽見別人誇她是天之驕子,現在看來分明就是一個容易小心眼還容易被激怒的妒婦,要不是打小就在研究所中長大,還有連洗鋼這樣的父親,她這樣的性子,估計連成為實習員工的能力都不夠!

「呵。」蓮花低聲冷笑着,拖着一大袋碎渣渣往外走。

「你好?」走到半路她被人攔了下來「可以幫忙丟一下嗎?」

她抬眼,發現正是這陣子被議論最多的人,郁馨新收的一名學生,溫喬。

「欸?你下巴是被磕到了嗎?」

還不等蓮花回答,溫喬就掏出一管藥膏,擠出來抹她下巴上,很清涼,揉開之後就溫溫的,一摸也沒有黏膩感,吸收得很快。

溫喬揉的力道有些重,連花嘶了一聲,稍微往後仰頭,等她鬆開之後就後退一步。

「不會意思,這藥膏揉開之後會吸收更好些。」溫喬解釋著,隨後將剩下的藥膏擰好,塞她懷裏,將手中的一袋垃圾跟她拖着的碎渣渣放一塊,搶走拖着。

「你受傷了,我幫你拿去丟吧。」

研究所中有專門的垃圾處理站,溫喬問過在哪兒,徑直就往那邊走。

蓮花站在原地半響,心想這人真蠢,討好我一個實習員工可改變不了什麼,她看着手中的藥劑,隨後輕輕扯了下嘴角。

接下來溫喬在研究所中的生活也還算和睦,有人看她不爽卻拿她無可奈何,郁馨和連洗鋼都明面上護著,最好的資源全往她面前堆。

連洗鋼瘋魔了一樣叨叨「再給我倆年時間,倆年之後這個丫頭絕對能成為醫學界的鬼才!誰也比不上!」

他總是要跟郁馨爭吵起來,爭奪溫喬到底是誰的學生,連洗鋼恨不得趁著深夜的時候將溫喬給綁過來當他的學生,像餓犬見着了肉似的,一瞧見溫喬眼睛就發亮,總要湊上來騷擾幾句。。花猜測,那個陷阱一開始就是明目張膽地沖着朗玉來的。

作為此次瀛州守衛戰的大將軍,出竅境的修士,如果能將他解決掉,深海族攻佔瀛州的計劃等於是少了一個巨大的阻礙。

只是要殺他可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但是若只是要困住他的話,就不一樣。

反正達成的都是一樣的效果——

《綻靈記》第108章.願者上鈎 聲音落下,所有在場的人族學子們先是一愣,緊接着嘩然一片。

多日以來積壓於心中的不滿和憤怒於此刻徹底爆發了出來。

「淦,我特碼就知道他們是想讓我們去死!」

「口口聲聲說着有教無類,一切平等,可送死的事怎麼都得我們人族干啊?」

「我們繳納的學費是星族學生的三倍還要多,且我們還需要承擔各種各樣的學院任務。」

「即使這樣了,他們也沒把我們當人看。」

「視我們人族學子如同奴僕,揮之即來,招之即去。」

「我們不欠他們什麼?」

不滿和怨憤這兩種情緒就像炸彈一樣在此刻被徹底的引爆了。

站立於高台之上的王秀將下方人族學子們的神情盡收眼底過後,微微點了點頭,道:「肅靜!」

「諸君,請聽我一言!」

聲落,台下數百萬名人族學子的目光全部聚焦到了王秀的身上。

他們此刻下意識的把王秀當做了領頭羊。

「同族們,我們是人族,而且都是純血人族。」

「在異族眼裏,我們純血人族的地位與奴僕無異,生命和牲畜等價。」

「我相信在坐的各位在過去的日子裏或多或少都因為自己純血人族的身份受盡欺壓。」

「沒錯!」

「那些狗娘養的異族根本就沒把我們當人看!」

王秀的話語得到了大部分人族學子的一致認同。

「我們此行要去對付的漢帝國是一個屬於純血人族的帝國。」

「純血人族在漢帝國內部享有崇高的特權。」

「你們說,我們是和本族帝國對抗,還是索性反了他娘的戰爭學院,加入本族帝國!」

如果說把戰爭學院的人族學子比做成一堆乾柴的話,那剛才王秀的話就是一點火星。

「反了,反了!」

「老子反了!」

此刻幾乎所有的戰爭學院人族學子們全部進入了一種癲狂接近病態的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