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是關於昱風哥哥的傷勢,他傷了骨頭,我想問問你有沒有什麼辦法……」

秦舒若有所思,折身去一旁的柜子里拿了個本子出來,「柳昱風的情況,我倒是想到了一個治療的辦法,能夠讓他右手不受影響,只不過需要重新手術。」 說著,秦舒把本子翻開展示給辛寶娥看。 柳昱風的手是為了救她而傷的,秦舒考慮到他的職業特殊性,不可能不管。 所以這段時間,其實她也一直在想,有沒有辦法可以挽救他的手臂,結果,還真給她想出來了。 辛寶娥看著秦舒畫在紙上的各種手術組織圖、注射劑、零件,眉頭直皺。 ...

涉及命運的真道術是如此可怕。

半響后,羅青山再次睜開眼,身上閃爍著萬滅之氣。 「可怕的功法。」 這是他第一次觀看不朽功法之上的功法,用了這門功法,羅青山對於後續的修鍊,終於有了苗頭。 「修羅禁地必須再走一次。」 「但不是本體。」 ...

「各位校領導、老師、同學們,大家早上好!」

土御門陽太才在台上說出了開場白,觀眾席的學生們的眼神就不一樣了,皆是擺出了吃瓜的表情。 他們知道台上這個傢伙就是在這周以來,一直搞風搞雨,風頭正勁的弄潮兒。 「我是土御門陽太。」 土御門陽太臉上掛著輕快的笑容,以隨和的語氣說道:「我這次參加學生會長競選,想必是大家第一次認識我,我猜啊,我周一在總結大會上叫囂的時候,大家第一反應估計都是『這個肥宅誰啊?也敢大放厥詞』,對吧?」 觀眾席頓時響起了鬨笑聲。 ...

張蕊琢磨了會兒,才輕聲嘆息道:「網上說,被偏愛的,總是有恃無恐。沈小姐就是被偏愛的,要是我突然跑了,也哦那個肯定找都不會找我的,更不會關心我去了哪裏!」

葉崢嶸聽了,不由得冷笑了下,伸手撣了下煙灰,道:「你就是個臨時搬來的工具人,哪來的臉跟她相比較?」 這話,無異於是一記狠狠的耳光,扇在了張蕊的臉上。 她頓覺尷尬,就臉臉上都覺著熱辣辣的。 短暫的沉默了會兒,才嗔笑道:「葉總這張嘴,像刀子似的。說出來的話,都不知道讓人如何回答了!」 。 ...

只是這樣一來,他就將被困在黃崗村詭域中,或許等到楊間他們來了,才能出去。

第三個辦法則是嘗試看能否動用厲詭的力量離開黃崗村的詭域,說實話,對上詭差蘇遠的心裏還是發怵的,沒有把握啊…… 如果能自己走出去那就再好不過,如果不能……那隻剩下方案一和方案二了。 既然一層的詭域不行,那就試試第二層。 蘇遠咬咬牙,將詭手放在了詭眼上,頓時詭域發生了變化,。 詭手的拼圖似乎等到了進一步的補全,詭域張開了,在翻騰、在擴散,黑色的詭域變得更加深沉,強勢的擠壓、侵佔,在黃崗村這個極為特殊的詭域,硬是擠出一塊屬於它的地方。 ...

什麼?

勾引別人的老公? 顧兮兮腦袋裏面靈光一閃。 喬翹的名字瞬間就躍入腦海之中。 沒錯! 一定是她! ...

「你們兩個幹嘛眉來眼去的,當我死了么?」

慕斯爵不爽地開口。 當着他的面,宋九月和李策居然還敢四目相對那麼久,他的拳頭,難道是擺設不成。 再說,李策能與他好看? 老婆居然看李策,不看他? 「拜託,,慕大哥,你怎麼連我的醋都要吃啊。我和嫂子是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