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咕隆咚,天知道裏面有什麼!

「不用看了,我先進去給你們看看。」總得有個人進去探路,本來張圓打算讓身邊的親衛進去,可她話還沒說出口,葉晨卻是率先站了出來。

「先生,先讓我的親衛去試試吧!」張圓搖了搖頭,不想讓張圓以身犯險。

「放心,我不會有事的,而且若是這個千年老妖動了手腳,一般的親衛也看不出來,我親自進去,沒問題的。」

抬手制止了張圓繼續說話,葉晨一個箭步,身形閃爍,直接進入了山東,讓張圓根本來不及拒絕阻止。

面無表情,滿眼冷峻,張圓看向易小川,「我相信你,不過但凡先生有一個萬一,我要將你碎屍萬段,然後喂狗!」

平靜的語氣不帶絲毫感情,易小川聽得出來張圓的決心。

「怎麼說我也是逍遙派的祖師爺,你現在的天山祖地還是我的,怎麼就這麼無情呢?」

撇了撇嘴,易小川嘟囔著,「放心吧,我保證你的先生沒事。」

話音落下,易小川對山洞中的葉晨喊道,「你走慢點,小心點,千萬別磕著碰著,否則老子就要去餵豬了。」

二人深入山洞。

山洞幽暗無光,只有二人手中火把照明,打量著四周並不算寬敞,只有五六個人寬度的山洞,葉晨道,「我挺好奇,你們當年究竟是怎麼建造的這個天宮。」

「按照你所說的,天宮規模很大,不僅有偌大的天星,更有兵馬俑等物,陣仗不遜色一個城池,那麼多東西,你們當初就是從這小小山洞運進去的?」

「這樣的山洞,很多東西恐怕都運不進去吧!」

「其實我也挺好奇。」易小川笑道,「當年我只是監工,不是施工人員,整個天宮的設計和建造都來自於一個叫北岩山人的隱士所為,這人神神秘秘,說話只說一半,很多東西我完全不了解,很多操作也看不明白,總之莫名其妙這天宮就成了。」

「說實話,我本人也沒有進入過天宮。」

「北岩山人?」

葉晨不太記得神話的劇情,不知道這個人,「那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一個白鬍子看起來很普通的老人,可也是一個極不普通的人。」易小川感嘆道,「這些年來,我時常在想,那傢伙會不會是一個比我先穿越而來的人,或者說,那會不會就是一個外星人。」

「偌大的天宮,在我看來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奇迹,可他在短短几年內就做成了,實在是難以想像。」

「對了,他還知道我穿越的事情,所以,我對他是真的很懷疑,只可惜,神龍見首不見尾,當年他修建完天宮之後,我便再也沒看到過他。」

二人一邊前行,一邊聊著天,易小川看向葉晨,「你不是什麼都知道嗎?那你了解這個北岩山人嗎?」

「我要是了解還用問你?」

白了一眼易小川,葉晨緩緩道,「北岩山人是個什麼東西,我不知道,也不清楚,這個世界有沒有外星人,我也從來沒遇到過,不過!」

「這幾年我在思考另外一個問題,你說地球上有沒有超古代文明?比如咱們在現代時常聽到的亞特蘭蒂斯文明、三星堆文明等等?」

「告訴你一個小秘密,我曾經找到過一塊用塑料包裹的紅色石頭。」

「這….」聽到葉晨的話,易小川微微一怔,然後雙眸閃亮,「你是在什麼地方發現的塑料?可有深度挖掘?」

「不想和你說。」

搖了搖頭,葉晨一臉的淡然,「而且,我為什麼要深度挖掘?愛有就有,愛沒有就沒有,我就只是好奇一下而已,滄海桑田,日月變遷,有和沒有,反正早晚都會露出來。」

易小川:「…..你這也太鹹魚了吧?」

「要不然呢?擁有那麼長的生命,天天到處多管閑事?」

「看來咱們還真是道不同不相為謀。」易小川有點不太想和葉晨說話,二人的價值觀的確有很大不同,說不到一起去。

「前面就是天宮的入口了。」

二人沉默地走了一段路程,終於到達一扇青銅大門面前,青銅大門彷彿是長在山體里,頭頂有秦小篆字體的天宮二字,門上面雕刻着各種奇怪的花紋,旁邊還有一個凹陷的東西,像是機關門鎖。

「看起來也就是個很普通的地方嘛!」打量著四周,葉晨沒發現有什麼特別的地方,這麼簡單的一個地方,身旁的男人一千多年過去就愣是沒有辦法打開?

「你可以試試。」

撫摸著青銅大門,易小川彷彿在撫摸女人的肌膚,很溫柔,半晌才鬆開手對葉晨說道。

「試試就試試。」

瞬間開啟霸體模式,罡氣覆蓋雙手,氣血逆行,所有的力量全部集中在手掌上。

葉晨要在旁邊打上一拳,他倒是要看看是不是有易小川說的那麼玄乎,打碎一塊石頭就會立刻有另外一顆石頭落在原來的位置。

「這麼莽嗎?」

看着一言不合就開大的葉晨,易小川很是無語,也很無奈,往旁邊撤了幾步,看着葉晨的操作。

沒有多餘的動作,葉晨一招【不動如山】帶着降龍掌法震驚百里的震蕩,徑直轟向青銅門旁邊的石壁。

不動如山,重如山嶽,震驚百里,拳力震蕩,一波接着一波,連綿不斷,這一掌下去,就算一塊兩米高的大石頭都能被碎裂成無數手指甲大小的碎塊。

嗡~~~

拳力與石頭碰撞,巨大的轟鳴在山洞中迴響,震耳欲聾,嗡嗡之聲不斷回蕩在腦海中。

肉眼可見,葉晨面前的石頭上出現了一個直徑一米多的大坑,一大堆碎小的石塊散落一地,然後….

轉眼間,被打出的坑洞上方一塊落石墜落,正好覆蓋在那個位置,粘合在一起,彷彿原本它就是在那裏一樣,一點都看不出拼湊的痕迹。

「現在明白我為什麼一千多年都沒有打開這裏的原因了吧!」

易小川的語氣中充滿了無奈,「這裏的一切,實在是難以用科學解釋,我用盡了一切辦法,可一切都還是最初的模樣。」

沒有搭理易小川的廢話,葉晨瞬間復活刷新狀態,然後走向那青銅大門,既然門框打不碎,那就試試大門。

同樣的一拳,徑直轟在青銅大門上。

可是!

這一拳轟在大門上后,葉晨發現自己拳頭上的真氣竟然直接被大門吸收掉,自己的力量如同打在了整座山上,青銅大門紋絲不動,反倒是葉晨的拳頭因為反作用力,直接被自己的力量爆掉,筋骨肉變成了一灘爛泥。

「這是青銅?」葉晨看向易小川。

「是青銅,這大門還是我親自督造的。」易小川淡淡道,「這些年來,我專門研究過這個大門,我覺得它的神奇不在於材料,而在於那上面的奇特紋路。」

「我如今領悟了一些天人合一的玄妙,其實也多虧了這些紋路,觀看這些紋路,不斷用真氣注入,長年累月下來,心有所感,我覺得這大門彷彿和山融為一體,勾連了整座山的力量,我們個人的力量如何能抗衡整座太行?」

「人心齊,泰山移,偉人說過,可上九天攬月,可下五洋捉鱉,區區一座山,算什麼?」葉晨也把真氣注入道青銅門上,泥沉大海,可卻沒有任何反應與感觸。

「先生,你還好嗎?」

對於葉晨的自信,易小川正要開口,山洞中卻是傳來急促的腳步聲以及張圓等人的呼喊聲。

很明顯,聽到了剛剛葉晨剛剛出手轟擊的迴響,坐不住了,他們進來了。

「沒事,我剛剛就是想要嘗試一下暴力破門,奈何,沒成功。」看着面前一臉急匆匆跑進來的張圓等人,葉晨輕聲笑道。

「現在長生藥的核心藥引子就在裏面,至於能不能進去,那就看你們的了。」

微微頷首,張圓看向易小川,「你確定長生藥的核心就在裏面?」

「是的,只是當年的神醫已經離世,我不確定當世之人是否還能有人利用天星碎屑製作出長生藥,更關鍵的是,我們得先打開這道門。」易小川輕聲說道。

擺了擺手,張圓二話不說,直接讓身後的禁衛軍上手,干就完了!

早就準備好的鋤頭、鎬等各種各樣的工具用上,一點點挖掘山體,可如同剛剛葉晨,他們挖下多少,山體就落下多少,瞬間補足空缺。

張圓等武功高手聯合起來,學着葉晨暴力破門,真氣也是毫無反應,大門巋然不動。

「真是詭異!」

站在原地,張圓微微沉思,隨即對旁邊的禁軍首領李三虎道,「三虎,傳令下去。」

「徵調全國所有的罪犯,全部來此開山,朕要看看這太行山究竟有多少石頭。」

「告知丞相,從今以後,所有想要在猛虎王朝定居的異族人,必須要在太行山挖山三年才可。」

「傳令征西將軍王敏,牛糞國如今正處在國內內亂的階段,插手進去,抓奴隸,越多越好,抓到的所有奴隸,全部送來此處挖山。」

「傳令拓海將軍張憲,破浪將軍張順,讓他們探索海上島嶼,抓取奴隸,掠奪財產以及糧食,迅速打通海上通道,並擴大海上通道。」

接連幾道命令,為了青銅門后的長生藥,張圓進行了鐵血政策。

「娘,若是如此,猛虎王朝會面臨很嚴重的經濟問題,而且…太不人道,也會引起國內不滿。」張濤皺眉說道。

他也想要裏面的東西,可如此大動干戈…過了!

猛虎王朝若是按照這樣的節奏動起來,絕對要比當年的秦皇修長城、阿房宮的規模要大上許多倍,很容易出問題的。

「不會有經濟問題,沒聽到朕剛剛的命令嗎?有張順和張憲出海掠奪,足可以養得起百萬開山工!」張圓的回答很霸氣,「至於人道和不滿,你和猛虎講這些?不要命了嗎?」

「光我一人出力不太好,兒子,大元也要有所動作。」張圓看向張濤,「第一,大元所有的罪犯都弄過來;第二,招工,我出錢,你派人,這是一次大工程,恐怕沒個十幾年都不成,以此為起點,應該能讓兩地有一些初步的融合;第三,挖出來的石頭總是要處理,修路蓋房子等,建立一條以此為生的產業鏈。」

「當然,你要是也想多派點人過來更好,早日打開天宮,早日獲得長生藥,我們也能早日長生,否則等我們都死了,天宮大門還未打開,那就可笑了。」

「娘,您這麼在意長生嗎?」張濤皺眉道。

「廢話!」

「原本是不可求,那就無所謂,如今既然就在門後面,憑什麼不儘力一試?」

7017k 現在的歐陽桀不僅中了雲中鶴寒冰掌的寒毒,還被雲夢姑卸去了右臂,他已經蹦達不了多久了!

而林天成也在因緣巧合之下將實力突破到了拓脈期巔峰境界,與此同時,他服下了養魂木的葉子之後,神識力量增強了數倍不止!

歐陽桀的神識氣息對於林天成的壓制已經沒有那麼恐怖,林天成有著七成的把握能夠擊敗這個老賊!

歐陽桀不知林天成是哪來的勇氣,畢竟就連金丹中期的雲中鶴都已經敗在了他的手下,而林天成又算什麼東西!

雲中子,雲中鶴,雲夢姑每一個的實力都比林天成強大,但他們都倒在了歐陽桀的手下!

正當歐陽桀騰空而起,準備將林天成一拳砸碎!

火雲宗的蘇炎卻突然上前一步開口道,「小子!倘若你答應把養魂木給我,我可以保你不死!」

站在旁邊的各大宗門大佬聽到蘇炎的這一句話,無不感到震驚!

大家都清楚,火雲宗的宗主蘇炎其實也是在前不久才踏入金丹期中期,相對於老牌的金丹期中期強者歐陽桀來說,他還弱得太多!

可此刻,他竟然為了得到養魂木不惜與歐陽桀為敵!

養魂木雖然重要,但還不至於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

歐陽桀的嘴角掀起了一抹獰笑,「蘇炎,你還不配做我的對手!」

蘇炎卻將目光落到了林天成的身上,希望得到林天成的點頭!

但林天成卻面無神色的搖了搖頭,「不必了,殺一條半死不殘的老狗,我一個人就夠了!」

林天成猜測,蘇炎願意為了養魂木與歐陽桀反目成仇,應該是另有隱情,也不可能僅僅因為養魂木的珍貴。

歐陽桀左手捏拳再次騰空而起,他想一拳將林天成砸個稀巴爛。

擺脫了神識氣息的壓制,林天成當即將九轉往生訣當中的大力篇法訣運轉到了極致。

感受到力量的增強,林天成頓時信心倍增。

原來,九轉往生訣乃是一種成長性法訣,隨著林天成將實力突破到了拓脈期巔峰境界,九轉往生訣當中的四大法訣都得到了增強。

隱隱約約有一種即將要突破地階功法的勢頭!

兩個拳頭硬生生撞擊在一起,整個大殿都激蕩起了磅礴的氣浪。

「嘭!」

一聲巨響過後,大殿穹頂地上的瓦礫被這股強悍的氣浪徹底掀翻了飛去。

歐陽桀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只感覺自己的手臂震得生疼。

他的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這怎麼可能,這小子怎麼會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實在是太恐怖了,歐陽桀隱隱約約感覺到自己的左手臂經脈被震裂,鮮血順著手臂流下。

反觀林天成,因為同時運轉起了護體篇法訣,他的身體沒有出現絲毫的損傷,只是身子向後震退了幾步。

這令人難以置信的一幕,讓在場的人都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雲夢姑的眼眸中閃耀著光芒,征征的望著林天成的背影。

「這傢伙竟然能夠震退歐陽桀……」

各大宗門的掌門看著左手臂滴血的歐陽桀皆是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情。

「蘇炎,難怪這小子不要你的幫忙!真沒有想到他竟然有玄階功法!」

「不,這小子很不簡單!」蘇炎淡淡的回答道。

蘇炎的女兒蘇嵐,早已將她遇到林天成發生的事情悉數告訴了他,越發覺得林天成不是那麼簡單。

當然也有人不屑的說道,「你們不要忘了,歐陽長老可是還有一把靈骨劍!」

歐陽桀在穩住身形之後,憑藉著左手浮現出的靈骨劍,直接隱匿於虛空之中。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