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丁聽完,壓低嗓音鄙視道:「我就知道你們倆有一腿!那怎麼辦,你有計劃?」

「沒有,我想直接用拳頭,控制好力度,直接打他們,沒辦法追我們就行。他們現在聚在一起,只要動作夠快,那些人不敢隨便開槍,容易誤傷同伴……」

簡短交談完。

曹雷讓馬丁看自己手勢,只要豎起三根手指,就同時出手毀掉他們的搶,或者打倒也行。

兩人一拍即合。

叢林里的天,說變就變,快下雨了,有點悶熱。

曹雷知道有人可能會伺機對自己出手,越想越覺得有必要先下手為強,時刻提心弔膽的感覺可不好受。

不久后,終於按耐不住。

他分別對艾拉和馬丁使了個眼色,湊到兩位大兵身旁。

臉上笑眯眯,豎起三根手指,交談期間,曹雷突然抓住他們的槍,用力捏住,發出清脆的斷裂聲,直接報廢。

正常人類做不到的事情,現在他可以。

還沒等其他人反應過來,曹雷就控制力道,一腳踹飛某位壯漢!

順手又從別人手裡,一把搶過槍,直接提著槍口,當棍子掄在旁人胳膊上!

彼此之間,距離太近了。

眨眼間,就被曹雷成功撂倒四位。

馬丁也沒違背約定,同樣出手了,用力朝著一夥背對他的大兵撞去,頓時人仰馬翻!

長期以來,人們已經默認了有槍就是大爺。

再加上平時和和氣氣,以至於這幫大兵們習慣性忽略了一件事——曹雷和馬丁都屬於被綁上賊船,跟他們情況不同,並且還都力量驚人。

「你們瘋了!?」

有位大兵剛喊出聲,腦袋就挨了馬丁一巴掌。

這人馬丁認識,因此留了幾分力氣,不過一巴掌下去,仍然讓對方倒地不起,頭暈目眩。

曹雷這邊一不留神,居然「咔嚓」一聲,扭斷了某位年輕人的胳膊,隨後順勢往邊上撞去,將一位壯漢撞飛兩三米遠,重重落地。

都是些訓練有素的大兵們,雖然面對突襲,毫無防備,卻也不是任人拿捏的軟豆腐。

然而此刻,他們確實就跟軟豆腐一樣,被曹雷和馬丁兩個人,輕輕鬆鬆掀翻在地,即使是手裡的步槍,都能被一腳踩扁。

形象點來說,感覺就像成年人在欺負四五歲的幼兒園孩子,以至於一路走來一直憋著勁的曹雷,有種束手束腳的感覺,免得一不留神捏死了誰。

在他看來,這群人聽吩咐行事,只能算幫凶,罪不至死,混亂才剛展露出苗頭,世道還沒亂成毫無底線的模樣。

餘光瞥見有放哨的正舉槍,似乎還在警告,曹雷隨手撿起一個水壺,直接砸了過去。

身體協調性太好,隔著十多米,水壺正中對方的胸膛,那傢伙應聲倒地,痛苦呻吟著。

說來有意思。

曹雷和馬丁服用大量伽馬物質,算是走在了人類進化的前列,單從平時測試的身體素質就能看出,已經離正常人的標準越來越遠。

而正是船上的科研團隊,一手將兩人打造成現在的人形凶獸。

曹雷高估了他們,小瞧了自己。

當他和馬丁反過頭來,對付這群幾乎跟普通人沒差別的大兵,實在是沒什麼壓力。

另一邊。

馬丁一不小心,被人用手槍打傷了大腿。

惱火之餘,只見馬丁衝去搶過槍,往那人小腿上踩了一腳,看被踩之後的形狀,多半已經粉碎性骨折,疼到撕心裂肺,大叫出聲。

而馬丁,直接用手將子彈從腿里摳出來,滿臉的狂熱。

眼看艾拉小姐趁機跑遠,曹雷看看四周,除了馬丁,沒人站著。

於是他對大老黑喊道:「我們走吧!」

腿上中槍,算小傷,馬丁跟個沒事人一樣。

果斷開溜。

時不時還回頭,防止有人打黑槍,好在他們都還躺著。

等追上艾拉小姐,曹雷主動提出背著她,免得拖慢了速度,抬頭看看天,找准方向撒腿狂奔。

「車裡有定位設備,我不敢開。快艇也太扎眼,在海上最容易暴露行蹤,不如先藏在叢林里,繞去附近人最多的地方,然後再想辦法離開哥倫比亞,馬丁你跟著我走。」

曹雷說道。

身為直升機駕駛員,野外求生屬於必修課。

何況他現在牛氣壞了,信心正飛速膨脹,都強成這樣了,哪裡不能去?

…… 既然西乙的比賽已經沒有什麼壓力,教練組的注意力此時都集中在接下來的國王杯上。

因為國王杯都是淘汰賽制,所以相比於聯賽對球隊實力的考驗,如此賽制對球隊穩定性的要求更高一些。

為了把風險降到最低,在周日開會的時候,陳靜妍做出了一個大膽的決定。

經過商討后,她準備在接下來的比賽中開始大面積輪換主力球員。

這樣的決定雖然可以為球隊的核心減少不必要的體能消耗,但同時所需要冒的風險也不少。

替補球員能否勝任比賽,這些隊員在比賽中能否如同訓練般默契,誰也不知道最終的答案。

若是赫塔菲俱樂部真的因為輪換在聯賽中出現了巨大紕漏,估計首當其衝的就是主教練陳靜妍,畢竟她是做出最終決定的那個人。

雖然有風險,但陳靜妍並沒有退縮。

經過一番溝通和調整,下一場西乙聯賽赫塔菲將只派出宇恆一名主力登場。

…………

比賽的事情暫時告一段落,宇恆接下來又回到了日常擺攤模式。

通過一個周的努力,在周天晚上最後五分鐘,屬性任務完成的提示聲終於被宇恆等到了。

「恭喜宿主完成任務4,由於宿主在本次任務期間宣傳人數為1126人,系統將根據任務獎勵進行屬性調整,請宿主及時到個人屬性欄進行查看。」

因為達到了第二條和第三條的獎勵標準,所以完成任務后,宇恆的射門和撲救屬性一次性各加了2點。

【宇恆的屬性】

射門:49

速度:50

防守:48

力量:56+2

傳球:68+3

盤帶:58+4

反應:56+4

撲救:56

體能:98

綜合能力:非洲級

…………

上一周的任務剛剛結束,還沒等宇恆休息,他便接到了新一周的擺攤任務。

擺攤任務(第五十周):

任務1

經過一個周的考驗,宿主的美食擺攤能力已經初顯崢嶸,為了進一步提升美食擺攤能力,系統要求宿主在西班牙推廣小龍蝦。

系統將會根據宿主的推廣效果給予獎勵,具體獎勵如下:

1.對小龍蝦認同人數小於1000,獎勵無;

2.對小龍蝦認同人數大於等於1000,獎勵《倒三角傳球(黃金級)》;

3.對小龍蝦認同人數大於等於10000,獎勵《超遠吊門(黃金級)》;

4.為小龍蝦認同人數大於等於1000000,獎勵《落葉至尊弧(高級)》

……

任務2

擺攤需要多國文化共同交流,系統要宿主到周邊國家進行擺攤學習。

當宿主擺攤的國家超過五個,則系統任務自動完成。

獎勵:《倒掛金鉤(黃金級)》

……

任務3

擺攤需要長遠顧客,為了推進在國外的擺攤制度發展,系統要求宿主通過一種方式讓顧客長期選擇自己的攤位。

在本周任務結束后,系統將根據宿主的擺攤情況進行判定,若判定成功則給予裝備獎勵。

獎勵:酸球襪(藍板)

……

任務4

考慮到上一個周的宣傳力度不到位,系統要求宿主在本周繼續宣傳中國文化。

系統將會根據宿主最終的影響人數,給予宿主不同程度的獎勵。

獎勵:1.影響人數小於1000,獎勵無;

2.影響人數大於等於1000,獎勵防守屬性+3;

3.影響人數大於等於10000,獎勵速度屬性+4;

4.影響人數大於等於100000,獎勵力量屬性+8。。 只不過天際那道血色痕迹並沒有給李清源這個鍛煉手工的機會,在他彎下腰找合適泥巴的時候,直接遞出一拳。

那拳頭比之先前的層層聲浪愈加可怖,音爆肉眼可察,更有一層層音浪爆破開來,蕩漾起一圈圈透明波紋,扭曲了附近景物。

更有一張枯黃樹葉扭扭曲曲,飄蕩墜落,在經過這巨大拳頭一旁幾丈遠的地上時,剎那被音浪絞了個粉碎。

這樣一拳,若是與之前的少年人對上,必定是以少年人徹徹底底身死道消果真要被這血手拖著丟進嘴巴里當糖豆嚼為代價的。

羊皮地圖及時飄蕩而出,為少年人擋下一圈圈漣漪震蕩。

少年人隨之跨步出去,手中長槍銀輝激蕩而出,寒光冷冽。

血色大手突破層層音障,幾乎轉瞬之間就已經像是一個大磨盤佔據了李清源整個視線,筆直砸來。

李清源後撤一步,以撤出的那條腿為支柱,后拍長槍尾部,他手中龍槍化作一抹銀輝,彈射出去數寸,而後被少年人一把抓住槍尾,身子跟著一個扭轉,將長槍鑽出。

龍槍槍頭經過李清源靈炁長河的灌溉滋潤,再次發出耀眼銀輝,且不斷旋轉著刺出,帶起一陣呼嘯風聲,與那巨大血手再一次對壘。

這可惜,這次已然是銀色長槍輕易刺破這巨大血手的一根手指,透過血肉,一串而過穿,可血手仍舊滿不在乎地繼續將拳頭遞出,一拳搗在李清源身上。

羊皮畫卷倏然之間綻放無數土黃光輝氣,將白袍少年人團團圍住,李清源這才沒有在這一拳之下直接被打成血霧。

只不過此刻的他並不好受,雖被土黃氣包裹,可他終究只是升月境界,並且依照原本在那蒼幽叢林之中與那白鷹白展馳一戰後,自己對於第二大境的體悟,以及這麼多天來在功力幾乎稱得上深不見底一詞的魔尊手上生不如死的經歷,李清源能明顯感受到眼前這隻血手,早已經進了玄之又玄的第三大境。

第三大境仙人境界何以稱之為「仙人」二字,除了是因為這一大境界本身就極其難以跨越外,自然是因為它本身的「浩瀚縹緲」,雲遮霧繞,使人看不透。擒拿日月乾坤,操水控火,更是信手捏來,已經不能以常理度之。

李清源正是在這一拳之下,感覺神魂震蕩,腦袋生疼。

那一隻早早後撤一步的腳,如今非但在地上生生犁出一長串土溝,最後更是入地三分,整個腳掌沒入土壤之中。

李清源微微用力,將腳掌從土壤之中拔除,不由晃蕩幾下腦袋,想要祛除陣陣眩暈感覺,只不過少年人越是晃蕩腦袋,腦袋越是疼得厲害。

最後他伸手揉捏太陽穴,這才將痛意緩解些許。

那雙血手經過短暫停滯之後,順手一甩,一抹銀輝帶起一抔血霧,自血手之中穿出,重回李清源手中。

血手則是再次緩緩握拳,再一次向李清源搗殺過來。

李清源再一次後撤一步,支撐在遠離黃泉岸邊的堅硬土地上,而後抖出一個漂亮槍花,以雙肩肩扛銀槍,使得這桿龍槍崩得弓起,狀若彎月。

而後李清源扭身一甩,手中銀槍以橫掃千軍之勢,欲要給予那血手「攔腰」一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