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夜玖和靈芸一起走進了書房,關上書房的門。

「谷主,你知道那個宅子在哪裡嗎?」夜玖問道。 靈芸蹙眉,搖了搖頭:「不知,樂塗說他也不太了解,師妹每次將他都會給他眼睛蒙上一層布,所以他也不知道宅子在哪裡。」 夜玖深吸了一口氣,也同樣緊皺眉頭:「那這樣就不好辦了。」 「不如這樣……」夜玖提議道,「我們先去街上看看這巴蜀有什麼事發生吧,這樣可能些許有些線索。」 夜玖和靈芸兩人悄無聲息的來到了街上的一家客棧。 ...

警局之中,一群少年已經被接走了,陳宇和周心妍趕到警局的時候,一輛賓利停在門口,而陳少沖正好從裏面出來。

看到陳宇,陳少沖不自由主地打了一個冷戰,他腦袋一縮,躲到了一名女子身後,有些害怕的說:「伯母,他,就是他打我的。」 而這名女子不是別人,正是秋妍芳,因為陳少沖被人特殊關照,所以只得秋妍芳親自出面才把他撈出來。 「小宇,是你呀。」秋妍芳看到陳宇,做出一副笑眯眯的樣子:「你可能不知道吧,這是你的堂弟少沖,這次可真是大水沖了龍王廟了。」 「我知道他是誰,你放心,下次見到他,我仍然不會手下留情的。」陳宇淡淡地說。 「你們怎麼回事?事情問清楚了?」周心妍向一名警察問。 ...

警局之中,一群少年已經被接走了,陳宇和周心妍趕到警局的時候,一輛賓利停在門口,而陳少沖正好從裏面出來。

看到陳宇,陳少沖不自由主地打了一個冷戰,他腦袋一縮,躲到了一名女子身後,有些害怕的說:「伯母,他,就是他打我的。」 而這名女子不是別人,正是秋妍芳,因為陳少沖被人特殊關照,所以只得秋妍芳親自出面才把他撈出來。 「小宇,是你呀。」秋妍芳看到陳宇,做出一副笑眯眯的樣子:「你可能不知道吧,這是你的堂弟少沖,這次可真是大水沖了龍王廟了。」 「我知道他是誰,你放心,下次見到他,我仍然不會手下留情的。」陳宇淡淡地說。 「你們怎麼回事?事情問清楚了?」周心妍向一名警察問。 ...

看著頭一歪一歪的歐陽孫軒轅麟月氣不打一處來,這傢伙居然又睡覺!這得有多懶啊!

軒轅麟月的海神分身手中出現一柄海藍色的水紋三叉戟,軒轅麟月對著由海水組成的爐子之中的歐陽孫就是一戟。 「啊!!!」歐陽孫瞬間清醒過來,想要報仇時,歐陽孫看見自己師傅手中的藍色三叉戟,瞬間就慫了。 「還睡嗎?」軒轅麟月面帶笑容的問道。 雖然軒轅麟月面帶笑容,但在歐陽孫的眼中充滿了寒意,歐陽孫咽了咽口水,連忙搖頭道:「不睡了不睡了,師傅我好好修鍊,好好修鍊。」 看著面前急忙保證的歐陽孫軒轅麟月完全不相信,他都保證了不知道多少次了,每次都會睡覺,每次都是被打醒。 ...

他自然是看得到項北飛的外貌很年輕,但實際上外貌不代表什麼,永生之人只要願意,把自己外貌變得多年輕都沒問題。

可誰能想到項北飛居然不到一百歲! 「人族的天賦有這麼強大嗎?不到一百歲就能夠修鍊到永生境?」鶴青仍然持疑。 「也不是,我們人族天賦也有高有低,我只是運氣好。」項北飛道。 「運氣好?這是天賦啊!你這天賦得有多逆天啊!九十多歲就能修鍊到永生境,都沒聽說過!」鶴雲方十分震撼。 「九十多歲?我沒那麼大。」 ...

兩人都準備最後一天再守擂。

沙武安是丹勁宗師,而且還進行了英靈化,在經歷一個幻想周之後,沙武安已經成為了完本作者,擁有1%的變動率,陳通是丹勁巔峰,但只是純粹武者。 沙武安在武道上丹勁可能就是極限了,但這次擂主賽,他守擂基本穩妥。 陳通卻很難說。 所以現下是沙武安在跟陳通做特訓。 執行組的任務他們也接到了,但在蘇白過來之前,他們也沒有辦法行動,653名逃兵,在他們離開戰場之後,可不光是四散逃離、躲藏而已。 ...

好在,時間已經沒剩下多少。

隨著半個小時過去。 站在櫃檯里的大傲嬌深吸口氣。 再跟換班的服務生交代完后,悄悄朝著這邊做出「ok」手勢。 示意已經完成全部工作可以回家,接著轉身就走向更衣室。 見狀,嘉神奈也一口將咖啡杯里的剩餘咖啡喝完。 ...

轟!!!

就在周沐言所在的區域突然傳來劇烈的爆炸。 爆炸帶來的衝擊讓畢天澤都被向外滾出數十米,可是他的手臂卻是死死的抱着趙惜月和青丘月,咬着牙就換了個方向繼續跑。 「畢天澤,你是在找死!」 濃煙中,周沐言憤怒的咆哮聲傳來,而後數道風刃破開濃煙朝着畢天澤射出。 「獵豹!」 ...

他們多數人都不知道帝傾君的實力。

他們也不因為她穿得與眾不同而排斥她。 因為到了這裏,大家都一樣,都是沒了一個目標而努力。 當然也有一些素質不好的人,私底下議論她。 但沒擺到明面上。 張豫山今晚是一定會發起攻擊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