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News

「你……」對方面色震怒,眼神兇惡的盯著雲念,雲念一手牽著一個,打算去前面排隊。

反正號碼也到手了,跟這種人在這裡浪費時間,不值當,還不如聽雲蕭吹牛。 「你站住。」 那人匆匆幾步上來,攔在了雲念面前,「大傢伙讓你走了,你著急什麼?還是心中有鬼,所以這裡一刻也待不下去。」 雲念冷冷的視線看過去,那夾雜寒冰的視線,讓人渾身冰冷,男子看著雲念,有些猶豫,但是想到這麼多雙眼睛看著,雲念能拿他幹嘛? 於是,他揚著脖子。 ...

拒絕冷門!雷霆送火箭13連敗!亞歷山大教訓格林!伍德持續低迷

拒絕冷門!雷霆送火箭13連敗!亞歷山大教訓格林!伍德持續低迷 2021到2022賽季的NBA常規賽繼續進行,北京時間2021年11月18日,NBA常規賽迎來一場西部聯盟強強對話,對陣雙方是雷霆和火箭!雷霆和火箭本賽季有過一次相遇要聽神明的話,結果火箭擊敗雷霆,這也是迄今為止火箭唯一贏下的一場比賽,火箭1勝13負開局,這也是他們隊史最差開局,火箭渴望在雷霆身上獲得勝利!賽季雙殺對手! 面對一起手下敗將,火箭隊這邊殘陣迎敵,泰斯傷停也是讓火箭隊措手不及,火箭隊隻能是依靠伍德一個人去對抗內線,霍福德離開雷霆火箭當傢球星,也是讓雷霆內線以年輕球員為主,伍德統領內線信心十足,伍德的正常發揮下,火箭擊敗雷霆還是有很大可能!另外戈登能力出眾,作為火箭隊替補的核心,再次沖擊最佳第六人還是有很大優勢火箭當傢球星,另外泰特,馬丁等角色球員也是表現突出,火箭隊最近兩個賽季人員流動較大,火箭隊的沃爾仍然是無法出戰比賽,奧拉迪波,奧利尼克,威少和哈登相繼離開,火箭隊如今攻防嚴重受損,目前更是排名聯盟倒數第一!西部倒數第二鵜鶘目前都獲得瞭兩場比賽的勝利! 雙方大戰一觸即發,雷霆這場亞歷山大沖擊外線,穆斯卡拉還有多爾特不斷向火箭禁區發難,火箭隊放松松懈,目前火箭隊沒有太出色的防守球員,攻強守弱仍然是火箭一大難題!亞歷山大的帶領下,雷霆半場帶著12分優勢進入下半場,火箭隊伍德手感冰涼,申京更是交出0分的答卷,遭遇新秀墻,火箭隊內線太弱,被雷霆不斷壓制,最後一節,火箭隊奔著20分大敗去瞭,最後一節戈登手感火熱,連續命中三分,無奈隊友乏力,最終火箭遭遇12連敗!雷霆完美復仇! 本輪比賽雷霆隊拒絕逆轉,繼續向季後賽發起沖擊,亞歷山大帶領下,雷霆仍然是保持競爭力,亞歷山大更是本輪比賽教訓火箭榜眼秀傑倫格林,亞歷山大本輪比賽打出準三雙數據,亞歷山大的全能數據,讓火箭更加羨慕!亞歷山大正是火箭隊目前最急需的一錘定音的球員!火箭當傢球星伍德也是缺乏統治力,場均16分10個籃板的伍德,防守能力仍需提升,雷霆的費沃斯和羅賓遜都是不斷壓制伍德!火箭吞下13連敗,未來何時止住頹勢還是很難!

抖音,復活瞭中國武俠

抖音,復活瞭中國武俠 本文授權轉載自公眾號“幕味兒”,ID: 電影史上第一次武俠片的浪潮出現在1920年代。 大量的早期古裝武打片就誕生並流行於這一時期。 資料館館藏的《盤絲洞》(1927 但杜宇) 就是中國最早的古裝神怪電影, 而著名的《火燒紅蓮寺》(1928 張石川) 也是風靡一時。 說起這些影片出現的背景, 自然受到傳統文學和民間傳說的影響, 但同時也和當時西方現代幻想科學的融入, 有直接的關系。 今天和大傢聊聊中國電影中非常重要的民族電影類型——“武俠功夫片”。 首先需要做一個簡單的區分,“武俠功夫片”包含兩個方向:一種是刀光劍影的刀劍片,我們耳熟能詳的古裝武俠經典不勝枚舉,這是武俠; 另一種是依靠拳腳的現代時空武打片,代表人物李小龍,至今仍是世界知名的一個文化符號,這是功夫。 武俠和功夫,二者都是中國電影輝煌的代表,是中國電影“走出去”的重要類型。 可是放眼當今影壇,隨著甄子丹領銜的葉問系列落幕,似乎鮮見其他系列品牌,武俠和功夫沒有人接班瞭。 焦慮也隨之而來,中國電影還行不行? 2008-2019,葉問陪我們走過瞭紮紮實實的十年 如今武俠功夫片在大銀幕呈現走向邊緣之勢,吸引普通觀眾走進電影院的不再是功夫明星而是漫威這樣“主題公園式”的奇觀電影(馬丁·斯科塞斯語)。 但有意思的是,與此同時,在短視頻平臺上,素人出演的帶有武俠片功夫片風格和元素的短片特別受歡迎,大傢都看得津津有味。 比如前一陣子轉發量很大的“武林姐妹”小短片,剪輯非常精彩,鏡頭上天下地,氣氛也做得很好,帶有徐克武俠電影的典型風格。其中一個小妹妹還趴在地上發動瞭“蛤蟆功”,讓人想起瞭《東成西就》裡面的歐陽鋒。 一場雞屁股引發的對決(抖音號ST13J) 另外一個“功夫”短片來自一位美食博主。她用功夫做一道肉末茄子(小編感覺其實是虎皮尖椒),效果很炫。 這支短片有意思,漫畫風、特技、電腦特效都用上瞭,效果不止五毛,可以說是一通操作猛如虎,但結果做完端出來一看這道菜——賣相也不怎麼樣。 乍看是個王者,其實是個青銅,可能也是一種設計好的高級落差手法。 “中華小當傢” (抖音號:) 最後還有一個我很喜歡的視頻主,名字就叫:倆大叔的功夫夢。 他們的片子真的是硬橋硬馬的真功夫,很像香港黃金時期的動作電影。 竹林,武俠世界重要組成部分 大傢在電影院看不到功夫片香港邵氏公司古裝武打片,過不瞭癮,但是在短視頻裡仍然有無數人做著功夫夢,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反差呢? 首先,和明星的“斷代”有一定關系。 在傢刷抖音,經濟投入很低,心理預期也不會太高。看到普通人表現得有驚喜之處就滿足瞭我們的期待,而且反差越大,越令人驚嘆,效果越好。喜歡就點個贊,沒什麼成本。 但是大銀幕就不一樣瞭,需要質量過硬的體驗,在吸引觀眾方面,明星的號召力就顯得尤為重要。 最近看到李小龍早期在美國電影公司試鏡的片段。雖然是個問答為主,場景簡單的試鏡片段,但是攝影機對李小龍形象和能力的采擷,加上今天通過技術進行修復和重新上色,讓這段內容給觀看者帶來的觸動和震撼仍然是很大的——這大概就是巨星的風采吧。 第二,文本問題。 過去,武俠文學風靡一時。王度廬、金庸,古龍各成一傢,擁躉無數。 我小時候最喜歡看的電視劇就是83版《射雕英雄傳》,跟著電視劇一起“練”打狗棒、蛤蟆功長大的,這種“童子功”對我們一代人的影響非常巨大。 不錯,83版射雕的導演就是王天林和畫面中這個年輕人(左一) 當我們談起武俠片功夫片熱潮,事實上無法脫離發源於五六十年代武俠文學的輝煌。 除瞭精彩的小說文本打下基礎,還要有才華橫溢的編劇來做影像化加工。比如,以拍古龍作品改編電影而著名的楚原導演,背後就有作傢倪匡為他寫劇本,兩人成瞭黃金搭檔。 倪匡還為張徹導演做編劇,合作瞭包括改編金庸作品在內的一系列古裝武俠片。 可以說,倪匡憑借一支筆潤澤瞭幾代香港導演。 在武俠片輝煌時期,文學原著、編劇、導演、明星,動作設計,名傢輩出。這告訴我們,一種類型電影的繁榮,需要產業中各個環節的密切配合。 最後,技術和美學的發展。 技術的發展,會帶來美學的突破,因此尤為重要。 上面提到的抖音小視頻大傢也都發現瞭,雖然都可圈可點,但是他們的美學表達方式其實還是徐克當年那一套。作為對經典影片的戲仿,觀眾稱贊這些短片精彩,何嘗不是在對黃金時期的武俠電影動作電影致敬? 這種解構的手法和趣味在小視頻層面是完全沒問題的,但是到大銀幕的級別就遠遠不夠瞭。 經過一定的梳理就不難發現,雖然中國自古以來公案小說、武俠傳奇一直都層出不窮,為電影改編提供瞭豐厚的文本基礎,但是每一次武俠電影大發展的時候,都和技術的突飛猛進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 電影史上第一次武俠片的浪潮出現在1920年代。大量的早期古裝武打片就誕生並流行於這一時期。資料館館藏的《盤絲洞》(1927 但杜宇)就是中國最早的古裝神怪電影,而著名的《火燒紅蓮寺》(1928 張石川)也是風靡一時。說起這些影片出現的背景,自然受到傳統文學和民間傳說的影響,但同時也和當時西方現代幻想科學的融入有直接的關系。 《盤絲洞》(上)《火燒紅蓮寺》(下)中都不乏天馬行空的特效場景 經歷瞭第一次世界大戰,飛機、飛艇,蒸汽機、機械裝置,甚至武器等強大而具象的科技形態敲開國門,進入中國人的視野。這種現代科技的思維熱潮與中國本土文化相結合,在電影中將人的身體極限進行瞭超自然的拓展。 日本學者武田雅哉在《飛翔吧!大清帝國——近代中國的幻想科學》一書中就關註瞭自晚清開始科技的進步對中國社會和世俗生活微妙而深刻的影響。 在電影中,科技進步啟發瞭武俠片中特技的發明和使用。 比如,使用倒拍正放的手法,讓影片中的高手能夠展示旱地拔蔥的神奇輕功。逐漸地,飛簷走壁,騰雲駕霧也通過原始卻有效的技術手段一一實現。 《紅俠》(1929 文逸民) 到瞭40-50年代,胡鵬導演、關德興領銜主演的“黃飛鴻系列”成為風靡一時的長壽品牌。 但這個系列的動作美學是比較老舊的,都是戲曲式的程式化打鬥。 關德興作為銀幕符號還出現在經典喜劇《大富之傢》中 很快,1960年代中後期,香港邵氏公司引領瞭“武俠新世紀”。《獨臂刀》《大醉俠》等佳作層出不窮,構成瞭屬於武俠片的第二個黃金時代。 如果將邵氏武俠片中的動作設計和“黃飛鴻”系列進行比較,進步不止一點。這一時期不僅有瞭彩色寬銀幕來做視覺的呈現,特效也有瞭長足進步。邵氏動作片從日本劍戟片取經,還直接從日本吸引瞭幕後人才直接到香港參與拍攝。 當時的武俠世界也是群星璀璨。有的人靠帥——英俊瀟灑的狄龍,一襲白衣的王羽;有的人靠怪——典型的是古靈精怪的薑大衛;還有一種是翩翩有古意,長得就像古代人——石叔,石雋先生。 昆汀·塔倫蒂諾對王羽愛得深沉,疫情期間剛剛寫瞭長文專門介紹,對王羽作品如數傢珍。有興趣大傢可以找來看看。 石雋多次在胡金銓指導的武俠電影中擔任男主角。 北京國際電影節、中國電影資料館先後放映過修復版本的《俠女》《山中傳奇》和《空山靈雨》,石叔也曾經來到北京參與活動。 第三個武俠片熱潮香港邵氏公司古裝武打片,就是以徐克、程小東、洪金寶、袁和平、李惠民等人為代表的一個時代。 這當中出現瞭“袁傢班”(袁和平)和“洪傢班”(洪金寶)等業內知名的創作團隊。洪金寶祖母錢似鶯就是1920年代上海著名打星,號稱“中國第一女俠”。 洪金寶與“洪媽媽”——女俠錢似鶯 當然還有以“暴雨剪輯”著稱的徐老怪徐克。 大衛·波德維爾曾經觀察瞭40年間的美國電影之後指出,在快速剪輯時代(the age of )一部電影中鏡頭數的增加和剪輯節奏的提升,與人們在生活節奏上的變化和信息需求的提升有關,是一種在電影制作和電影觀賞雙方向上的發展趨勢。 大衛·波德威爾在《香港電影的秘密》中觀察過武俠三大導:張徹、劉傢良、胡金銓 那麼問題來瞭,武俠片功夫片的下一次熱潮什麼時候到來?我想暮光之城4:破曉(下),這還是要看技術的發展。 其實,所謂這個第四次浪潮,早在世紀之交就已經有過先聲——比如袁和平在《黑客帝國》中的動作設計。 著名的“子彈時間”一幕,雖然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動作套路,但是通過延時攝影、CG等技術手段讓主人公的身體獲得瞭進一步的突破,讓我們看到瞭動作的另一種可能性。 僅在《黑客帝國》系列三部曲中我們就可以察覺“子彈時間”的進化 最後我想說,即便今天的觀眾對在電影院看大銀幕武俠片和動作片不再熱情高漲,但是武俠和動作元素是不會消亡的,二者已經作為文化基因傳承到瞭我們身上。 和美國的西部片、日本的劍戟片一樣,作為傳統的民族類型,它們或許已經不是時下最流行最受歡迎的類型,可是仍然以多元的面目不斷翻新出現在銀幕上。 《西部世界》(2016)《椿花散落》(2018) 除瞭豐富的文本、有號召力的明星,技術的發展是武俠功夫片重獲新生最重要的生產力。有瞭技術的進步,相信未來年輕一代觀眾仍然會進入電影院,去支持新一代的武俠電影和功夫電影。而21世紀中國動作片的美學,也會在這一過程中更新、進步。 「人間故事鋪」每周一三五日晚九點更新。 ————· 往期推薦 ·———— 厭食癥女孩:我用“偷食”來治療傷痛 被傷害後,那位少女選擇自我放逐 ————· 歡迎投稿 ·———— 歡迎投稿至人間故事鋪平臺,投稿郵箱:

孫續緘默了兩個三秒,眼底看不什麼情緒,連帶嗓音都是冷冷的:「我說過,兩年後我們有結婚的可能。」

瀟瀟咬了咬唇瓣,沒有說話。 在他沒有實際行動之前,不管孫續說什麼,她都不會信的。 孫續伸出手,將她的下頜抬起,迫使她看着自己。 他嗓音低沉的道:「別沉默,給我回句話。」 瀟瀟望着他那雙深不見底的眼眸,心生一絲恐懼,不經意間咽了口唾沫。 ...

這人——

莫名的眼熟啊。 楚嬌嬌歪著脖子,盯着季柚左看右看,終於辨認出來,這竟然是季柚,大驚失色:「季柚同學,你怎麼變得這樣丑了?」 妙書屋 眾人達成一致之後,隨即便開始聯手攻擊那大陣禁制的漏洞之處,而各家勢力留下來護法之人,也都稍稍後腿了少許,在自己隊伍的後方警戒起來。 幾股勢力同意留下護法之人,雖說是為了防止有人暗中做小動作,但同時也是為了防止再有其他修士趕到,繼而破壞了眾人聯手攻擊禁制之事。 ...

曹雷當然也沒興趣,再去學校里上課。

治療期間,倒是先讓曹雷找到了艾拉的空間精魅,這種小玩意兒不認主,就是他當年送給艾拉的那隻。 打開看了看,總共四隻魅獸,分別是紫貂、白鷹、白虎、母蝗蟲,全都處於休眠狀態,畢竟她的精魅本體早已沉睡,子體同樣受到影響。 在角落裡,倒是發現一堆碎蛋殼模樣的物體,它們就是弒魔鋼的原材料,融化完以後會變成五彩斑斕的顏色,就跟曹雷前些天在提煉現場看見的一樣。 除此之外,還有一把現成的弒魔兵器,是一把長矛。 這批材料,比曹雷找到的那些多多了,如果放出去出售,價格驚人。 ...

陳克和趙立行相互靠近,很快來到場地中央。

趙立行用的武器是迅捷劍,這是一種來自歐洲的經典武器。 在歐洲文藝復興時期,重甲漸漸被火槍所淘汰,同時歐洲文藝復興的熱潮導致城市居民的增多,市民們有了更多的時間和精力去研究格鬥技術,同時城市人口增多也導致了更多的摩擦發生,而當時法官對於難以裁決的案件,就乾脆要求雙方直接進行決鬥,由神明來決定保佑誰。 這在法學界有個名詞叫做:「司法決鬥」。 這就導致了遇事不決拔劍乾的決鬥風氣開始流行,而歐洲則出現了專門為決鬥單挑而生的武器——迅捷劍。 這是一種劍身細長,帶有護手的單手劍,長度大概在1米1到1米3之間,現代擊劍比賽中的重劍,其前身就是迅捷劍。 ...

深海魔鯨王就伸了一個懶腰。

他打著哈欠,看向其他修者淡淡的說道:「你們說說看,這場戰鬥……誰輸誰贏啊。」 「當然是葉殿主了,那踏天大聖算個屁啊,他和葉殿主相比……簡直是給葉殿主提鞋的資格都沒有。」 深海魔鯨王的詢問剛剛落下。 當即便有修者快速的回答道。 。 ...

「你看看你什麼態度?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主子我是丫鬟呢,我不過就是回來的稍微晚點兒,你這老大的不願意。」

「廢話,我誰都不認識,一個人在屋裡多無聊啊。」 「那麼多白蓮教的人呢,你不會去找他們?」 「他們我都不熟啊,和我認識的人都隨爺爺去草原了,我怎麼和他們說話?」 雖然自己是聖女,那些人是教徒,可是白蓮教的保密自然有他的一套方案,如果不是大家走到了一起,大街上見到也可能是別人認識她唐鳶兒,他唐鳶兒不認識人家,那還怎麼說話? 「那你可以去找我師姐嘛,你們年紀也差不多,應該有共同語言吧?」 ...