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沒有人報告,敵人哪裡能猜得到,這裡正隱藏著百十號人,就等著進攻時間的到達。

秒針噠噠地跳著,在寂靜的夜顯的格外清脆。吳江揭開上邊纏著的一塊黑布,覷眼向里看了一下。時針指到凌晨三點三十分。按照預定約好的時間,再過半小時,攻擊將要開始。 吳江龍捅了下李威,「李威,告訴戰士們都精神點,時間快到了。」 「是」李威把命令一個一個往下傳。 漫長的黑夜終於耐不住太陽的撕扯,凌晨四點時,已有微光呈現。這時,空氣凝固,陣地悄然。誰都知道最後一刻即將來臨。這些潛伏了一夜的戰士們頓感困意全消,瞪大眼睛,緊握槍支,做好了戰鬥準備。 「唰,唰,唰」 ...

霍城聽了,卻是不以為然,依舊笑的從容淡定。

「怎麼會,我們不是馬上就要結婚了嗎?」 一邊說一邊執起沈懷琳的手,作勢要吻下去。 結果被沈懷琳直接一巴掌,擋住了他蠢蠢欲動的唇。 「在外面就別整的這麼油膩了,也沒人看見。」 當著長輩親屬的面做做樣子也就算了,這算怎麼回事啊。 ...

甚至鬼子自產的軍艦,航母,絕對是世界一流水準。

「白天打不著,不會晚上打,飛天上打不著,你不會夜襲機場,再說,我們奇襲上海,打掉了鬼子一百多架飛機!」 「偶爾一兩次,對鬼子年產上千飛機來說,算不得什麼?」 「不算什麼?你想什麼呢?日本工業能力雖然很強悍,別忘了,那是個資源貧乏的國家,他們沒有石油,橡膠,化工原料,大量軍工必須原料需要從海外進口,年產上千飛機還得要成產成本,培養一個飛行員,不得幾百個小時的飛行油耗?敵強我弱對軍人來說,更考驗智慧和忍耐力,只要我們堅持用空間換時間,積小勝為大勝,為什麼不可以打敗鬼子,一個小日本才多少人口,再說,你要是靠着英法翻身打敗了日本人,你想一下,那些靠着侵略殖民地,頒發劫掠證,強盜一樣起家的洋人,骨子散發着海盜文化的傢伙,能放過奴役你的機會?中華民族的脊樑,什麼時候可以挺起來?」 這幾句話,像耳光一樣,扇到了饒國華臉上,只差跟他說,你就會靠天,靠地,靠父母,不靠自己。 他一臉火辣辣的。 ...

吉林長春的末代皇宮:日本人曾參與建設改造,是末代皇帝的行宮

吉林長春的末代皇宮:日本人曾參與建設改造,是末代皇帝的行宮 吉林長春的末代皇宮:日本人曾參與建設改造,是末代皇帝的行宮 皇宮在我們的印象之中主要還是金碧輝煌、帝王將相於在其內的形象。在咱們中國有三處皇宮可以說深入人心,一個是北京紫禁城長春偽滿皇宮 全景圖,現在已經成為全世界最大的博物館之一;沈陽故宮作為清代初期大型建築群現在也已經是國傢一級的博物院;中國臺北故宮更是整個臺灣省最大的博物館。但是你知道嗎,其實在咱們國傢的長春市也有一傢博物院,用的就是”皇宮”這個名頭。 在長春的光復北路上有一座皇宮博物館一刀傾情,確切地說應該是偽滿皇宮。聽見”偽滿”這兩個字想必很多人都已經知道瞭,這裡還真是一個名符其實的皇宮,畢竟曾經居住在這裡的就是中國的末代皇帝:溥儀。正因為他的居住,這裡留下瞭很多非常寶貴的歷史文物和精彩的故事。而早在2017年的時候這裡就是一座國傢一級博物館瞭。 說起來這個占地平方米的建築群比故宮那可就要小多瞭。而且這裡在成為皇宮之前還有自己的正式用途那就是當時專門管理黑龍江、吉林兩個地方鹽政的辦公中心。小小的地方從1932年溥儀成為所謂執政開始,到1934年更名為皇宮就開始進行擴建。畢竟是皇帝居住的地方,縱然是傀儡皇帝想必物質上的滿足日本還是舍得花費的。 所以相應的建築群就開始拔地而起。隻不過它們再也不是我們想象之中的中式建築而是比較西方化的元素居多。事實上當時的溥儀對於西方文化是比較認可和喜愛的。所以從建築形制上看這裡中日合璧的風格也比較有意思。 現在的同德殿作為整個博物院最為重要的部分基本上是用一種歷史還原的手段,向來到這裡的人們展示當年溥儀生活在這裡的時候的陳列和一些文物。為瞭就是讓所有人都能看見當年高高在上的天朝皇帝在這裡的生活狀態。簡單的說一樓是辦公會見區域,二樓就是”寢殿”。當你走上二樓的話其實會比較震撼,因為整個臥室的佈局其實就和咱們現代非常類似。 從二樓可以直接前往後面的懷遠樓、嘉樂殿。在這兩個地方你可以看見溥儀一生的故事和相關的歷史文物。所以它們已經不是當年的佈局當年的樣子而是作為專業的展覽房間來使用。這位皇帝其實也算是生不逢時,趕上瞭王朝迭代的年代,喜歡西方文化的他偏偏還對帝制不死心充滿向往,最終成為瞭他跌宕一生的羈絆。 外廷在過去就是溥儀舒展身體活動跑馬的地方。現在其實也沒改變多少,隻不過跑馬變成瞭收費不菲的旅遊項目。整個博物館如果是細細逛下來的話,大約需要3個小時以上的時間長春偽滿皇宮 全景圖,走馬觀花的話一小時就可以出來。總的來說這裡的歷史印記還是挺厚重的,喜歡這方面歷史的朋友或者對建築感興趣的朋友其實可以選擇來這裡瞧一瞧。

三山和五嶽,八座法相出現后,這股厚重的大地擠壓感才微微有所緩解。

這時,一道勻速的呼吸聲漸漸傳入袁基耳中,可是袁基四下打量了一圈也沒有發生任何生靈的跡象。 「萬步升龍登天道,第九千零一階守山者,吾乃龍之六子,霸下!」 蒼茫的聲音從袁基腳下傳來。 袁基突然感覺到大地在顫抖,似乎整個雲夢山都在劇烈搖晃。 此時,袁基身後四靈法陣中,龍首蛇身張著一對牛角的神獸囚牛,輕輕發出一聲牛哞,一股平和的能量瞬間傳遍雲夢山,將不斷晃動的雲夢山安撫了下來。 ...

三山和五嶽,八座法相出現后,這股厚重的大地擠壓感才微微有所緩解。

這時,一道勻速的呼吸聲漸漸傳入袁基耳中,可是袁基四下打量了一圈也沒有發生任何生靈的跡象。 「萬步升龍登天道,第九千零一階守山者,吾乃龍之六子,霸下!」 蒼茫的聲音從袁基腳下傳來。 袁基突然感覺到大地在顫抖,似乎整個雲夢山都在劇烈搖晃。 此時,袁基身後四靈法陣中,龍首蛇身張著一對牛角的神獸囚牛,輕輕發出一聲牛哞,一股平和的能量瞬間傳遍雲夢山,將不斷晃動的雲夢山安撫了下來。 ...

大蛇丸臉上稍微有些失望,看得寧次都忍不住抽了一下嘴角,要知道大蛇丸的咒印可是連背負仇恨時期的二柱子都承受不住的,川木可沒有那種程度的執念,再加上川木這才剛剛被種咒印,以及還有楔帶來的壓力,能撐下去才怪了。

不過大蛇丸在稍微表示了一下自己的遺憾之後便也再糾結,回頭拿上自己剛剛配好的試管,徑直走向實驗室的大門,走到一半又突然想到什麼,停了下來。 「對了,寧次君,那個大筒木浦式逃跑了,你可要當心了,說不定那個傢伙會來找你麻煩哦。」 「啥?浦式逃了?什麼時候的事?這麼大的事情你怎麼現在才說?」 大蛇丸把浦式逃走說得很平淡,就好像是一件不痛不癢的事情,但是寧次的反應卻非常大,寧次也沒辦法反應不大,因為這件事本來也不是一件小事。。 hd安保巡邏隊在最關鍵時刻出現,兩輛車上的四名匪徒全部被抓,阿諾被送往醫院進行搶救。 ...

這不就是湖中湖裡面的虛影嗎?

那鐘乳石一樣的突起,那沉積在地下的靈液…… 鄢陽伸手剛剛觸及那白影,只覺得身形飄動,被挪進了湖中湖裡面。 轟!無數藍色字元,同時在腦中沸騰跳躍翻滾,就像是瀑布下噴濺的水花。 「空間碎片」四個字元出現在鄢陽腦中,同時,那些大量傾泄下來的藍色字元此時也像樂譜一樣,在鄢陽頭腦中蜿蜒盤旋。 鄢陽心中符陣之道的道義,突然消失了,融進了鄢陽的經脈和血脈中。那朵藍白西番蓮花朵卻再次盛開,蘊含著無盡的道義。 ...

好吃是他從上一世帶來的天性,刻在靈魂里的。

現在剛來這個世界,還在修身養性,等將來適應了,體內的靈力攢了幾千點了,他肯定要去嘗遍這世間美食的。 蘇輕喝完粥,開始檢查農場的灌溉系統。 北漓鎮是個歷史悠久的傳統農業縣,縣裏大大小小的農場有上百個,很久以前就有非常完善的覆蓋全縣各個農場水路管道網,只是農業用水和家庭用水一樣,需要花錢,雖然水費比家庭用水便宜很多,但農業用水量大,總的算下來,通常會是農場一筆不小的開支。 蘇輕先檢查了一下接入農場的管道,是好的,打開總閘,有水進來。 然後再打開農場的灌溉系統閘門,埋在農場各處的出水口沒多久便有水噴射出來。 ...

但現在一切都逆轉了。

他們變成獵人,剛剛的獵人則是成為獵物。 「呵呵!」 葉天傾冷笑起來,目光落在對面還站立着的四位道主級別高手身上。 他只不過是帝級九品。 可現在就是他看着四位道主,卻是讓那四位道主渾身驚懼,忍不住的顫抖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